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方審理 緬甸軍方高層、國務資政翁山蘇姬被控大屠殺洛興雅人

by:徽徽
7471

你還記得發生在 2017年、緬甸洛興雅人遭緬甸政府大規模鎮壓的新聞嗎?在事隔兩年多後的今天,緬甸軍方高層和國務資政翁山蘇姬被控涉嫌大屠殺洛興雅人,現在總共有三處法院在審理這樁案件。

post title

近日,緬甸國務資政翁山蘇姬和緬甸軍方高層遭控屠殺洛興雅人,因而捲入了三地的訴訟案。

路透社/達志影像

聯合國定調為種族屠殺  翁山蘇姬被控是共犯

近日,緬甸政府面臨了來自世界各地、一系列要他們為大屠殺洛興雅人(Rohingya)負起責任的聲音。最近的要屬周三(13),人權組織向阿根廷法院控告緬甸軍方高層和國務資政翁山蘇姬;周一(11),西非國家甘比亞則把案子帶到了位於荷蘭海牙的聯合國國際法院(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ICJ)。與此同時,同樣位於荷蘭海牙的國際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ICC)早已著手調查該案。

去年,聯合國調查員就把緬甸政府鎮壓洛興雅人定調為種族屠殺,指出種種證據均顯示「從出生到死亡,洛興雅人正持續受到系統性和制度性的嚴重迫害」,而且「聲稱是『軍事需要』,也不會合理化他們無差別殺害人民、輪姦婦女、攻擊孩童、把整個村落燒毀的行為」,並以此要求起訴緬甸軍方高層。他們也指控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是整起殘忍暴行的共犯。

現在,讓我們跟著時間軸,一一檢視緬甸政府鎮壓洛興雅人捲入的訴訟案件。

post title

2017年8月,聲稱要「捍衛、搶救、保護」洛興雅人的若開洛興雅救世軍攻擊若開邦(Rakhine state)的警察局,造成 12人死亡,也就此開始了數十萬洛興雅人遭到緬甸軍方大規模鎮壓的情況,保守估計超過 70萬名洛興雅人逃離家園,至少有 1萬人被殺。圖為今年八月,住在孟加拉難民營的洛興雅人參加遭緬甸軍方鎮壓的兩周年紀念。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一、需要緬甸當局配合的國際刑事法院

ICC主要負責調查戰爭罪,想要讓沒有簽署《羅馬規約》(Rome Statute)的緬甸接受ICC的調查,就必須要有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的同意。然而,隸屬安理會成員的中國和俄國認為洛興雅人危機屬於「緬甸國內事務」,因而行使了否決權。

不過,ICC去年依然針對洛興雅危機展開初步調查,因為大量接受洛興雅難民的孟加拉有簽署《羅馬規約》、是ICC的成員國。最終,這有可能讓ICC發出逮捕令,將鎮壓洛興雅人的緬甸軍方高層繩之以法。

緬甸必須願意交出嫌犯

然而,整個調查和法庭攻防的過程曠日廢時,需要孟加拉和緬甸的配合,緬甸也必須願意交出嫌犯。有鑑於此,另一個ICC可以採取的辦法就是採用特設法庭(ad hoc criminal tribunal)的審理模式,就像ICC先前對發生在盧安達、南斯拉夫、黎巴嫩和柬埔寨大屠殺所做的一樣。

不過,理論上在成立特設法庭時,依舊需要緬甸政府的配合。

post title

從高空往下俯瞰,可以看到位於若開邦被燒毀的洛興雅人村落。

路透社/達志影像

二、甘比亞找上聯合國國際法院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ICJ在荷蘭海牙成立,專門處理國家之間的糾紛,而這些糾紛通常是邊界糾紛,不過當成員國違反聯合國公約時,ICJ也有權審理。

11號這天,以穆斯林信仰為主的甘比亞就代表伊斯蘭合作組織(Organisation of Islamic Cooperation,OIC)的 57個成員國,向ICJ指控緬甸違反了 1948年聯合國的《防止及懲治危害種族罪公約》。

曠日廢時  不知道要審理多久

外界預估,這起案子需要耗上好幾年才能有結果。先前波士尼亞針對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Srebrenica genocide)指控塞爾維亞一案,就花了 14年才審理完畢。

若最後ICJ判緬甸敗訴的話,代表緬甸要承認和糾正種族屠殺一事,並且賠償洛興雅人,而在實務上該如何操作尚不清楚。

post title

一名洛興雅小男孩裸上身面對鏡頭,他身上的傷痕來自緬甸軍方的子彈。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三、人權團體向阿根廷刑事法院提告

13號這天,阿根廷人權團體將緬甸軍方高層和國務資政翁山蘇姬告上法院。其中,人權團體表示翁山蘇姬是屠殺洛興雅人的共犯,她帶領的政府明明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卻沒有出面譴責軍方的作為,還幫助軍方粉飾太平。

基於「普遍管轄權」原則

基於國際法上的「普遍管轄權」(Universal jurisdiction)原則,阿根廷的確可以受理這起案子。根據該原則,無論被告的國籍、居住國或與起訴國關係如何,即使該罪行是在起訴國領土之外犯下的,該國也可以對該人行使刑事管轄權。由於其所犯下的罪行極為嚴重、被視為危害全人類,所以不容許有管轄權投機,因此任何國家都有權對其加以懲罰。

為什麼找上阿根廷?

負責控告緬甸政府的人權律師奧耶(Tomas Ojea)提到,他們之所以會找上阿根廷,是因為他們別無選擇。奧耶也提到,他希望判決結果出爐後,阿根廷法院可以發出國際逮捕令,然而,阿根廷《刑法》並沒有明文規定受刑人犯下種族滅絕罪該如何懲罰。

post title

今年 10月22日,緬甸國務資政翁山蘇姬來到東京皇居,為剛舉行完登基儀式的日本德仁天皇慶祝。

美聯社/達志影像

緬甸有成立調查委員會

面對外界的指控,緬甸長久以來都否認有種族清洗洛興雅人。此外,緬甸表示他們有成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被外界指控的犯行。然而,批評者認為緬甸的調查委員會充滿偏見、根本沒有實權。

翁山蘇姬怎麼回應?

今年十月,緬甸國務資政翁山蘇姬在東京接受了《日經新聞》的專訪,當被問到該怎麼處理洛興雅人的問題時,翁山蘇姬先是追溯了洛興雅人的歷史,表示在她掌政前若開邦就已經問題重重。

「這不是宗教問題,許多人故意把這個問題打成宗教問題,這個問題比較像是經濟和社會問題。」

「恐怖分子不樂見和平」

翁山蘇姬坦言,若開邦是緬甸最窮、開發最少的地方。為此,她上任後就成立了中央委員會負責處理若開邦的發展,並且請聯合國前秘書長安南(Kofi Annan)負責帶領該委員會。然而在安排好相關事務不久,若開邦就發生了翁山蘇姬口中的恐怖攻擊。

「我們認為,某些極端分子不希望和平降臨若開邦,他們也不想要解決若開邦的問題,因為對許多恐怖分子來說,有問題才能讓他們蓬勃發展。」

「如果若開邦有好好發展,並且兩個不同社群能彼此了解,那麼就不會有恐怖主義滋長的空間。我們很失望國際社會對若開邦問題中的恐怖分子元素關注這麼少。」

post title

在遭到緬甸軍方攻擊後,大批洛興雅人逃到緬甸和孟加拉邊界的科克斯巴扎爾市(Cox's Bazar)避難。

路透社/達志影像

小補充:誰是洛興雅人?

在歷史上,洛興雅人是來自孟加拉、印度的穆斯林移民,因此「洛興雅」一詞是大約在 1950年代,因為族群和政治認同逐漸被廣泛使用。

雖然許多洛興雅人已經在若開邦居住了好幾代,但是許多緬甸人會把他們視為來自孟加拉的非法移民,在政治上,洛興雅人也因此無法獲得公民權,沒有健保、教育、土地所有權。其實和流離失所的洛興雅人相比,信奉佛教的若開邦人生活並沒有比較好,但國際援助大多只把焦點放在洛興雅人身上。

數十年來,住在若開邦的洛興雅人持續遭到緬甸軍鎮壓、驅逐,有時也傳出當地人會協助軍隊破壞洛興雅人的住處。與此同時,也有新聞傳出住在若開邦的佛教徒遭到洛興雅人攻擊。

在 2017年8月發生若開洛興雅救世軍攻擊警察局的事件後,聯合國就曾譴責若開洛興雅救世軍的行為,但是他們也認為緬甸軍的反擊行為應該受到更多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