「精神健康不是時尚」Gucci模特兒抗議拘束衣設計

by:徽徽
8374

過去,時尚界不時傳出文化挪用、對社會議題不夠敏感冒犯人的新聞。現在,Gucci旗下一款像精神病院拘束衣的設計,引起了自家模特兒的抗議。

post title

圖為早期精神病院用來限制患者行動的拘束衣,Gucci 2020春夏時裝秀上的設計讓人聯想到它。

Photo: sharpals

輸送帶上,穿著拘束衣的模特兒

周日(22)晚間,在義大利米蘭時裝周的Gucci 2020春夏時裝秀上,一開場伸展台就是一列輸送帶,上頭依序站著 20位穿著白色衣物的模特兒,這些白色衣物有的帶有扣環,有的則有交織的束帶,乍看之下宛如精神病患者身穿的拘束衣。

「精神健康不是時尚」

在這 20名模特兒中,瓊斯(Ayesha Tan Jones)沒有像其他模特兒一樣把手垂在身邊,相反的,他在手掌寫著「精神健康不是時尚」的字樣,並且舉起來對著大眾,抗議Gucci的設計缺乏敏感度,把用來控制精神病患者的拘束衣當成時尚的一環。

 
 
 
 
 
 
 
 
 
 
 
 
 

STATEMENT for my protest of the @gucci show ✊ MENTAL HEALTH IS NOT FASHION

YaYa Bones(@ayeshatanjones)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在走完Gucci的服裝秀後,模特兒瓊斯在Instagram上傳了上面這段影片,批評Gucci的設計很傷人。

麻木不仁的設計  把掙扎當作道具

在這場時裝秀結束後,瓊斯在他的Instagram上傳了一段影片聲明道:「身為一位經歷精神健康掙扎的藝術家和模特兒,以及家人和深愛的人曾受憂鬱症、焦慮症、躁鬱症和思覺失調症影響的模特兒,像Gucci這麼大的時尚品牌為了一瞬間的時尚時刻,利用這樣的形象當作概念是很傷人和麻木不仁的。」

「拘束衣是醫學上殘忍時代的象徵,那時精神疾病不被理解、人們的權利和自由被剝奪、人們在精神病院中被虐待和折磨。」

「在今天的資本主義氛圍下,把這些掙扎當作道具一樣來賣衣服,這麼做對全球上百萬名受到這些議題影響的民眾來說,是很低俗、缺乏想像力和冒犯人的。」

決定捐出部分Gucci薪資

周一(23),瓊斯在另一篇貼文中表示,他和Gucci時裝秀上的其他模特兒決定捐出部分Gucci給他們的薪資給精神健康慈善組織。

「許多一起走Gucci時裝秀的模特兒和我一樣,關於對拘束衣的描繪有相同強烈的感受,如果沒有他們的支持,我不會有勇氣走上伸展台,並且和平地抗議。」

在這則貼文中,可以看到諸多Gucci在 2020春夏時裝秀上展現的開場設計。

從服從到自由的旅程

對於瓊斯的抗議,Gucci創意總監米凱萊(Alessandro Michele)提到了他的設計理念。他說:「我想要呈現今天的社會有能力去限制個體性,而Gucci可以當成解毒劑。」

「對我來說,這一場時裝秀就像一場從服從到自由和創意的旅程。制服、實用型的衣服、像拘束衣一般的衣服都在這場時裝秀中,它們作為社會所施加最極端的限制,還代表了那些掌控限制的人。」

Gucci:不會拿到市面上賣

Gucci也回應道,一系列的拘束衣設計後,緊接著登場的是五彩繽紛的服裝,他們之所以這樣安排是為了讓拘束衣跟五顏六色的服裝產生對比,且拘束衣設計是一種宣示跟表演,並不會拿到市面上出售。

今年二月,Gucci設計的一件黑色毛衣引發爭議,批評者認為該件毛衣宛如在歧視非裔人士,和白人將臉塗黑打扮成黑人一樣冒犯人。

遭批種族歧視和文化挪用

幾個月前,Gucci才因為文化挪用和種族歧視的相關爭議聘請了多元化和包容性主管托拉朵(Renée Tirado),希望藉由她的長才避免Gucci再推出冒犯他人文化的設計。

今年二月,Gucci被迫撤下黑色套頭毛衣,批評者認為該毛衣遮住了模特兒一半的臉,但在嘴巴的部分挖了個洞,沿著洞旁則是大紅色的織線,看起來就像在扮演非裔人士一樣,而這件毛衣要價 890美元(折台幣約 2萬7,826元)。

今年五月,Gucci推出了要價 790美元(折台幣約 2萬4,699元)的頭飾,看起來就像錫克教徒的頭巾一樣,遭批文化挪用。當時,美國錫克教聯盟在Twitter上寫到:「錫克教的頭巾不只是時尚裝飾,它也是展現神聖宗教信仰的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