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慢半拍 伊朗COVID-19疫情失控

by:山謬
17222

對一般人來說,伊朗是一個壟罩著神秘色彩的國度。在 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肆虐全球下,伊朗的神秘面紗逐漸被揭開。面紗底下,是一連串遮掩事實、企圖維護政權穩定的防疫政策,這樣的作法已經導致 2,336人確診、77人死亡。

post title

圖為伊朗兩名防疫人員準備為伊瑪目禮薩聖陵(Imam Reza's holy shrine)消毒防疫。在兩個禮拜以前,伊朗尚能宣稱疫情對他們「不成問題」。

路透社/達志影像

沒事,大家別怕

兩個禮拜前,伊朗的政府官員們絲毫不將在中國肆虐的 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放在眼裡。當時,伊朗的領袖們還信心滿滿地預測  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對伊朗而言,「完全不是問題」。

自信滿滿的伊朗,甚至吹噓自己曾將口罩出口給中國。

兩個禮拜後,事實證明, 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對伊朗而言,是個令人頭疼的問題。目前,伊朗已經有 2,336人確診、77人死亡,包括將近 36名高階官員。

post title

圖為伊朗婦女和家庭事務副主席埃卜特卡爾,2015年在巴黎發表演說的照片。她是伊朗確診高階官員中的一員,被發現確診後,已經接受隔離。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上上下下都有機會感染

最新的確診名單包括開會時,座位非常靠近近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的埃卜特卡爾(Masoumeh Ebtekar),她是伊朗政府內位階最高的女性官員、也是現任伊朗婦女和家庭事務副主席。

目前,她已經接受隔離。但是,在確診消息公布前,她仍數度與總統及內閣官員開會,座位非常靠近伊朗總統魯哈尼。

除了總統身陷染病危機中,伊朗最高領袖哈米尼(Ayatollah Ali Khamenei)也不例外。

因為哈米尼身旁的重要顧問──今年 71歲的米爾莫哈瑪迪(Mohammad Mirmohammadi)確診後死亡。目前,外界尚不清楚他在確診前與 80歲的最高領袖哈米尼的互動情形。

染病不分貴賤

其他沒有逃過一劫,一起成為確診病例的官員包括:

  • 佐爾諾(Mojtaba Zolnour),伊朗議會的國家安全與外交政策委員會主席。
  • 哈理基(Iraj Harirchi),領銜應對 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危機的副衛生部長。
  • 加迪里(Dr. Mohamad Reza Ghadir),伊朗聖城庫姆的 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控管主任,及庫姆醫學科技大學(Qom University of Medical Sciences and Health Services)的教授。
post title

圖為伊朗一家醫院內,一名醫護人員正在查看病患的狀況。在疫情最開始爆發的時候,許多醫護人員都接到政府的封口令。

美聯社/達志影像

現在疫情來了,伊朗怎麼辦?

疫情爆發時,伊朗第一個反應是:封鎖消息。

一名伊朗的護士分享了一封醫院內部來自安全部門的信件。信中警告所有醫護人員:任意散布有關確診病人的消息,將被視為「威脅國家安全」、「引發公眾恐懼」,上述行為會交由紀律委員會「迅速處理」。

等一下,等一下,再多等一下下

伊朗北部戈勒斯坦省(Golestan Province)衛生部長法澤爾(Abdulreza Fazel)在周日(1)的記者會上坦言,中央政府不斷拒絕承認當地疫情的嚴重性,使他感到非常沮喪。

他說:「我們一直通報(中央)衛生部門已經有 594個COVID-19病患出現,但是中央只告訴我們,因為我們沒有提出呈現陽性的檢測結果,因此不會給予任何要求的器材。」

「中央一直告訴我們『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然後突然就宣布我們是疫情傳播的中心。」

「從(通報)第一天就知道我們是疫情傳播的中心了。」

post title

隨著伊朗疫情逐漸升溫,街上也出現越來越多戴口罩的行人。

美聯社/達志影像

政府公布的數據是笑話一則

周一(2),吉蘭省(Gilan Province)議員伊瑪納巴迪(Gholamali Jaffarzadeh Imanabadi)告訴媒體,從他手頭上有的數字、證詞和證據顯示,「死亡和確診的病例數遠高於政府公布的數字」。

「政府的數據是笑話一則。」

「我們的政府並沒有完全將疫情的現況攤在陽光下。」

終於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近期,政府才終於意識到疫情的嚴重性,開始採取行動要來防堵疫情。

中央政府頒布了許多健康警告,違反者將面臨長短不等的刑期。伊朗檢察總長也威脅任何人不得囤積口罩等用品,否則將被處決。

衛生部長納馬基(Saeed Namaki)在周日提案要動用 30萬名民兵部隊,挨家挨戶為民眾消毒。但是這項計畫隨即被醫生和其他政客批評,認為這些沒有經過訓練的民兵,比較可能散播病毒,而無法達成防疫。

德黑蘭當地的一名腫瘤醫師雷札(Omid Rezaie)表示:「衛生部正在重新定義管理不佳和無知。」

「我為我們(伊朗人民)感到抱歉,因為人們正坐在一艘由你們(衛生部)所掌舵的下沉中的船上。」

暫時放出5萬4,000名囚犯

為了避免大規模的獄中傳染,伊朗暫時允許刑期在 5年以下的囚犯在檢測確定沒有感染、繳納保釋金後,能夠離開監獄。

post title

圖為現任伊朗最高領袖哈米尼。他近期的幾段發言,顯示伊朗政府終於打算開始正視、解決問題。

路透社/達志影像

鄭重看待COVID-19

即便先前,伊朗官方曾對外宣稱COVID-19已經得到控制,關於疫情失控的說法都是敵人為了引發恐慌的宣傳,伊朗官方陸續採取更多辦法圍堵疫情。

舉例來說,伊朗取消了首都德黑蘭和其他 22個城市的周五祈禱;下令學校、大學停課直到伊斯蘭曆的 3月21日為止;所有文化和體育活動的暫停時間再延長一周等,顯示出官方的決心。

最高領袖的決心

對於伊朗來說,最高領袖哈米尼願意正視問題,可能是疫情當中最好的消息。

根據伊朗國家電視台報導,哈米尼在上周四(27)與衛生部門首長會面,祝福他能帶領伊朗克服這項「艱鉅的任務」,他也希望「邪惡的病毒能盡快被根除」。

但是,哈米尼否認政府有隱匿事實的行為,他認為「我們的政府從第一天起就秉持著誠實和透明的態度。然而,有些疫情更嚴重的國家反而試圖隱藏真相」。

政權、公共安全,到底誰優先?

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歷史學家,專門研究伊朗如何應對流行疾病的阿夫卡米博士(Dr. Amir A. Afkhami)表示:「過去曾讓伊朗引以為傲的公衛系統,在這次疫情底下鬆懈了。」

「政府將宗教聲望和公眾形象擺在公共安全之前,即便在伊斯蘭共和國的歷史中,這也是未曾聽聞的事。」

上線時間:2020/03/05
增修時間:2020/03/06  修正標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