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容易旅費難:美國大學紛紛停課 低收入學生怎麼辦?

by:山謬
11928

隨著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蔓延,美國多間大學宣布關閉校園,紛紛要求學生返家。但是,對部分學生而言,回家反而是最困難的一件事。

post title

受到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的影響,許多美國大學紛紛要求學生離開校園,暫時返回家鄉。然而,短時間內要在學期中額外籌措一筆旅費的難題,卻讓許多來自低收入家庭的學生焦頭爛額。(示意圖)

Photo: Nathan Dumlao

大學:學生們請盡速回家

近日,美國的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爆發的速度超乎人們的想像,許多城市中的商店、餐廳被要求暫時停止營業,現在,大學們也受到影響,開始要求學生們盡速離開校園。

回家聽起來幸福,但是對學校中的部分學生來說,回家的路其實異常艱辛。

一名牙買加的學生,在Twitter上抱怨哈佛大學只給學生們 5天的時間準備回家。

籌措旅費不容易

美國大學學費高昂,許多學生藉由領獎學金才得以進入大學就讀,其中許多人甚至必須在大學中打工,才能勉強打平開支。

對國際學生來說也不容易,遠在地球另一端的家,讓他們即便想回家,也必須付出高額的代價才有機會達成。

學期中必須額外籌措一筆旅費回家,對這些學生而言早已是一大難題,更何況留給他們的時間遠比想像中的還要少。

一名來自牙買加的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學生,就在自己的Twitter上抱怨道:「哈佛只給學生五天的時間打包他們所有的東西,搬出校園,然後回家。許多人因為旅費和旅遊限制的關係回不了家,然而(哈佛)他們沒有提供任何指引。而且我們剩下的這個禮拜還得去上課。」

進一步擴大早已存在的不平等

哈佛大學教育系助理教授傑克(Anthony Abraham Jack)說:「我擔心學校宣布停課,最終會導致早已存在的不平等現象進一步擴大。」

post title

對許多低收入、或是家庭背景不穩定的學生而言,大學是他們唯一可以維持基本溫飽、避免活在隨時被斷水斷電不安感中的庇護所。

Photo: l zp

大學,不只是學校,更是許多人的「家」

對很多美國的學生而言,學校不僅僅是學習的地方。學校,有時候也提供了像「家」一樣的功能。

助理教授傑克就特別提醒人們,在低收入背景學生眼中,學校常常是他們唯一能穩定取得食物的地方。而宿舍,更是一個毋須擔心隨時被斷水、斷電,不用被不安全感所困擾的地方。

學校關了,工作也沒了

對於部分倚靠學校打工,才能支付自己生活開銷的人,學校突然停課,也讓他們失去經濟來源。對於部分仰仗學生校園打工收入以貼補家用的低收入家庭而言,更是少了一個重要的收入來源。

post title

助理教授傑克認為學校在制定要求學生離校政策的時候,並沒有仔細考量低收入、弱勢學生的需要,使得許多學生必須匆忙打包行李、籌措旅費,準備回家。

Photo: Christina @ wocintechchat.co

學校不尊重學生的需要

因此,助理教授傑克認為學校方面要求學生「別在春假以前回來」、假設學生們有能力第一時間離開,從根本上就錯了。

他強調:「部分的學生負擔不起回家,或是『家』對他們而言是會持續受到傷害的地方。更別提那些因政治意識形態、性別角色、性向而與家人關係緊張的學生。」

不同學校選擇不一樣

目前共有超過 200家美國大學要求學生離開校園或是改採線上授課,以因應COVID-19(武漢肺炎)的爆發。

哈佛大學、愛荷華大學(University of Iowa)、史密斯學院(Smith College)等要求學生離校,但是允許學生申請獲得許可後,可以留校。

緬因大學(University of Maine)、密西根州立大學(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則宣布會維持部分設施運作,包括宿舍和食堂。

然而巧合的是,在這些學校發布的通知中,都沒有提及學生如何申請補助、或是具體的補助措施。幸運的是民間單位和學生組織在此時動員起來,多少補足了學校的不足。

post title

學校們第一時間並沒有提供太多資訊,學生們、校友們提供的協助,成為低收入學生脫離困境的機會。

Photo: Austin Kehmeier

哈佛大學

Harvard Primus是一個專門協助低收入家庭背景學生的組織,他們率先推出了一系列的問答清單,幫助低收入背景的學生了解如何申請旅費補助、儲存個人物品等。

同時,他們也積極和Harvard Primus的校友會聯絡,希望能幫助學生找到在地方或是附近城市就業的機會。

塔夫茨大學

塔夫茨大學(Tufts University)的學生則是靠彼此互助來度過難關。

學生們在網路上組成臉書社團「塔夫茨互助社」,讓有需要的學生能在機票、行李寄存或是飲食方面,額外取得來自校友們或是同學們的協助。

大三的希爾曼(Marley Hillman)是其中一名互助社的創社成員,目前互助社官方已經籌措到超過 5,000美元(折台幣約 15萬元),並分配給有需要的學生,尚未計入學生們私底下提供協助的金額。

希爾曼說:「過去一個晚上,人們紛紛捐出他們的飛行里程數、機票甚至是直接捐錢……我們成功地為部分學生支付回家的機票錢。……停課對需要協助的學生們而言,最沉重的打擊之一是學校打工也因此停止了。」

網路募款

部分學生則是透過在網路上說明預計花費的開銷,藉由網路募款取得回家所需的資金。

今年 18歲,就讀安默斯特學院(Amherst College)的低收入戶學生漢彌爾頓(Sikkiim Hamilton),就是利用網路募款順利取得回洛杉磯所需的旅費。她雖然有試著聯絡學校,希望能取得補助,但學校只告訴她可以申請旅行貸款。雖然校方不久後表示可以提供資金協助,但在那之前,她早已透過募款取得約 400美元(折台幣約 1萬2,000元)的金額而得以回家。

 
post title

助理教授傑克特別表示,希望校方在後續任何討論中,能將過往一向被忽略學生們的需求,一併列入討論中。

美聯社/達志影像

看見過去被忽略的學生

學校因疫情而宣布臨時停課,對校內最弱勢、最需要幫忙的學生而言,造成了超乎想像的影響。

對此,助理教授傑克表示:「我希望在討論是否關閉學校或是如何關閉學校的會議中,能夠重視一直以來被忽略的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