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前王牌製片刑期確定 韋恩斯坦強暴、性犯罪要關23年(03/12更新)

by:徽徽
10819

03/12更新:周三,被以「三級強暴罪」、「一級犯罪性行為」定罪的好萊塢前王牌製片韋恩斯坦,終於知道自己的刑期:23年。對此,韋恩斯坦表示自己「深感懊悔」,但他也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感到很困惑」。

◆ 原文上線時間:02/25,原標:韋恩斯坦強暴罪名成立 刑期上看25年
◆ 增修時間:03/12 更新大標、內文、圖說

post title

2月24日這天,好萊塢前王牌製片韋恩斯坦抵達紐約市曼哈頓區刑事法庭,他在審判中被以「三級強暴罪」、「一級犯罪性行為」定罪。

路透社/達志影像

韋恩斯坦被定罪

2月24日,美國紐約市曼哈頓區刑事法庭作出判決,遭控性侵、性騷擾多名演藝和工作人員的好萊塢前王牌製片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被定罪,他分別犯下了三級強暴罪(third-degree rape)和一級犯罪性行為(first-degree criminal sexual act),受害者分別是美國女演員曼恩(Jessica Mann)以及前《決戰時裝伸展台》製片助理哈雷宜(Miriam Haleyi)。

而在 3月11日這天,美國紐約市曼哈頓區刑事法庭終於確定韋恩斯坦的刑期:23年。對此,韋恩斯坦表示自己「深感懊悔」,但他也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感到很困惑」。

「三級強暴罪」、「一級犯罪性行為」

根據紐約州《刑法》,在強暴罪的分級中,一級最重,三級代表加害者沒有取得受害者的同意進行性行為。而一級犯罪性行為代表加害者和無法表達同意與否的受害者口交或肛交。或是,加害者利用「逼迫」的方式犯案,無論是使用武力或威脅使用武力都算。

不算「性掠食者」

然而,由七男五女組成的陪審團在針對韋恩斯坦「是否是性掠食者(Sexual Predator,註)」方面,並沒有裁定韋恩斯坦有罪。

「但是,我是無辜的」

在聽到法庭宣布判決結果時,韋恩斯坦面無表情,他三次向辯護律師說:「但是,我是無辜的。」隨後,韋恩斯坦被法警上銬帶走,他被關押在里克斯島(Rikers Island)上的監獄,等待正式服刑。

註:性掠食者指的是某人透過「狩獵」或施虐的方式想和「獵物」發生性關係,就像動物界中掠食者在追捕獵物一樣,性掠食者在追捕的是他們的性伴侶們。

post title

根據法庭繪師的畫作,韋恩斯坦在被定罪後隨即遭法警上銬帶走,他將暫時被關押在里克斯島上的監獄,等待正式服刑。

路透社/達志影像

2017年被踢爆  受害者敢怒不敢言

回顧韋恩斯坦的犯行,他在 2017年被《紐約時報》和《紐約客》踢爆利用權勢性騷擾和強迫女星與工作人員和自己發生關係,而這樣的惡行已經持續了好幾十年。礙於韋恩斯坦在好萊塢位高權重,受害者大都敢怒不敢言。

不承認犯行  被趕出好萊塢

隨著越來越多女星和工作人員出面指控韋恩斯坦的犯行,他也終於發表道歉聲明,坦承「自己造成了很多人的痛苦」,但他並沒有承認指控。最後,韋恩斯坦被趕出自己的電影製作公司的董事會,並且被好萊塢給唾棄。

引爆「#我也是」運動

韋恩斯坦也迅速成了「利用權勢性騷擾、性侵女性的男性」的代名詞,並且引發了由好萊塢延伸到各行各業的「#我也是」(#MeToo)運動,受害者們決定團結起來說自己的故事,讓這樣的悲劇不再重演。

post title

24號這天,曼哈頓區檢察官小萬斯(Cyrus Vance Jr.,右)和首席檢察官伊盧琪(Joan Illuzzi)出面接受媒體訪問。

路透社/達志影像

犯罪者得為自己負責

雖然負責主持這次審判的法官柏克(James Burke)有事先警告陪審團,不要把韋恩斯坦的案子當作對「#我也是」運動的公投,但陪審團的投票結果依舊對好萊塢和各行各業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決定了未來有權有勢的男性必須為自己性騷擾和性侵他人的行為負責。

女性賦權的新時代

對於韋恩斯坦的下場,數十位受害者和女權團體歡慶判決結果,表示這樣的結果預示著女性賦權的新時代。

出庭作證的美國女演員鄧寧(Dawn Dunning)說:「這項判決讓人們看到,你們必須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你們不能因為有錢有勢就利用人。」

「改變了對抗性暴力的歷史」

曼哈頓區檢察官小萬斯(Cyrus Vance Jr.)表示,那些出庭作證對抗韋恩斯坦的女性「改變了對抗性暴力的歷史」,整個社會欠她們好大一筆債。

「那些冒著巨大風險、勇敢挺身而出的女性讓這一切成真,」小萬斯接著說:「韋恩斯坦是一名邪惡的連續性掠食者,他利用權勢去威脅、強暴、攻擊、拐騙、羞辱和讓受害者噤聲。」

post title

圖中身穿咖啡色大衣的是美國女演員曼恩,她指控遭到韋恩斯坦強暴。

路透社/達志影像

辯護律師:為了事業,自願發生關係

然而,面對檢察官對韋恩斯坦的猛烈抨擊和受害者的指控,韋恩斯坦的辯護律師表示,那些所謂遭到性騷擾、性侵害的女性都是為了事業自願與韋恩斯坦發生關係。在韋恩斯坦成了「#我也是」運動的眾矢之的後,這些所謂的受害者才跑出來說自己並非自願。

遭到強暴後,依舊交好

以今年 34歲的美國女演員曼恩(Jessica Mann)來說,她指控韋恩斯坦在 2013年於紐約的中城東飯店(Midtown East hotel)強暴了她。然而,辯護律師拿出證據表示,在兩人發生性行為後,曼恩依舊與韋恩斯坦交好,兩人依舊互通充滿調情訊息的email,隨後也都有持續發生性行為。此外,曼恩的朋友表示,曼恩從未形容韋恩斯坦與她的性關係是一場強暴。

在一封曼恩寫給朋友的訊息中,她稱韋恩斯坦就像是一名「偽父親」,給了她所有需要的肯認。

不會改變遭強暴的事實

對於韋恩斯坦辯護律師的攻擊,曼恩表示她和韋恩斯坦的浪漫關係「很複雜,也很不一樣」。曼恩提到自己最後一次和韋恩斯坦發生關係是在 2016年,當時韋恩斯坦剛喪母不久,他要求曼恩安慰他。

「這並不會改變他強暴我的事實。」曼恩說。

post title

圖為電視節目《決戰時裝伸展台》前製片助理哈雷宜,她被韋恩斯坦以開會的名義拐騙到家中後口交得逞。

路透社/達志影像

遭強迫口交  最後放棄抵抗

今年 42歲的哈雷宜,是韋恩斯坦一級犯罪性行為的受害者,她出庭作證表示韋恩斯坦讓她成了電視節目《決戰時裝伸展台》的製片助理。

哈雷宜表示,她在好幾次的會議中拒絕和韋恩斯坦發生性行為,結果在 2006年7月11日,哈雷宜以為韋恩斯坦要開業務會議、前往他位於曼哈頓下城的公寓時,她被韋恩斯坦一把推到床上,韋恩斯坦不顧她的抗議,強迫她為自己口交。

哈雷宜回想當時的場景,她說:「我試著站起來,但他不斷把我推倒。我說:『不,我不希望發生這樣的事。』」最後,哈雷宜放棄抵抗,她說:「我發現這麼做沒有用」、「我被強暴了。」

就像《變身怪醫》

哈雷宜形容韋恩斯坦就像《變身怪醫》,有兩個人格在他的身體裡。哈雷宜說:「對他來說,聽到『不』這個字,就像是扣下板機一樣。」

坦言之後仍繼續見面

哈雷宜坦承,在那之後她仍持續和韋恩斯坦見面,並且在兩周後於飯店和他發生性行為。哈雷宜也有跟她的朋友說,她和韋恩斯坦交情匪淺,自己不只向韋恩斯坦提出了節目的企畫,也接受了韋恩斯坦贈送的電影首映票和前往倫敦的機票。

post title

圖為韋恩斯坦的辯護律師羅通諾,她表示會繼續上訴,因為「這場戰爭還沒有結束」。

路透社/達志影像

女性要為自己的決定負責

對此,韋恩斯坦的辯護律師羅通諾(Donna Rotunno)表示,這就是女性與韋恩斯坦合意性交的證據,檢察官企圖創造一個女性沒有自由意志的世界,一個女性不用為自己的決定負責的世界。

可以任意糟蹋的螞蟻  

首席檢察官伊盧琪(Joan Illuzzi)反駁道,韋恩斯坦才是那個創造世界的人,他創造了一個女性沒有選擇只能任他施虐的世界。她說:「他是韋恩斯坦宇宙的主宰,今天站在這裡的證人只是他可以任意糟蹋、不用擔心後果的螞蟻。」

「她們想要進入他的世界,這正是他所需要的──當她們被糟蹋、被吐口水、萎靡不振、被強暴和被虐待時,她們沒有辦法抱怨。」

「這場戰爭還沒有結束」

無論如何,韋恩斯坦的辯護律師羅通諾表示,他們會繼續上訴,「這場戰爭還沒有結束」、「韋恩斯坦不可思議地堅強,他像個男人一樣接受了判決結果,他知道我們會繼續為他奮戰,他也知道這一切尚未結束」。

post title

在韋恩斯坦被上銬帶走後,他常用的助步器被工作人員從法庭中推了出來。

路透社/達志影像

為他定罪只不過是開始

而對美國女演員茱莉安摩爾(Julianne Moore)來說,為韋恩斯坦定罪只不過是開始,她也呼籲大眾繼續支持「#我也是」運動,替每個職場爭取安全、平等和正義。

判決結果令人失望

美國女演員艾希莉賈德(Ashley Judd)、露西亞埃文斯(Lucia Evans)、羅珊娜艾奎特(Rosanna Arquette)和另外 19名指控韋恩斯坦性騷擾的女性在聯合聲明信中表示:「今天判決的結果令人失望,這樣的結果並沒有反映這麼多女性值得擁有的事實和正義。」

不過,她們仍然對那些願意站出來指控韋恩斯坦的女性表達感激。

還有洛杉磯刑事法庭審判

現在,韋恩斯坦不只需要服 23年的有期徒刑,他還必須面對洛杉磯刑事法庭的審判,他在 2013年涉嫌性侵兩名女性,遭指控犯下多起重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