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大利全境封鎖,民眾能遵守嗎?淺談義大利「furbizia」小聰明文化(03/10更新)

by:徽徽
18854

03/10更新:隨著義大利COVID-19(武漢肺炎)確診和死亡人數直線上升,義大利總理孔蒂在 9號宣布全國封鎖,並且呼籲民眾沒事不要出門。然而,義大利民眾是否會遵守該禁令,還是發揮小聰明、想辦法避開呢?

◆ 原文上線時間:03/09,原標:北義封城令,民眾能遵守嗎?淺談義大利「furbizia」小聰明文化
◆ 增修時間:03/10 更新大標、內文、圖說

post title

在遭到封城的北義帕多瓦省,櫥窗被貼上了寫有「一切都會好起來」字樣的便利貼。

歐新社/達志影像

繼中國之後,全球疫情最嚴重的國家

9號這天,義大利COVID-19(武漢肺炎)確診人數超過 9,107人,死亡人數來到 463人,這裡也成了繼中國之後,全世界受到疫情影響最嚴重的國家。

沒有證明  一律不准離城

因此,義大利總理孔蒂(Giuseppe Conte)在實施北義倫巴底大區(Lombardy)和 14個省份的封鎖令不到一天後,又宣布要將該項禁令擴展到全國。在 4月3日前,民眾除非得參加「無法延期的活動」(not deferrable activity),並且出示相關證明,否則一律不准離城。義大利政府也會派出警力在街上巡邏,那些沒有出示證明就隨便離城者,將會被施以罰款。

婚喪喜慶一律禁辦

除此之外,義大利政府也禁止全國舉行聚會,無論是婚禮、喪禮、演唱會、運動賽事、望彌撒活動等都不准辦。當地的酒吧和餐廳則只能在早上六點營業到晚上六點,並且必須確保顧客之間相距 1公尺才能營業。而全國的電影院、劇院、音樂廳、圖書館及博物館則全數關閉。

如果沒有遵守......

上述措施從 10號開始生效,未遵守者有可能面臨高達三個月的有期徒刑和罰金。

義大利總理孔蒂在電視上說:「我們必須改變我們的習慣,並且現在就改變。我們全部都必須為了義大利好而放棄某些東西。當我談到義大利,我指的是那些我們心愛的人,我們的祖父母,以及我們的父母。」

「唯有我們所有人好好配合這些比較嚴格的規範,並且現在就配合,我們才能夠成功。」

post title

義大利總理孔蒂在 8號凌晨召開記者會,下達北義封城令,並且懇求民眾不要耍小聰明,好好配合政府防疫。

歐新社/達志影像

總理懇求:不要耍小聰明

而在前一天的記者會上,義大利總理孔蒂懇求民眾遵守防疫規範,千萬不要無視政府的封城令,拿出「furbizia」來繞過法律。他說:「我們必須了解到,我們所有人都必須遵守規範,我們不該違背這些措施」、「我們得試著不要耍小聰明。」

義大利的「furbizia」文化

孔蒂總理這裡說的小聰明,就是「furbizia」,這個詞在義大利文中代表用某種狡猾或小聰明的手段,來繞過自己覺得不方便的法律或規範。而在義大利人的民族性中,「furbizia」是個很顯著的特色,義大利人彼此間也承認furbizia的存在。

post title

因為封城令的關係,向來充滿觀光客的米蘭大教堂前門可羅雀。

歐新社/達志影像

長期被討厭的「外國人」統治

在義大利新聞記者、作家兼政治家巴爾齊尼(Luigi Barzini)於 1964年出版的名作《義大利人》(The Italians,暫譯)中,他分析到「furbizia」的出現和歷史息息相關。義大利人曾經有好長一段時間被討人厭的「外國人」給統治,從法國皇帝拿破崙(Napoléon Bonaparte)到哈布斯堡王室(the Hapsburgs)都是。

全力守護個人的自由

巴爾齊尼在書中寫道:「在檯面下,義大利人發明出擊敗壓迫政權的方法——既然無法在戰場上保護自己的民族自由,不如乾脆就全力以赴守護個人和家人的自由,這也是他們唯一理解的自由。」

規避法律帶來的小得意

在這裡,法律成了必要之惡,它的存在提供了人們成功規避法律時的快樂泉源,「如果沒有法律,人們又要怎麼規避它們呢?」巴爾齊尼寫道。而這種因為成功規避法律帶來的小小得意,正是義大利總理孔蒂希望大眾不要在防疫中上演的戲碼。

「我們得守護好我們的健康,保護好那些我們愛的人。」孔蒂說。

post title

在南義城市拿坡里,來自米蘭的民眾拖著行李搭車抵達當地。

歐新社/達志影像

常常被視而不見的法律

問題是,義大利人會把孔蒂總理的懇求聽進去嗎?《大西洋月刊》寫到,不管是好是壞,義大利向來是政治實驗室,預示了之後事態會如何發展。雖然義大利是個法紀國家,但法律卻常常被視而不見。

雖然要犧牲,但願意接受

對於義大利政府新下的北義封城令,今年 39歲,在倫巴底大區一間購物中心工作的洛菲諾(Elena Lofino)說:「我們是新武漢。」洛菲諾認為,政府的新禁令很合理,「雖然一定會出現很大的犧牲,但我們願意接受」。

封城令外洩  引發逃難潮

然而,在北義封城令還沒有公布前,該命令的草稿已經偷偷被外洩給媒體,並且在周六(7)晚間於網路上瘋傳,也引發了一波逃難潮。

義大利《共和報》報導到,在倫巴底大區最富庶的米蘭市,大約有 500多人湧入火車站,準備搶搭末班車離開北義。

人們開始恐慌  反助病毒傳播

義大利病毒學家布魯歐尼(Roberto Burioni)表示:「這跟瘋了一樣,一道這麼嚴格的禁令居然被外洩了,結果人們開始恐慌,想帶著可能遭到感染的身子逃離預設的紅色危險區域。最後,這麼做唯一可能產生的影響就是幫助病毒傳播。」

在禁令還沒有正式上路的周日早上,今年 30歲的社群媒體經理卡瑞達(Giorgia Caredda)來到了米蘭中央車站,她準備搭火車到羅馬照顧住在當地罹患心臟病的父親,「以免有壞事發生」。

「我一方面覺得這真的很蠢(指大家一窩蜂地想出城),但另一方面我又很擔心我會被綁在這裡,因此我需要離開。」

post title

在少了大量觀光客的威尼斯聖馬可廣場,威尼斯人自己喝起了國民雞尾酒Aperol Spritz。

路透社/達志影像

沒事不要出門,那喝咖啡呢?

在離北義 500多公里的羅馬,當地政府官員建議人們沒必要不要出門。對於官員的建議,住在羅馬的拿坡里人格拉齊西(Valeria Graziussi)決定和朋友來一場實驗,他們在周日下午來到羅馬知名的鹿角咖啡館(Café Sant’Eustachio),這裡通常人潮洶湧,「你很少能在吧台站上超過 30秒」,因為很快就會被後方的顧客給擠開。

人們還沒被嚇夠

結果,格拉齊西發現,要在吧台喝杯咖啡依舊大排長龍。「看來,我們還沒被嚇夠,」格拉齊西的朋友安德烈亞(Davide d’Andrea)說。

逃出城外喝一杯

而在上個月遭到封城的佐列斯科小鎮(Zorlesco),不乏有人無視封城令,利用「furbizia」繞路而行,成功躲避警方設下的檢查哨,偷溜到城外的酒吧喝一杯。

對「furbizia」失去耐心

對義大利官員來說,這一點都不好玩,他們已經對「furbizia」失去耐心。負責管理義大利南部區域的地方首長們就說,任何從先前遭封城的北義來到南義的人,一律都該被送去隔離。

拉扎羅·斯帕蘭札尼 (Lazzaro Spallanzani)國家傳染病研究所所長依波里托(Giuseppe Ippolito)說:「那些昨晚(7)偷偷逃走的人對全國來說是潛在的危險。」他也呼籲這些從北義跑到南義的人主動通報衛生單位,並且為隔離做好準備。

post title

隨著義大利疫情延燒,羅馬天主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的彌撒活動也改成了轉播的形式。

歐新社/達志影像

命令太過模糊  民眾無所適從

然而,反對封城令的官員和民眾表示,這道命令太過模糊,沒有清楚定義何謂「無法延期的活動」,只說要出示「必要證明」,也沒有提到是哪一種證明、由哪一個單位核發,如此一來令人無所適從。

在被封城之列的威尼托(Veneto)大區區長扎亞(Luca Zaia)說:「上述正是這道封城令的弱點」、「我們面對的是一些不會影響到整體人口的有限群眾,我不明白為什麼要施行這道不成比例的政策。」

扎亞認為這道封城令「太超過」,他和倫巴底大區與皮埃蒙特區(Piedmont)的區長都來自在野黨「北方聯盟」(Lega Nord),該政黨多次砲轟當局處理疫情的方式。

呼籲政府出來說清楚

「北方聯盟」黨主席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呼籲政府出來說清楚,他說:「說清楚,說清楚,說清楚!誰能做什麼?你可以去哪裡?你可以帶什麼?」

倫巴底大區的區長方塔納(Attilio Fontana)說:「這道禁令是走在對的方向沒錯,但我必須強調它看起來一團糟。」

post title

在遭到封城的倫巴底大區的卡薩爾普斯泰爾倫戈市(Casalpusterlengo),義大利憲兵將通往外頭的路給擋了起來。

歐新社/達志影像

大家都在觀望  造成潛在衰退效應

無論如何,義大利全境封鎖一定會影響到義大利的經濟。

根據美國著名信貸評級機構穆迪(Moody's),義大利今年的GDP將會下降 0.5%。此外,義大利博科尼大學宏觀經濟學教授達維里(Francesco Daveri)說:「當考慮到要不要購買耐久財(durable goods,註)時,大部分的人都會等一下、觀察一下,而這對義大利經濟來說會造成潛在的衰退效應。」

取決於什麼是「無法延期的活動」

而封城令帶來的真正影響取決於什麼是「無法延期的活動」。達維里教授說:「運送工業產品算不算無法延期的活動?如果你錯過了重要的單子,導致你的公司破產了怎麼辦?這些都是需要被釐清的面向。」

「我怕到最後一切都得依賴我們的公民意識。」

註:耐久財為經濟學及管理學用詞,指不容易耗損,可以長久使用的商品,而耐久財訂單被視為製造業的景氣指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