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過去了 沙國記者之死案判刑確定:五人死刑、三人監禁

by:徽徽
5913

去年,沙烏地阿拉伯記者哈紹吉進入位於土耳其伊斯坦堡的沙國領事館後,遭到沙國特勤人員殺害分屍,至今遺體下落不明。一年多過去了,沙國法院在周一對本案做出了判決,然而對國際社會來說,沙國的判決宛如一場笑話......

post title

今年 10月2日,人們齊聚在伊斯坦堡沙國領事館外,悼念一年前在這裡遭到殺害的沙國記者哈紹吉,土耳其警察也前來維持秩序。

美聯社/達志影像

五人死刑、三人有期徒刑

周一(23),沙烏地阿拉伯法院判處殺害沙國記者哈紹吉(Jamal Khashoggi)的五名嫌犯死刑,另外三名試圖掩蓋罪行的嫌犯共 24年有期徒刑。然而,這一場位於首都利雅德的閉門審判難以令關心該案的國際社會信服,法院除了沒有給出嫌犯姓名,前往旁聽的外交官也被下了封口令。

閉門審判不符合國際標準

人權觀察組織表示,這場秘密審判不符合國際社會的標準,他們痛批沙國當局「阻礙有意義的問責制」,沒有將下令執行暗殺計畫的幕後高官繩之以法。

沙國王儲否認涉案

一直以來,沙國都否認王儲沙爾曼王子(Mohammed bin Salman)涉案,並且聲稱是特勤人員因為一時衝動而殺了哈紹吉,但這樣的論述和各界收集到的證據背道而馳,有大量證據指出這是一場預謀殺人。

post title

圖為沙國記者哈紹吉進入伊斯坦堡沙國領事館的最後身影,監視器畫面右上方顯示時間是去年 10月2日13點14分。

美聯社/達志影像

去領事館領文件   進去後就沒出來

回到去年 10月2日,向來直言不諱、批評沙爾曼王子不遺餘力的沙國記者哈紹吉進入伊斯坦堡沙國領事館,準備領取和土耳其未婚妻堅吉茲(Hatice Cengiz)結婚的相關文件。然而,他一進入領事館後就再也沒有出來。

遭注射過量藥物致死   死後遭肢解運出

沙國副檢察官兼發言人沙蘭(Shalaan al-Shalaan)表示,哈紹吉在領事館內被特勤人員給綁了起來,並且注射過量藥物致死。隨後,他的遺體被肢解,最後交給「當地合作夥伴」運出了領事館。

發言人:殺人是出於一時衝動

沙蘭提到,特勤人員一開始並沒有打算殺害哈紹吉,他說:「調查結果顯示殺人是沒有預謀的...殺人是出於一時衝動,當協商小組的負責人檢查了領事館,發現不可能將受害者移到安全的地方重新協商後,他和加害者討論並且同意在領事館內殺了受害者。」

post title

圖為沙國位於伊斯坦堡的領事館門口,今年 10月2日舉辦的哈紹吉遇害一周年悼念活動就是在這附近舉辦。

路透社/達志影像

大量證據顯示沙國預謀殺人

然而,土耳其當局和聯合國對沙國的說法不買單,他們表示外界已經找到了大量的證據,足以證明沙國預謀殺害哈紹吉。

舉例來說,在案發前幾個小時,由 15名沙國特勤人員組成的暗殺小隊抵達伊斯坦堡,裡頭包含了一名哈紹吉的替身,這名替身在案發後打扮成哈紹吉的模樣離開領事館,為的就是要讓大街上的監視攝影機拍到,讓外界誤以為哈紹吉活著走出領事館。

錄音檔外洩:「獻祭動物」來了

此外,土耳其當局表示,他們查到了一名法醫曾經攜帶骨鋸進入領事館,研判應該是為了肢解哈紹吉的遺體。土耳其情報局也掌握到了案發前、案發時和案發後位於領事館的錄音檔,並且把錄音檔分享給了聯合國一起調查。他們發現沙國特勤人員在討論怎麼把哈紹吉的遺體裝進行李箱中,當哈紹吉抵達領事館後,其中一名特勤人員更稱他是「獻祭動物」。

請來專業人員清理犯罪現場

聯合國調查員提到,案發後沙國官員花了很大的功夫企圖掩蓋殺人案,包含請來了法醫專業人員協助清理犯罪現場,最後才讓土耳其調查員進入工作。

post title

圖為哈紹吉的未婚妻堅吉茲,對於沙國法院的最新判決,她表示「難以接受」。堅吉茲也在Twitter上寫到,雖然沙國奪走了哈紹吉的生命,但哈紹吉美麗的笑顏會永遠存在她的心上。

路透社/達志影像

未婚妻、《華盛頓郵報》難接受

在沙國法院的判決出爐後,哈紹吉的未婚妻堅吉茲表示「難以接受」。哈紹吉曾經擔任其專欄作家的《華盛頓郵報》則批評該判決「完全缺乏透明性,而且沙國政府拒絕和獨立調查員合作,顯示這起判決只是一場虛假的審判」。

土耳其:判決遠遠低於期待

土耳其外交部提到,沙國法院的判決「遠遠低於土耳其和國際社會希望這起謀殺案能水落石出、正義能被伸張的期待」。

聯合國調查員痛批判決如嘲弄

與此同時,聯合國調查員卡拉瑪德(Agnès Callamard)表示,他們已經掌握了可信的證據,直指有高階沙國官員涉案,包含沙國王儲沙爾曼王子本身和他的幕僚,但這些證據還需要進一步調查。

此外,卡拉瑪德痛批沙國檢察官忽視預謀殺人、法外處刑的證據,也沒有將幕後下指導棋的高官繩之以法。她在Twitter上寫道:「底線:殺手有罪,判死刑。主使者不但能全身而退,他們還幾乎沒被調查和審判,這是在反正義,這是一場嘲弄。」

post title

去年 10月23日,沙國王儲沙爾曼王子(右)在沙國首都利雅德接見了哈紹吉的兒子薩拉赫(左),並提出了大量現金和房地產作為哈紹吉之死的補償。

美聯社/達志影像

沙爾曼王子怎麼說?

對於外界的批評,沙爾曼王子重申他和哈紹吉之死無關,不過他有責任,因為這是發生在他任內之事。他說:「身為沙國的領導人,我必須對此負全責,尤其這起案子是由替沙國政府工作的人員所犯下的。」

死者兒子:相信沙國司法

目前住在沙國的哈紹吉兒子薩拉赫(Salah Jamal Khashoggi)則稱讚沙國的判決公正無私,他在Twitter上寫道:「我們對沙國司法在各個層面都很有信心,我們相信沙國司法會還我們公道並且確保公平。」

在哈紹吉遭到暗殺的數月後,薩拉赫和哈紹吉的其他孩子收到了來自沙國政府上萬美元的現金和上百萬美元的房產,用以補償他們的父親遭到謀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