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恐怖份子溝通 16歲馬拉拉心繫教育和平

by:阿咖
24607

僅16歲就被提名為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之一的馬拉拉,上週日在BBC的專題報導中再度表達她對女孩受教權的重視,同時也表示她長大要成為政治家,讓「義務教育」在巴基斯坦成真。

post title
路透社

因宣導給女孩子們上學權力,結果遭受塔利班激進分子槍殺而命危的巴基斯坦少女馬拉拉(Malala Yousafzai),被提名為本年度的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之一,由於和平獎即將在周五(11號)公布,馬拉拉的動態與發言備受矚目。

post title

照片中病床上的就是馬拉拉,她奇蹟似地逃過致命槍殺,漸漸康復的她正與主治重傷的醫生談天。

路透社

post title

照片中是2012遭槍殺前的馬拉拉,她從11歲開始在部落格宣揚要給女孩上學的權利。

路透社

與塔利班溝通

上週日,在BBC的訪談中,馬拉拉再度重申要給女孩子們受教權益的重要性,並表示要達成和平的目標,必須從跟塔利班分子對話開始做起。

「殺人,折磨人,鞭打人…這完全違反伊斯蘭教義。他們錯用了伊斯蘭教義。解決問題和戰爭最好的辦法就是透過對話,…但這並不是我的問題,是政府該負起的責任..這也是美國政府該做的事情。」馬拉拉說。

殺掉她很光榮

諾貝爾和平獎即將公布獲獎人,這對馬拉拉來說是人生相當有意義的時期,但塔利班激進份子也沒有缺席,他們再度揚言要殺掉這位16歲少女,巴基斯坦的塔利班組織發言人沙西德(Shahidullah Shahid)就說:「(馬拉拉)她違反伊斯蘭教義,所以我們要殺了她,如果我們有機會我們一定會殺了她,我們也會因為可以殺掉她感到光榮。」

post title

照片中是2012年10月,躺在擔架上的就是被塔利班分子朝頭部開槍的馬拉拉。

路透社

小學就開始宣導上學重要

現年16歲的馬拉拉,她在11歲開始,就在自己的部落格宣揚女子受教權、表達對和平的渴望,同時反對當地塔利班激進分子的攻擊行動。馬拉拉的勇氣,更讓她獲得2011年的「國際孩童和平獎」。

子彈擦過腦部

然而,2012年10月時,馬拉拉跟同學下課走出校門,卻被塔利班激進分子朝頭部和頸部開槍,子彈從左眼進入「擦過腦部」、並射穿她的下巴,一度命危的她,在醫生團隊努力下保住性命。轉送英國醫院治療的她,展現驚人的意志力和奇蹟般地復原進展,出院後的她現在在英國當地的學校念書。

馬拉拉在巴基斯坦當地,已經成為居民心中對抗塔利班剝奪女子受教權的重要象徵。

post title

頭部中彈的馬拉拉,大家一度以為沒有救回來的希望。

路透社

post title

發生槍殺事件後,世界各地都是為她祈福的民眾。照片中是巴基斯坦當地位馬拉拉祈福的民眾。

路透社

post title

尼泊爾當地為馬拉拉祈福的民眾。

路透社

post title

子彈奇蹟似地僅從大腦旁擦過,轉送英國治療的馬拉拉漸漸地康復。

路透社

post title

漸漸康復的馬拉拉,正在病房內念外界送來的加油卡片。

路透社

上學是珍貴的事情

從英國醫院奇蹟似地康復後,馬拉拉現在於英國艾德巴斯頓女子學校(Edgbaston School for Girls)就讀,上週她對英國的女孩們喊話,希望她們知道上學是很珍貴的事情:「能夠念書、把筆握在手中,坐在教室裡面上課...這對我們(巴基斯坦女生來說)是非常特別的事情,因為我們被剝奪了這樣的權利。」

post title
路透社

我只是普通女孩

《衛報》報導中,除了提到她在英國的心得之外,也講到她希望可以回到故鄉的心願,因為在家鄉大家會把她當成普通女孩,但在英國,每個人「都把我看成好女孩,一位起身捍衛孩童權益,被塔利班射殺的女孩。人們從不把我當成馬拉拉來看,不把我當成朋友或是一個普通女生來看。在巴基斯坦的話,我就是我,就是馬拉拉」。

外界質疑她會西方化

轉送到英國治療、在英國受教育後,馬拉拉與西方文明的接觸也備受家鄉部分人士質疑,她對外界的疑慮表示她還是遵守自己的傳統,不會就此背離自己的家鄉。

「不,我不會變成西方人,我還是會遵從我的普什圖文化(Pashtun),我也會繼續穿著傳統shalvar kamiz服裝、頭戴dupatta紗巾。我相信伊斯蘭是一個純正的宗教,它教導我們如何保有耐性,同時包容其他宗教。伊斯蘭教也告訴我們怎麼保持和平。伊斯蘭就是和平。」

post title
路透社

祈求每個孩子都能上學

「我不知道為什麼大家要把這世界分成兩派,西方和東方。教育不是分屬在哪一方的,教育就是教育,教育是人的基本權益。」

「我長大後要成為政治家,我想要改變我家鄉的未來,我想要讓教育變成強制的(人民義務)...我希望有一天,巴基斯坦的人們可以感受到自由,他們會想有自己的權利,我希望和平可以降臨,每一位(巴基斯坦的)女孩和男孩都可以上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