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見狼死了見屍 生態團體懸賞失蹤的比利時野狼媽媽

by:波波
6268

還記得娜雅嗎?去年一月,牠成為百年以來第一隻重返比利時的野狼,但自從今年 5月開始,娜雅就失蹤了。

post title

圖為今年八月,比利時一間動物園中,首度在遊客面前亮相的灰狼母子。

路透社/達志影像

比利時百年來第一隻野狼

2018年1月,在比利時境內野狼絕種 100年後,一隻名為「娜雅」(Naya)的母狼重新踏足了比利時國土,讓動物和環境保護人士興奮不已。

今年五月起失蹤

然而,比利時當地的生態團體指出,今年五月開始,娜雅就失蹤了。過去數個月期間,不但沒有任何戶外生態攝影機在娜雅生活的棲地捕捉到牠的身影,牠身上配戴的電子追蹤項圈也因沒電而失去訊號。

可能被獵人獵殺

數個生態團體認為,娜雅與牠的狼寶寶可能已經被獵人獵殺了,但因為遲遲沒有找到牠的遺體,他們也無法就此斷言。現在,他們為了尋找娜雅的蹤跡提供高額賞金,希望有線索的民眾可以協助追蹤這隻珍貴的野狼。

post title

在受到人類迫害、消失了百年後,野狼在最近幾年重新回到德國、荷蘭和比利時等西歐地區。

路透社/達志影像

消失百年的歐洲野狼

百年來,野狼因為與人類活動之間的衝突遭大量獵殺,又因為工業化、城市化導致棲地減少,使牠們在西歐一帶完全絕跡。根據歐盟的動物保育政策,野狼被歸類在最需要保育的動物類別裡。近幾年,不少團體也投入各種資源,積極營造適合狼群回歸的環境。

與人類活動產生衝突

根據非營利生態組織「Euronatur」的說法,儘管野狼在歐洲被視為需要極力保育的動物,牠們往往在被人類目擊後,仍會被射殺身亡。這是因為野狼狩獵的本性常常危害到家畜,進而與鄉村地區農民的生活模式產生了直接的衝突。

post title

圖為法國一座動物保護區內,於樹下小憩片刻的狼隻。

路透社/達志影像

在德國出生、遠征至比利時

2016年,在德國出生的母狼娜雅於德國的野生棲地被安裝追蹤裝置,2017年行走在德國和荷蘭境內,並於 2018年1月在比利時東北部被發現,成為百年以來首隻踏上比利時國土的野狼。

與一隻公狼一起生活

在那之後,娜雅的身邊多了一隻新的公狼伴侶奧古斯特(August),比利時境內的野狼也從一隻增加到四隻。比利時自然與森林研究所(INBO)發言人告訴BBC記者,今年 5月10日,裝設在娜雅狼窩附近的生態攝影機拍到了娜雅的身影,當時的牠不但懷孕了,看起來還即將臨盆。

疑似於今年五月生下小狼

同時,生態攝影機也拍到奧古斯特將獵物帶回狼窩的行為,因此INBO推測娜雅已經生下了小狼,在狼窩中哺育孩子。然而,兩周後,奧古斯特開始表現得像隻單身公狼,生態攝影機更是再也沒有拍攝到娜雅或小狼的身影。

母子消失、公狼回歸單身

INBO表示,他們在娜雅的棲地裝設了非常密集的生態攝影機,如果娜雅和小狼還活著,不太可能完全沒有被拍到,再加上奧古斯特重新回到單身公狼的行為模式,他們合理推測娜雅跟小狼可能已經死了。現在,包含奧古斯特在內,比利時剩下了三隻野狼。

post title

西班牙一座野狼保育園區中,一頭野狼在樹幹間抬頭。

路透社/達志影像

生態團體懸賞母狼消息

許多生態團體認為,娜雅和牠的小孩很有可能是被當地獵人獵殺而亡。為了找到娜雅和小狼的下落,比利時當地的三個非營利組織──佛萊明鳥類保護組織(Bird Protection Flanders)、動物權利組織(Animal Rights)和自然保護中心(Nature Aid Centre)──提供了高達 2萬歐元(折台幣約 67萬9,586元)的懸賞金,徵求任何有用的資訊。

賞金超過百萬台幣

上周四(3),佛萊明鳥類保護組織宣布,一名比利時商業人士匿名捐出了 1萬歐元(折台幣約 33萬9,793元),將賞金總額提高到 3萬歐元(折台幣約 101萬9,380元)。

post title

比利時生態團體提出高額懸賞金,徵求任何關於失蹤野狼的消息。另一方面,當地獵人協會強烈否認獵殺野狼的指控。

Photo: Wildfaces

社會不再認同獵殺動物

在一篇聲明稿中,佛萊明鳥類保護組織寫道:「種種跡象都顯示,部分人相信自己掌握動物生殺大權的想法,已經不再被社會大眾認同。」

獵人協會:被抹黑誹謗

另一方面,一個比利時獵人協會告訴當地媒體,生態團體懷疑他們獵殺野狼「簡直是誹謗」,並聲稱他們可能會針對兩個生態團體提出誹謗告訴。

荷蘭三隻野狼不見蹤影

娜雅的失蹤不但讓比利時團體感到擔憂,更警示了荷蘭的動物保護社群。從 2012年起,原本毫無野狼蹤跡的荷蘭終於有 16隻野狼長期棲息,但當地的動保社群在娜雅失蹤後表示,過去四年期間,有 3隻野狼也不見蹤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