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N號房」事件 主嫌無遮直面大眾

by:徽徽
71892

近日,南韓警方逮捕了犯下「N號房」事件的主嫌趙周彬,他參與經營的Telegram私密聊天室中放有大量被害人遭性虐的影像,他和其他涉案者再以此勒索被害人,並且開放付費會員觀看,引發上百萬名民眾對數位性犯罪的厲聲譴責,他們紛紛呼籲當局拿出嚴刑峻法,避免未來再有類似悲劇發生。

post title

圖為南韓Telegram「N號房」事件主嫌趙周彬,他在今天上午離開首爾警察局,被移送到首爾檢察官辦公室。

路透社/達志影像

全臉無遮  直面媒體

今日稍早,犯下南韓Telegram「N號房」(N번방)事件的主嫌趙周彬(Cho Ju-bin,音譯)離開首爾警察局,準備移送到首爾檢察官辦公室。警方罕見地沒有讓他遮掩面容,而是直接讓他接受媒體採訪。

面對媒體,趙周彬表示:「我向那些被我傷害的人道歉。謝謝你們幫我結束惡魔的生命,我阻止不了。」

以「博士」自稱  經營私密聊天室 

今年 25歲的趙周彬在Telegram聊天室以「博士」自稱,他和其他 17名共犯一起經營Telegram性虐影像私密聊天室,這些人的年紀都介於 24-25歲之間。從去年九月開始,南韓警方也陸續逮補參與犯案的 124人。

post title

今年 25歲的趙周彬參與經營Telegram私密聊天室,他和其他嫌犯透過誘拐和脅迫的方式強拍受害者遭性虐的影像,再散播在私密聊天室中供付費會員觀看。

路透社/達志影像

脅迫被害人拍下性虐、自殘影像

根據警方掌握的資料,趙周彬等人會先透過徵求模特兒拍廣告當藉口,吸引被害人上門後強拍不雅照,或是透過誘哄的方式讓被害人拍下裸照。隨後,嫌犯會以公布被害人私密資訊和照片為由,威脅被害人拍下更多遭性虐或受侵犯的影像,其中包含逼迫被害人在身體上刻下「奴隸」字眼,或是在私處放入利器等,而這些殘忍的影像中有的還會附上被害人的姓名與地址。

直播性侵被害人過程

其中,一名嫌犯甚至誘哄一名女孩到汽車旅館後,全程直播自己性侵女孩的過程,並將影片上傳到聊天室中供大家觀看。

除了繳錢,要入會還得分享性暴力影像

緊接著,嫌犯們會按照影像的殘忍程度,決定要在經營的「幾號房」私密聊天室中釋出給會員觀看,會員還會按金額分級,支付金額高者可以指定被害人的拍攝內容。不過,除了繳錢以外,想要入會的使用者還必須在指定聊天室中上傳自己握有的性暴力影像,以及分享厭女留言等等,才能取得入會的資格。

post title

在趙周彬移送檢調的過程中,大批民眾站在馬路旁抗議,要求當局重懲趙周彬。

Newscom/達志影像

56個聊天室  26萬名會員

根據報導,包含趙周彬經營的三個Telegram私密聊天室在內,整個組織加起來大約經營了 56個這樣的聊天室,會員人數加起來大約有 26萬名。第一級會員得支付 20萬-25萬韓圜(折台幣約 5,288-6,610元);第二級會員支付 70萬韓圜(折台幣約 1萬8,508元);第三級會員則支付 150萬韓圜(折台幣約 4萬元)。這些聊天室中充斥著偷拍影像、性虐影像以及利用「deepfake」技術製作的色情影片。

要求用加密貨幣付費

此外,嫌犯們為了怕警方追查到資金的來源,一律要求會員用加密貨幣支付。警方也在趙周彬家中緝出 1.3億韓圜(折台幣約 343萬元)的現金。

還會利用被害人洗錢

除了強逼被害人拍下猥褻影像,並且在Telegram私密聊天室散播外,趙周彬遭控還會利用某些被害人從事諸如洗錢等不法活動。

post title

以私密聊天室為特色的Telegram,在這次的南韓「N號房」事件中成了嫌犯犯案的工具。

美聯社/達志影像

74名女性受害  包含16名未成年人

根據統計,目前至少有 74名女性受害,其中包含 16名未成年人。而比趙周彬還早、一開始創立Telegram私密性虐影像聊天室的嫌犯「God God」,目前在逃中。

受害者痛訴遭遇

一名未成年受害者表示,她被要脅拍下超過 40支遭到性虐的影片,當時她只是一名國中生。

「(因為這樣,)我罹患了躁鬱症和憂鬱症。我覺得我好像被跟蹤了。我不能讓任何人認出我,所以我每次出門都把自己的臉和全身包起來,就算在夏天也一樣,」受害者接著說:「這件事讓我發瘋,當我的影片被散佈到所有的社群媒體時,隔天早上我醒來就發現我的KakaoTalk通訊軟體出現成千上萬則留言。」

post title

24號這天,南韓總統文在寅下令對南韓「N號房」事件涉案者全面徹查。

美聯社/達志影像

只要強暴文化還存在......

對於參與「N號房」事件的嫌犯,南韓民眾除了厲聲譴責外,也強烈要求當局加強執法力道,用嚴刑峻法避免悲劇再次發生。

南韓網路性回應中心負責人徐承熙(Seo Seung-hee,音譯)指出,南韓缺乏懲罰在諸如Telegram這樣的通訊軟體上犯案的相關法律,而只要所謂的「強暴文化」還存在於南韓社會,類似的犯罪就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現。這裡的「強暴文化」指的是強暴盛行、媒體和大眾文化容忍對女性發動性暴力的環境。

「鼓勵人們相信他們可以靠著交易女性,並且把受害者貼上『淫亂女』標籤的產業結構,會繼續造成這樣的問題。」

踏上修法之路

對於民眾希望修法、防止類似犯罪事件再次出現,南韓青瓦台內部消息表示,「N號房」事件的確會讓當局踏上修法之路。

南韓總統:全面徹查

南韓總統文在寅則在周一(24)表示,要對涉案者全面徹查,包含在聊天室內觀看的會員。文在寅說:「『N號房』事件的嫌犯十分殘忍,他們摧毀了別人的人生...瞄準兒童和未成年人的數位性犯罪應該嚴肅以對。」

post title

圖為南韓總統府青瓦臺。在「N號房」事件爆發後,超過 200萬名民眾到青瓦臺的請願網頁上連署,要求當局公布趙周彬的全名、年齡和長相。

Photo: Cheongwadae

青瓦臺連署公布嫌犯身分

而在南韓警方尚未公布「N號房」事件主嫌趙周彬的全名、年齡和長相前,超過 200萬名民眾到青瓦臺的請願網頁連署,要求當局公布趙周彬的身份。

請願文上寫道:「如果他(趙周彬)不是惡魔,誰還是惡魔?他應該站在相機前露出他的全臉...對不在乎別人受到屈辱的人來說,人權是一種奢侈品。」

明星呼籲粉絲參與連署

與此同時,活躍於南韓演藝圈的明星們也紛紛在自己的社群媒體帳號上呼籲粉絲們去連署,包含南韓演員鄭麗媛、歌手Don Spike、趙權、金元植等都發文呼籲。

連署要求公布會員身分

除了連署要求公布趙周彬的資料,也有超過 160萬名民眾在青瓦臺請願頁面連署要求公布聊天室內 26萬名會員的個人資訊。

犯行重大  決定公布

對於民眾的憤怒和請願,首爾地方警察廳由七人組成的委員會在周二(24)決定公布趙周彬的個人資料。警方表示:「嫌犯稱被害女子為『奴隸』,並且生產和散布性剝削的內容,這樣的行為充滿惡意...嫌犯的犯行重大,考慮到包含兒童和青少年在內有 70多名受害者(,委員會最後決定公布)。」

早在南韓當局正式公布趙周彬個人資料前,南韓SBS新聞台就率先在報導中公布了。

曾任學生報主編、孤兒院志工

然而,早在警方的專家委員會決定公布趙周彬的個人資料前,南韓SBS新聞台就已經公佈了他的資料。

今年 25歲的趙周彬畢業於仁荷科技學院,主修傳播的他在校內曾擔任學生報的主編,時常因為撰文內容與教授發生衝突。即使如此,趙周彬在校時並沒有傳出任何與性暴力有關的醜聞。

去年 11月,趙周彬因為周末會固定去仁川一所孤兒院中當志工,而受到媒體的報導。當時他說:「在我當完兵後我開始做志工,我想要幫助別人,因為我受到許多人的幫助。」

一邊做志工,一邊犯案

仔細調查趙周彬擔任志工期間,與他在網路上對被害人進行性勒索的時間重疊,警方懷疑他從 2018年年末就開始經營Telegram私密聊天室。

在高中階段,趙周彬在南韓最大入口網站Naver上也十分活躍,他在Naver的問答區回答了網友們 500個問題。其中,有一名網友問道發現自己的舅舅性騷擾姊姊怎麼辦,趙周彬建議道:「告訴你的父母,性侵害常常發生在親人之間,永遠要保持警戒。」

post title

2018年3月8日,大批南韓民眾上街抗議,要求當局將性犯罪者繩之以法,他們手上拿著寫有「向性虐和歧視說不」字樣的看板。

美聯社/達志影像

司法部為反應慢半拍道歉

無論如何,南韓政府現在最需要做的就是徹底掃蕩數位性犯罪,並且重建民眾對司法的信心。南韓司法部在周二的記者會上表示,「N號房」事件是一場災難,他們也為司法部對數位性犯罪的反應慢半拍道歉。

「我們很遺憾,這次的事件是一場對數位性犯罪反應慢半拍引起的災難...我們會採取任何可能的措施,讓所有摧毀他人人生的涉案者遭受嚴厲的懲罰。」

南韓司法部補充道,他們會和海外執法單位合作追蹤所有涉案者,並且沒收所有他們在性犯罪中獲取的經濟利益。

散播色情影像的溫床

在南韓,諸如Telegram這類的加密聊天室常常被當成散播色情影像的溫床,雖然近年來因為偷拍事件猖獗,引發成千上萬名民眾上街示威,讓警方有加大取締的力道,不過依然跟不上嫌犯的速度。此外,這類加密聊天室可以很簡單地刪除或是修改,有利嫌犯躲避當局的查緝。

害怕嫌犯重起爐灶

數位性犯罪專家們擔心,在這次的「N號房」事件風波過去後,嫌犯們會在其他網路聊天室重啟爐灶,繼續進行不法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