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長照人力短缺 新法案注資力圖改革

by:泥仔
2815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全球中央文/ 曾依璇 (中央社駐巴黎記者) 

根據法國國家統計及經濟研究局(Insee)統計,到2018年年初為止,法國有6,700萬人口,其中19.5%超過65歲,比前一年的19.2%微增,但與20年前的15.5%相較,顯然法國人口正在老化。

法國現有約250萬名無法自理生活的失能老人,估計到2050年將增加到400萬人,如何妥善照顧這些人、增加照護資源,成了現階段亟待討論的議題。

post title

法國公立長者居住機構不僅面臨床位不足問題,近年人力更嚴重不足,讓工作人員不惜罷工盼社會重視。法國政府將於2019年秋天提出新法案,增加床位、改善人員訓練及調薪。

路透社/達志影像

居家生活自理 依狀況補助津貼或服務

當60歲以上、逐漸失去自理生活能力的老人認為自己在日常生活上需要協助,可向各省政府申請自主個人補貼(APA),接著有專員上門訪視,評估當事人的狀況,訂出自理生活能力的等級,並留意當事人特別需要協助之處。

若當事人被認定確實難以自理生活,即可獲得每天送餐及每週固定時數的居家服務,送餐次數及服務時數依照自理能力不同而調整。

若老人選擇自行僱用看護、或依不同需求聘用任務型服務員,也可申請補貼。

居家服務可由社會行動社區中心(CCAS)、非政府組織或企業提供,有地方政府管控費用、服務品質及簽約等行政程序。

居家服務的目的是讓老人盡量能住在自己家裡,服務範圍包括維護住家、洗衣、協助老人起床及盥洗、購物、做飯、飲食及協助就寢等,也可要求服務員送餐或修理一些小東西。

post title

目前,法國的長者照路機構已經出現人力不足的警訊。

路透社/達志影像

照護人力、床位都缺乏 新法案盼振衰起敝

無法住在自己家、親人也無法接納的老人,可申請公立長者居住機構(EHPAD)床位,這個機構相當於養老院,提供住所、飲食及醫療服務,目前全國約有75萬人住在養老院,以人口老化趨勢來看,床位及照護人力都必須增加。

公立長者居住機構及居家服務的工作人員近年已數度提出人力不足的警訊,甚至不惜罷工,盼社會重視這個問題。

老人服務機構負責人協會(AD-PA)主席蕭普維(Pascal Champvert)於2018年接受《費加洛報》(Le Figaro)訪問時說,這套系統已被榨乾,在嚴重缺乏人力的情況下,政府還要減少預算、調整服務收費、裁減公務員,是萬萬不可行的。

法國政府將於2019年秋天提出新法草案,將包含175項措施,例如擴充公立長者居住機構服務人力、增加6萬個床位、改善人員訓練及調薪等,衛生部希望於2030年達到增加92億歐元(約新台幣3,166.5億元)年度預算用於促進弱勢長者的生活。

post title

新的法規草案,預計讓照護者也可以獲得津貼。

路透社/達志影像

照顧假不支薪乏人問津 明年可望提供補貼

草案也替一般照護人力設想,法國約有390萬人經常照顧年長親人,應給予他們照顧假補償及支援,讓人民能放心一邊工作、一邊照顧親人。

根據現行法規,有必要照護親友的人最多可申請三個月假期,只要照護人與被照護人關係密切,即使沒有親屬關係也可以申請,但這段假期不支薪,只有極少數人申請。

衛生部目前規劃,自2020年起,照護年長、病弱或肢障親友的人將可獲得津貼,細節尚待公布。

安頓了老年人的外在需求,還必須考慮他們的心理健康。

post title

避免社交意義的死亡,也是現代社會要處理的難題。

路透社/達志影像

房子共居、汽車共乘 跨世代經濟要治孤獨病

在生活便利、只靠網路就能解決日常所需的時代,孤獨很容易成為現代病。根據一項2014年的調查,75歲以上年齡層中,多達27%覺得孤獨,他們的各種社交關係幾乎都不如年輕時,例如鄰里關係、親子關係、朋友圈等。

法國約有30萬名老人幾乎無人可對話、無人關懷、也不出門,是一種社交意義上的死亡,孤獨涉及一個人的生理及心理狀態,因此是政府及民間團體努力對抗的現代問題。

在法國西部的旺代省(Vendée),有名為「屋頂與你」(Le Temps pour toi T)的組織,鼓勵鄉村獨居老人出租房子給經濟能力較弱的學生或勞工;在巴黎,一個叫Old’Up的團體教導老人使用電腦、手機等數位工具。

多個城市陸續推出計畫,讓大學生能向年長者租房,例如西部的不列塔尼地區(Bretagne)有「一屋兩代」行動,一方面年輕人得以合理房租找到住處、學習照顧老人,一方面年長者得以與人接觸,有人幫忙做家務和買東西,就可以繼續住在自己習慣的房子裡,未必老了就得去養老院。

又如跨世代共乘計畫,同樣是在不列塔尼推出,由一所機構進行試驗,鼓勵有車但很少使用的老人把車借給需要開車上下班的實習生,這讓原本幾乎沒有機會接觸的兩個群體聯繫起來,建立互信互助關係。

像這樣,近年不少私人企業及民間團體試圖發展「跨世代經濟」,以各種可能的方式連結老人及年輕人,促進不同世代的人彼此理解,是繼「銀髮經濟」之後,另一種企圖適應老齡化社會的經濟模式,還更多了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