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向黨交出靈魂了嗎?鞏固中國政權的「學習」活動

by:徽徽
8579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研之有物文/ 採訪編輯|龔雋幃、美術編輯|林洵安 

一黨專政之下的中國,為何能持續保有政權的穩定性與合法性?中國是否可能步上蘇聯的後塵,突然分崩離析?這是西方的中國研究學界高度關注的議題。中研院政治學研究所蔡文軒副研究員接受「研之有物」專訪,他以「學習型威權體制」為核心概念,說明習近平政權如何透過學習活動,鞏固強化中共威權政體。

post title

中國威權政體為何能延續?或許可以從「學習」二字談起。圖為身穿紅衛兵制服的表演者,他們正在重現毛澤東統治中國的時期。

路透社/達志影像

當黨開始「學習」

儘管 2019 新型冠狀病毒宛若黑天鵝般現身,倏地染遍全中國,為全世界的經濟前景蒙上了一層陰影。但時至今日,持「中國崩潰論」的學者仍暫居下風。改革開放後的中國經濟,尚未有大幅崩解跡象;鬆綁市場的同時,中國共產黨也持續展現統治韌性。近年習近平更是高舉反貪腐大旗,肅清黨政,牢牢掌控政權。

為何中國威權政體始終能延續?蔡文軒認為,想要理解中共的能耐,或許可以從「學習」二字談起。

論語有云:「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學習是我們從小到大再熟悉不過的詞彙。然而,當這二字成為中共使用的語彙,它便褪去過去熟悉的外衣,取得全新意涵,進而貫穿整個黨的體制。

最早中共提出要建設「學習型政黨」,其實是借鑑管理學大師彼得・聖吉(Peter Senge)的成名之作《第五項修練》。他主張企業想壯大,就要改造成學習型組織,讓企業和員工投入學習、吸收新知,帶動成長。於是,中共挪用此概念在黨組織的發展。自十七大開始,建設「學習型政黨」成為官方認定的重大戰略任務之一;近年來更推出「學習強國 APP」,力求使「學習」滲透進每一位黨員的日常生活。

post title

「學習強國」是中國官方推出的線上學習平臺,兼具政治宣傳的網站與 APP 功能,內容包含思想文章、影音、答題積分。2019 年上線後,中共黨員和黨政公務員皆被要求下載學習。

Photo: 學習強國網站

然而「橘逾淮為枳」,蔡文軒認為,「中共這幾年很多政治改革都學西方,但是他們會有意識地抽換一些核心概念」。

在中共的語境中,「學習」不只是效法他人的長處,同時還是一種與黨交往的形式。

蔡文軒分析,中共所謂的學習,可以分成兩個層面:一是屬於「技術性的學習」(training),學習能持續維持一黨專政的技術;其二則是「思想的淨化導引」(educate),在中共領導人鞏固權力的過程,常常會發動群眾效法領導人,譬如學習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如今則是要學習習近平的中國夢。

post title

面對中國人民什麼該學?什麼不該學?領導階層有一套自己的想法。

路透社/達志影像

學習型威權體制:政權調適、思想統一

據此,蔡文軒提出「學習型威權體制」的概念,統括中共運用「學習」達到的兩個功能:政權調適、思想統一。

以政權調適而論,中共非常積極地讓官員接受培訓,去學習國外最新的科技和實用性知識。

但要學什麼、不學什麼,很有針對性,像是三權分立或新聞自由,他們並不會仿效。中共學習唯一目的,就是藉此維持政權存續,強化黨的統治力,所以他們很樂於向西方國家或企業吸取網路科技、危機管理等,讓執政更有效率的技術方法。

根據蔡文軒的近距離觀察、接觸,中共官員非常好學,「一旦覺得你說的有道理,馬上抄筆記,很認真聽你說該怎麼做。」但同時,他們對民主沒有任何好感。「他們比較像很好的企業家,強調務實、有效率地解決問題,例如新疆、西藏維穩治理;可是他們不要民主選舉、民主價值,他們不 care 那些,他們要的是技術專家,告訴他們怎麼解決問題。」

post title

中共舉行「十九大」以後,中央政治局的集體學習主題,包括金融服務、人工智慧發展、區塊鏈趨勢等新興科技議題,習近平也指示要以人工智慧作為戰略性技術,強化競爭力。

路透社/達志影像

集體學習,追隨領導人的意志

另一方面,學習除了向外取經,同時也用於掌控內部思想。

雖然中共一開始是受《第五項修練》啟發,但蔡文軒認為從黨史脈絡來看,中共所謂的「學習」並不適合翻成 learning,比較像 educate,帶有規訓的意味──哪裡做錯了,黨會提供你正確的導引。過去毛澤東在延安時期發起的集體學習、整風運動,或是中共幹部行之有年的思想改造,都是以學習之名強化內部控制,讓人懇切檢討錯誤,更加追隨領導人的意志。

毛澤東曾說:「要把全黨變成一個大學校」,政權核心試圖以集體學習活動來統一幹部思想,但具體內容究竟是什麼?

蔡文軒直言,無論是毛澤東、鄧小平或習近平的思想學習,很多並沒有特別的價值,多半是一些空話、套話。但他強調,重點不是學到什麼,而是在這個過程讓人進行自我檢查、向黨臣服。

「你向習近平交出靈魂、向他交心,反省自己過去有什麼不對的地方。」蔡文軒描述這套儀式的規訓過程:「如果你說:『我真的沒有什麼錯誤』,那顯然是還沒領悟透徹,當然得繼續對照檢查、寫報告給黨,編出一堆『我誤入歧途,落入資本主義階級思想』。」看似如同「作文比賽」的套路流程,最後其實就是向黨交出靈魂。

post title

圖為 1942年,毛澤東參加延安文藝座談會的留影。

Photo: 《人民畫報》

自我檢查、向黨交心

這套政權控制的手法,可以一路回溯到毛澤東時期的延安整風,或早期文革的作法,常常夾雜恐怖統治或審訊。例如,被問話時若不承認錯誤,可能三天三夜都不能睡覺。「過去會以肉體上的折磨,配合所謂的學習,讓你從精神到肉體完全屈服。」

相較之下,現在比較沒有肉體的凌遲,但在精神意志上,仍會要求幹部透過集體表態來效忠領導人。首先,你需要學習領導人的文件、思想、論述;第二,你要自我批判,過去哪些工作沒有緊跟習近平路線;第三,批判同志,大家互相批來批去。

在這個過程中,會有一種恐怖的感覺,你知道自己的渺小,知道自己無法與上面對抗,最後心裡完全屈服。

不過,對這套制度的效果蔡文軒仍有存疑,他接觸的不少中共幹部坦言,政治上的儀式、會議太多,已經干擾到平常的工作。「他們會備有學習的文本,抄一段話交卷。甚至,市面上還買得到如何寫對照檢查的範本。」

即便部分幹部私下覺得是浪費時間,也不全然相信,不過政治儀式背後往往有更深的意涵。當個人眼見同僚都這麼做,便會高度感覺黨組織的強大控制力量,不得不跟著行動。「如果逢場作戲可以取得大家信任,就堅決表態、堅決擁護,堅決支持。」蔡文軒分析。

post title

誰會是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接班人?目前這種權力高度集中於一人之手的狀況,讓這個問題暫時還得不到解答。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一人掌權、一黨專政、一致擁護,誰是接班人?

從這套學習制度的運作,習近平持續將個人統治理念,改造成黨內共識,強化執政合法性。我們也依稀可見,毛澤東的影子浮現在當今中國政治上空。

不同於胡錦濤時期強調集體領導,習上任以來大量運用毛式語言和毛式手段,包含透過群眾運動打貪腐、扶貧,強化自身的名望權威;設置跨系統、跨部門的領導小組,親任小組長,安插自己的人馬,架空國務院和政治局常委會。領導小組開完會,命令一發即成政策。

蔡文軒認為,習近平的政治權力繼鄧小平之後最為龐大。不過,這種儼然為習一人量身打造的架構,不合常規、短期權力高度集中,也使得目前幾乎沒有任何接班人能夠承接。因為除了習以外,誰也不服誰。

post title

習近平被視為近年政治權力最大的中共領導人,他所推行的集體學習制度,依稀可見毛澤東延安時期的統治手段與作風。

Photo: 維基百科

中國可能走上菁英分裂嗎?

那麼,下一個浮現的問題:中國是否可能走向菁英分裂,進而動搖政體?

回顧歷史,過往蘇聯、東歐在瓦解前夕,以及臺灣剛剛走向解嚴之際,都曾出現黨內菁英意見相左,各自再與不同社會力量連結,最終導致全盤民主化的情勢。但直至目前看來,中共一黨專政的格局似乎仍穩固如昔。

蔡文軒認為,無論外在壓力如何,領導核心的共識始終相當一致,就算黨內分成太子黨、江派、團派等派系 ,差別只是老闆不一樣,各派系對「中共」這個旗幟依舊堅定擁護。他舉例,「薄熙來跟習近平之間雖然有鬥爭,可是兩個人對於維持中共一黨專政,是沒有分歧的。」

這樣的共識更是具備可觀的社會基礎。蔡文軒分析,「在 13 億人口當中,除了 9 千萬黨員之外,大概有將近 2 億人我們稱為政權忠實擁護者,他們認為民主選舉事實上是很虛幻的。」

當中的關鍵是:中共是個善於收買新興階層的政體。「如果你是新興的企業家,或很有威望的民間意見領袖,例如成龍,本來或許很反中共,他會想辦法吸收你,安排你接政協或人大的副主任,大家一起賺錢。」

利字當頭,沒人會跟錢過不去

當政治權力與經濟利益相互掛勾,政治菁英作為既得利益者,對政權穩定性的重視遠遠高於民主選舉,也持續強化了專制政權的維繫。

「對既得利益者來說,中共政權穩定才能更進一步賺錢。」蔡文軒說:「他們會問,如果中共現在不統治,哪個政治勢力可以取而代之,而且完成政權的合法過渡?你當然能說,這是為獨裁辯護,但他們的思考模式大概就是這樣。」


【研之有物】延伸閱讀:
01 「共產黨要的民主,跟你想的不一樣」毛澤東如何綁架五四歷史?
02 〈中共「十八大」以來的政權調適:「學習型列寧體制」的運作與意涵〉蔡文軒,《中共「十八大」菁英甄補與治理挑戰》陳德昇編,印刻出版有限公司,2015
03 《瞄準十八大:中共第五代領導菁英》寇健文、蔡文軒,五南出版社,2012
04 《中共政治改革的邏輯:四川、廣東、江蘇的個案比較》蔡文軒,五南出版社,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