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COVID-19疫情大爆發 60%確診者和新天地教會有關係

by:徽徽
11507

隨著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持續蔓延,在南韓超過 3,500名確診病患中,有 2,000多名是南韓新天地教會的信徒,將近六成的比例也讓被外界視為邪教的新天地教會受到國際關注......

post title

2號這天,南韓新天地教會的創辦人李萬熙在記者會中下跪,替教會在疫情大爆發時對社會造成的動盪道歉。

Newscom/達志影像

雖然身體不適  依舊參加聚會

今年 2月16日,一名今年 61歲的婦人雖然喉嚨痛、出現感冒症狀,不過她仍挺著不適的身子來到南韓大邱市、九層樓高的新天地教會(Shincheonji)大樓參加周日禮拜。畢竟,教會領袖對出席率很在意,他們會追蹤教會發給信徒、印有信徒照片的ID卡,看看信徒是否按時參加禮拜。

相信教主是不死的化身

透過指紋辨識,大樓的玻璃大門倏地在這名婦人的面前打開。她先通過了一樓的新天地教會展示廳,這一層專門獻給新天地教會的創辦人李萬熙,他的信徒們都相信李萬熙是不死的化身。

上千人並肩做禮拜

緊接著,這名婦人來到地下室、沒有窗戶也沒有家具的祈禱廳。她在這裡待了大約兩個小時,和大約 1,000名信徒肩並肩跪坐在地一起禮拜,不僅如此,為了服膺新天地教會嚴格的教規,她還必須和其他信徒互相擁抱、互道「阿門!」

病毒的絕佳培養皿

這樣靈性的時刻、水洩不通的聚會,正是 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絕佳的培養皿。

post title

1號這天,南韓軍方派出穿著防護衣的軍人來到位於大邱市的新天地教會噴灑消毒劑。

美聯社/達志影像

零號帶原者「案 31」出現

2月17日,這名 61歲的婦人被確診罹患COVID-19(武漢肺炎),她被給了「案 31」的代號,代表她是南韓第 31位COVID-19確診病患。不久之後,她被確認是「零號帶原者」(Patient Zero),和新天地教會有關的確診案例皆是受她感染,她不只參加了 2月16日的禮拜,先前也參加了不少新天地教會的活動。

大邱市疫情大爆發

在有 240萬人口的大邱市,COVID-19疫情因為新天地教會的關係一發不可收拾。一名大邱市官員說:「這就好像他們在教會中散播病毒一樣。」

隱匿成員行蹤  阻礙防疫

其實,疫情在新天地教會爆發就和疫情在其他地方爆發的狀況沒兩樣──大批人潮聚集、參與者離開聚會後將病毒傳播給大眾、沒有第一時間發現威脅、隨後防疫反應慢半拍,甚至受阻。

而這裡的「受阻」,和新天地教會不配合當局防疫措施、隱匿成員名單、宣稱信仰該教不會感染病毒有關。

南韓檢察院對教主展開調查

對此,南韓檢察院已經正式對新天地教會的創辦人李萬熙展開調查,理由是在COVID-19確診病患大幅增加的情況下,新天地教會阻礙負責防疫的南韓疾病管理本部(KCDC),沒有配合當局的指揮防疫。

post title

2月26日,當局在位於光州的新天地教會分部外拉起封鎖線,禁止相關人員進出。

美聯社/達志影像

首爾市指控教主違法

3月1日,南韓首爾市政府向檢察院提請訴訟,要求檢調單位調查李萬熙和其他 11名新天地教會的高層。首爾市政府指控李萬熙等人謀殺、造成傷害,以及違反《傳染病預防暨管理法》。

首爾市長要求拘捕教主

此外,首爾市市長朴元淳也要求檢察總長尹碩律盡快下令拘捕李萬熙,他在Facebook上寫道:「檢察單位必須以散播新型冠狀病毒的名義拘捕他,這正是檢察單位存在的意義。假如新天地教會和李萬熙仍然沒有對應的行動,首爾市會以故意過失殺人罪要求檢察單位展開刑事調查。」

交出的成員名單對不上

稍早之前,首爾市市長朴元淳曾抱怨新天地教會交出的成員名單有誤,跟首爾市自己收集到的成員名單姓名對不上,明顯有所謂的造假情事。

2月27日,前新天地教會成員表示,李萬熙試圖干擾當局控制疫情的努力,他們說:「透過上交假文件,他已經妨礙了政府在對抗COVID-19疫情的努力。」根據南韓法律,在傳染病危機中不配合政府的防疫措施最高可判處兩年有期徒刑。

post title

2號這天,人們在首爾街頭看著電視上轉播的新天地教會創辦人李萬熙的記者會。

路透社/達志影像

新天地教會:早就上交名單

對此,新天地教會表示,他們在接到政府的指示後,早就火速上交成員名單,當局手上現在有一份 21萬名成員的名單。在名單內,除了新天地教會的正式成員外,還包含了「實習生」,也就是那些還沒有完成六個月訓練並且通過筆試的準成員。

絕非有意欺瞞政府

除此之外,大邱市新天地教會計畫部門主任白仁燁(Baek In-yeop,音譯)表示,他在第一時間將與「案 31」一起參與禮拜的名單交給了大邱市,名單超過上千人。至於有任何不周到的地方,純粹是無心之過,或是他們真的沒有特定成員的完整資訊,絕非有意欺瞞。

「這是對信徒的獵巫」

白仁燁表示,他當天雖然沒有參加禮拜,不過他和「案 31」在同一棟大樓內,他有看到信徒戴口罩,大樓中也都有放置洗手液。

「這是對我們的獵巫,」白仁燁一邊咳嗽一邊提到,他已經接受了病毒檢測,結果很快就會出來。

「他們把我們當作魔鬼組織,我們在成為新天地教會信徒前是大邱市的市民。」

抱歉造成社會擔憂

對於新天地教會隱匿成員行蹤一事,新天地教會國際部門主管金信昌(Kim Shin-Chang,音譯)在接受BBC訪問時表示,新天地教會「對造成社會擔憂感到非常抱歉」,他坦言有些信徒會擔心暴露身分,不過現在教會已經將所有成員的資訊提供給政府了。

「因為考慮到成員的安全,我們會擔心釋出這樣的資訊,但我們現在認為最重要的事就是全面配合政府。」

post title

在疫情嚴重的南韓大邱市,可以看到一輛輛載著可能罹患COVID-19病患的救護車。

美聯社/達志影像

9,000人出現症狀

根據南韓疾病管理本部的資料,新天地教會有將近 24萬名信徒,他們大部分在 2月29日這天都接受了病毒檢測。雖然檢測結果尚未全部出爐,不過有將近 9,000人出現了COVID-19的症狀。

創教前曾是其他邪教的成員

而在這些接受病毒檢測的成員中,新天地教會創辦人李萬熙也在內。今年 88歲的他出生於大邱市,在 1984年創辦新天地教會前曾經是數個邪教的成員。

宣稱自己是救世主

一直以來,李萬熙都宣稱自己是「救世主」、是擁有獨門教義的「基督化身」。信徒們相信,李萬熙會帶領他們前往天堂。

中國、日本、東南亞都有信徒

除了南韓 20多萬名成員,新天地教會在中國、日本和東南亞都有信徒,合起來超過 2萬人,他們相信在三年內新天地教會的總信徒人數可以上看 100萬人。

post title

2號這天,可以看到南韓總統文在寅造訪位於大邱的南韓國防護理學院。

Newscom/達志影像

 

隱瞞成員武漢傳教行程

除了上交有誤的成員名單,新天地教會也對政府隱瞞成員前往武漢傳教的行程,一直到最後才坦承以告,表示武漢當地約有 300名活躍的信徒。根據南韓疾病管理本部的資料,今年一月有部分信徒前往武漢遊玩。

當務之急:追蹤信徒

南韓疾病管理本部副部長權準旭(Kwon Jun-Wook,音譯)說:「我們正在追蹤有多少新天地教會的成員曾經去過中國,我們的當務之急是找出新型冠狀病毒在信徒中是如何被廣傳。」

信教就不會感染病毒

正當政府急著釐清新天地教會信徒和武漢的關係時,有資料顯示新天地教會在武漢成立了分部,且一名管理高層在錄音檔中提到:「幸虧有信教,沒有任何一名信徒在武漢感染病毒。」

post title

為了避免用餐時口沫橫飛感染病毒,南韓大邱市教育局要求旗下人員不要對坐用餐。

Newscom/達志影像

信徒喊冤:教會沒有製造病毒

今年 26歲的美甲師、同時也是新天地教會信徒的朴芝妍(Park Ji-yeon,音譯)表示,社會大眾責怪教會一點也不公平,她說:「我們的教會並沒有發明病毒,這只不過是怪罪教會的藉口。歷史上,凡是社會上發生壞事時,少數社群總是成為被怪罪的對象,同樣的事也發生在我們身上。」

邀請參加針灸課程  陪伴潛在信徒

兩年前,當朴芝妍從居昌郡搬來首爾時,她覺得自己迷失在這座大城市中,此時,她的同事邀她去參加免費的針灸課程讓她很開心。

「一開始我並不知道他們是新天地教會信徒,但他們一直以來人都很好,並且很支持我。當我的男友和我分手時,有兩名成員甚至陪我一起哭。所以就算之後他們告訴我事實,我也不覺得有什麼差。」

被當罪犯一樣對待  害怕路人動用私刑

身為新天地教會的信徒,朴芝妍已經接到了地方衛生局的關切電話,並且建議她自主隔離。朴芝妍表示,她並沒有參加「案 31」在場的那一場禮拜活動。

「我們被當罪犯一樣對待,過去我們的形象並不好,現在我認為要是有路人知道我是信徒,我可能會被動用私刑。」

找出誰是教徒的遊戲

今年 31歲,住在大邱新天地教會大樓附近、本身不是信徒的全昭瑛(Jeon So-young,音譯)已經開始懷疑身邊的同事是信徒,她的辦公室因為消毒的關係而遭到關閉。

「現在這就像是一場遊戲,一場找出我身邊的人誰是新天地教會信徒的遊戲。」全昭瑛說。

post title

2月23日,首爾西部的一間教堂掛起了警告標語,嚴禁新天地教會成員進入教堂中。

Newscom/達志影像

政府要硬起來才行

對於那些脫離新天地教會的前信徒而言,要解決教會隱匿成員行蹤的問題唯有採取強硬的手段。

信徒被洗腦遵守命令

前新天地教會信徒、現在專門幫助受教會影響家庭的金(Advent Kim)說:「他們教導成員為了保護教會說謊沒關係。你怎麼能稱一個教人說謊的組織是宗教?每個人都被洗腦成會盲目地遵循命令。政府得想辦法讓邪教領袖對所有成員下達指令,讓他們不要再隱藏,這樣他們才能在情況變更糟前接受病毒檢測。」

新天地教會如何招募新成員?

而新天地教會信徒不只在防疫當前隱匿身分,他們在招募新成員時一開始也不會揭露身分,許多來參加聚會的人都以為他們是在參加職涯或跟興趣有關的團體,像是針灸或是寵物美容課程等。

滲透其他教會吸收「果實」

金補充道,比較資深的信徒會成為「播種者」,也就是去「滲透」其他教會吸收信徒,這些被吸收進來的信徒被稱為「果實」。金說:「他們有所謂的招募比賽,那些沒有招到一定數量成員的信徒會受罰。」

post title

在疫情嚴重的南韓大邱街頭,一名男子戴著口罩,手舉十字架過馬路。

路透社/達志影像

大樓內出現嚎叫聲

在首爾一家新天地教會學習中心對面開藥局的趙永日(Cho Young-il,音譯)表示:「很多年輕人會進到那棟建築物內,大樓裡整天都傳出大聲的嚎叫聲。那時我很好奇他們是不是邪教,但我完全沒有預期他們會和病毒有關係。」

「如果他們在街道的另一頭散播病毒,那麼我在這裡賣這些口罩有什麼意義?」

不會包容,但也不會責備

在藥局附近一家餐廳工作的服務生鄭美淳(Jeong Mi-soon,音譯)語帶同情地說:「我不會包容他們繼續這麼做,但我也不會因為他們加入邪教而責備他們。」鄭美淳一邊噴消毒劑一邊擦桌子。

「現在這個年頭你很難找到好工作,人們太不快樂和寂寞了,(生活)對人們來說很困難。」

120萬人向青瓦台請願  要求解散新天地教會

許多民眾開始付諸行動,將近有 120萬人連署向南韓總統府青瓦台請願,要求政府下令新天地教會解散,這 120萬人中包含今年 47歲、人在大邱擔任護理師的全仁淑(Jeon In-sook,音譯)。

生病也不忘傳教

全仁淑的同事感染了COVID-19,她和數名新天地教會的信徒一起待在醫院中,這幾名信徒趁機不斷說服她入教。全仁淑說:「新天地教會和北韓根本沒兩樣。」

post title

有鑑於COVID-19疫情越來越嚴重,各大宗教也紛紛取消聚會,原本人滿為患的聚會時刻也少了不少信徒。

美聯社/達志影像

南韓其他宗教怎麼做?

在南韓新天地教會成為眾矢之的的同時,在南韓的其他宗教又是怎麼面對COVID-19疫情呢?

從線下到線上  在YouTube直播傳教

其中,在南韓有 236年歷史的天主教會宣布國內超過 1,700處教堂取消望彌撒儀式和聚會,這也是南韓天主教會首次這麼做。南韓佛教寺廟也取消了宗教集會,基督教會則將集會地點從線下轉到線上,在YouTube直播傳教。

教堂空空如也沒有人

原本打算上教會的宋英九(Song Young-koo,音譯)說:「我有聽說今天沒有集會,但因為我住在教會附近所以繞過來看一下,沒錯,教堂真的是空的。」

「在線上集會是一個明智的決定,畢竟病毒可以輕易地在大型集會中傳播,教堂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