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批判土耳其政府不敢出國、無法回家的NBA球員坎特 :自由不是免費的

by:泥仔
6911

這幾年來,土耳其裔NBA球星坎特不斷地用他的生命故事告訴大眾,自由不會平白無故地掉下來。

post title

這幾年來,坎特一直不諱於公開談論土耳其的政治。

路透社/達志影像

熄滅又點燃的NBA大火

本月 4號,NBA休士頓火箭隊總經理摩瑞(Daryl Morey)因為一則支持香港的twitter貼文引爆了中國民眾與政府的抗議;而NBA隨後為了平息中國民眾怒火的舉動反而引起美國社會反彈。整件事在延燒好幾天後,又因為被暱稱為「詹皇」的NBA重量級球星詹姆斯(LeBron James)在本周二(15)的貼文而再次引發關注。

畫面中即為「詹皇」詹姆斯引起爭議的貼文。

「應該多等等,再發文」

當時詹姆斯在twitter上寫到:「我和整個聯盟經歷了艱難的一周。我想人們應該了解一則貼文或聲明可能對其他人帶來什麼影響。似乎沒有人停下來想過可能會發生什麼事。真該多等一周再發文的。」

不久後,詹姆斯又發了一則貼文寫到:「讓我澄清一下。我認為那則貼文沒有考慮到任何後果、還有會帶來的影響。我沒有要討論貼文內容的意思。其他人當然可以談。」

過去他說,不該默不作聲

雖然兩則貼文都沒有指名道姓,但這個時間點讓人們相信,這是暗指NBA休士頓火箭隊總經理摩瑞和他支持香港貼文。

這種與詹姆斯過去形象相違背的言論隨即引發各界批評,也有網友拿詹姆斯過去曾引用馬丁路德金恩博士(Martin Luther King)名言的貼文:「任何地方的不公義都會威脅到公平正義。如果我們對不公義之事默不作聲,我們的人生就會開始失去意義。」反諷詹姆斯在面對中國打壓言論自由時卻選擇迴避的狀況。

在一片討論聲浪中,土耳其裔NBA球員坎特(Enes Kanter)的貼文也引起熱議,他先是寫到「天啊,老兄!(捂臉)」、「這樣不OK」、「(作噁的表情符號)」,以及引起大家熱議的貼文。

貼文裡寫到:

-5年沒看到或和我的家人說上話
-害我爸被關
-我的兄弟找不到工作
-我的護照被撤銷
-國際逮捕令
-家人無法出國
-每天都會收到死亡威脅
-被攻擊、被騷擾
-試圖在印尼綁架我

自由不是免費的。

這些話不是空穴來風,而是坎特這幾年來公開批判土耳其政府後,正在經歷的生活。

post title

圖為 2017年7月,在美國家中接受訪問的穆斯林教士葛蘭,他被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指控策劃了 2016年的政變。

路透社/達志影像

在土耳其政變之後...

時間回到 2016年,在土耳其政變後險些垮台的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聲稱,這場政變是流亡到美國賓州的穆斯林教士葛蘭(Fethullah Gülen)所策劃,儘管葛蘭一直否認這種說法、美國也拒絕土耳其政府的引渡要求,但土耳其政府仍以此為由,大力掃蕩「和葛蘭有關的勢力」,在這樣的情況下,有許多政治異議分子被關押、數以萬計的人被解職。

時常批判時政的NBA球員

鏡頭回到土耳其裔NBA球員坎特的身上。出生於瑞士的他是在土耳其長大,並在 2009年搬到美國。這些年來,坎特從來不怕在公開場合上談論土耳其政府,他也曾表示自己是葛蘭的支持者,而且每隔 2-3個禮拜就會去拜訪葛蘭。

在土耳其政變後,坎特也不只一次在社群媒體上批評埃爾多安政權剷除異己、邁向獨裁的作風,因此逐漸成為土耳其政府的眼中釘。

post title

坎特不只一次表示,他要利用自己的名聲來做好的事情。

路透社/達志影像

要把聲量用在好的地方

談起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坎特說:「我有強而有力的話語權,一旦我提及什麼,就可以帶來討論聲量,所以,為什麼不把這個聲音用在好的地方呢?」

「我想把它用在那些無辜的人身上、那些因為在土耳其表達自己的想法或信仰就受到處罰的人身上。」、「我想把它用在對人權、民主,自由的尊重上。對我來說,這比籃球還要重要。」

當然,一切不是沒有代價。

post title

今年 1月,坎特一邊觀看隊友在英國倫敦的比賽,一邊接受媒體訪問。當時他因為擔心人身安全,而選擇待在美國、不跟隊友一起去英國比賽。

路透社/達志影像

去警局「聊聊」  護照被註銷

2017年5月,在印尼的坎特被飯店經理告知,土耳其政府把他視為「危險分子」,所以要他隔天去警局「聊聊」;坎特當晚就決定緊急搭機離開,結果人到羅馬尼亞的他,在機場才知道自己的護照已經被土耳其政府註銷——最後是在美國國務院的斡旋下才順利回到美國。

人身不安全的日常生活

接下來,土耳其政府不只一次針對坎特發布通緝令。坎特也指出,他幾乎每天都會收到死亡威脅、還會有人過來騷擾他或干擾他舉辦的活動。

種種的遭遇讓坎特儘管持有美國綠卡,卻不敢輕易離開美國,因為他擔心自己到其他國家參加球賽可能會遭逢不測。

談論時事的「危險分子」

坎特說:「我會在 2021年成為美國公民,但是在那之前,除了美國,我在世界上其他地方都沒有安全感。」

「我所做的不過是講出我所相信的事情而已,......,但對埃爾多安政權來說,這讓我變成了一個危險分子。」

受到影響的並不只是坎特。

post title

在 2018年11月,坎特表示NIKE跟他說不能找他代言,他們擔心一旦找了坎特代言,在土耳其的店面營運就會受到影響。

路透社/達志影像

被侵擾的家人

坎特在土耳其的家人曾在 2016年被有關單位搜查;他的家人現在也很怕外出,因為一出門就可能被左鄰右舍的人出言羞辱。

父親可能被關

坎特的父親、身為基因學教授的梅赫梅特(Dr. Mehmet Kanter)則被迫公開和兒子斷絕關係,卻還是被伊斯坦堡大學解雇、還被關押了 5天。本月 10號,土耳其將審理梅赫梅特「涉嫌參與恐怖組織」情事,一旦被定罪,梅赫梅特就可能被處以 5-10年的刑期。

朋友不敢聯繫

就連坎特的土耳其朋友也不敢跟坎特聯繫,坎特解釋道:「他們不能這麼做。如果他們和我有聯繫的話,他們或其家人就可能被關進大牢。就算他們只是在Twitter上追蹤我、或是在Facebook按我的照片讚,都有可能造成問題。」

事件已經在發生

類似的事情不是沒有發生。先前坎特的牙醫就因為在診所掛有坎特的照片,導致自己和妻子各被判了 7.5年和 15年。另一名土耳其—加拿大籍男子,則因為官方握有了他「參與政變」的證據,包括組織秘密集會、為穆斯林教士葛蘭籌錢的紀錄,以及他兒子和坎特的合照,被判了 15年刑期

post title

在過去的訪問中,坎特表示自己曾經想把父親梅赫梅特接到美國,但是梅赫梅特的護照也被註銷,所以他能做的就是持續發聲。

美聯社/達志影像

開始淡忘長相了...

對 2015年沒有再回到土耳其的坎特來說,這一切自然不好過。他說:「我永遠不會忘記家人的聲音,但我已經開始忘記他們長什麼樣子了。」

「我是幸運的那個」

不過坎特強調,他不會因此止步不前,甚至希望可以做的更多。談起自己面臨的處境,坎特說:「我其實是幸運的...有數以千計的土耳其人就沒那麼幸運了。」

「你想想,如果埃爾多安政權可以這樣對待一個NBA球員,他會怎麼對待其他人呢?」

要得到好結果不容易,但這是我願意付出的代價。

土耳其裔NBA球星  坎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