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聖母院大火一周年 重建進度到哪裡了?

by:山謬
10666

我們會一同重建起聖母院,這是法國尊嚴的一部分。我保證我們會做到……聖母院會比過去還要美麗,我希望能在五年內完工。法國總統 馬克宏

post title

去年 4月15日,聖母院發生失火事故後至今,已經屆滿一年。聖母院的重建之路,現在又走到哪裡了呢?

路透社/達志影像

聖母院大火一周年

自從去年 4月15日以來,巴黎聖母院的火災事故已經屆滿一周年。為了兌現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五年重建聖母院的承諾,法國政府以法國陸軍將軍(French Army General)喬吉林(Jean-Louis Georgelin)為首,組成了一個 40人的公共委員會,負責監督整個重建工作。

但今日,全世界都受到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的衝擊,回頭看看當初馬克宏的承諾,人們心中的疑問是:「五年重建聖母院,可能達成嗎?」

做好計畫就能準時完工

在喬吉林的眼中,可以。

他說道:「如果大家能捲起袖子,搭配一份制定良好的計畫,五年內讓聖母院重新成為一個舉辦禮拜的場所絕非不可能。」

「很明顯的,聖母院周遭距離完工還有一段距離,尖塔或許也無法完成,但是聖母院(屆時)絕對能再度成為令人們讚嘆的地方,而這正是我們的目標。」

post title

雖然聚集各方專家,但是聖母院的重建之路仍很漫長。

歐新社/達志影像

各方專家全力投入

為了修復聖母院,各方的建築師、工程師、考古學家、科學家及藝術史學家齊聚一堂,忙碌地分析這棟高齡 850歲的建築物損壞程度究竟有多嚴重。

地質學家邁爾茲(Jean-Didier Mertz)及他享譽全法國的建築研究團隊「歷史古蹟研究實驗室」(Laboratoire de recherche des monuments historiques,LRMH),也是重建顧問團隊中的一員。這個團隊由法國各地的地質學家、微生物學家及化工專家所組成,從聖母院被惡火燒毀後,一直專注在分析聖母院的損害程度上。

聖母院還好嗎?

談到聖母院的情形,LRMH團隊評估現場遺址的負責人瑪格妮恩(Aline Magnien)形容:「(大致來說)聖母院的核心都被保留了。」

「真正重要的不是屋頂及拱頂,而是他們所保護的聖所,」瑪格妮恩表示:「聖母院會被重建。它的工藝、石塊及彩色玻璃將會比過往散發出更美的光輝。」

post title

LRMH團隊正仔細分析搶救下來的每塊磚塊,想要了解各個磚塊的受損情形,以及未來是否能繼續使用。

歐新社/達志影像

火災燒了屋頂 鉛汙染嚴重

火災時造成的嚴重鉛汙染是個讓人非常困擾的難題。

當年建造屋頂時使用了超過 200噸的鉛,全數在火災中熔化;還有額外 250噸的鉛,是來自 19世紀建築師維奧萊-勒-杜克(Eugène Viollet-le-Duc)興建的尖塔,也在火災中一起熔化。

分析磚塊很重要

目前,LRMH團隊進行中的主要工作是分析搶救下來的磚塊。許多磚塊表面都佈滿黑色的髒汙,是由熔化的鉛所造成的。

藉由分析這些磚塊,LRMH團隊想要知道,這些磚塊損壞情形有多糟,重建過程中是否能繼續使用?

千萬別小看這兩個工作,當目前還沒有原料來源時,了解有多少塊現存磚塊可以使用就變得十分重要。

原料沒了,上哪做新磚塊?

由於當年開採出這些磚塊原料的採石場早已不存在,想要採用一模一樣的原料製作新磚塊是件非常困難的工作。

邁爾茲說道:「這是我們希望能找到其他產出相同建築原料的採石場的原因,而另一個重點分析工作,是確認目前教堂內磚塊的狀態。」

另一個關鍵原料「砂漿」也是邁爾茲關注的焦點之一,「這些砂漿已經有 850年的歷史了,存在好幾個世紀。我們想了解砂漿的原料,好讓我們能複製並使用與過去相同的原料。」

post title

火災當時燒毀了屋頂及尖塔,讓大量的鉛熔化,造成現在許多搶救下來的文物都有嚴重的鉛汙染情形。

歐新社/達志影像

好險彩色玻璃受損不嚴重

除了屋頂和磚塊,聖母院美麗的彩色玻璃窗也是修復重點。一直到火災發生後第九天,專家們才開始移除並清理面積合計超過 1,000平方公尺的彩色玻璃窗。

LRMH的彩色玻璃窗專家洛塞爾(Claudine Loisel)指出,這些彩色玻璃窗受汙染的程度都不輕,她必須戴上口罩及特殊的護目鏡才能檢視這些玻璃。

最初,她很擔心這些玻璃會因為突然的溫度變化而全數受損,不過事實證明,這些玻璃受損的程度並不嚴重。

她說道:「當我們發現這些玻璃損壞程度不嚴重,也沒有碎成小碎片,我們開心極了。」

聖母院會不會倒塌?

當火災發生時,周遭的鷹架也在熊熊大火中被吞噬,變成滿地殘骸。考量到聖母院脆弱的結構,如果想要清理鷹架殘骸,專家們必須先加強中殿上方的結構。

但是,去年夏天這項工作因鉛汙染而喊停。好不容易到了秋天,巴黎又因吹起風速每小時 40公里的強風,使得補強工作必須再度喊停。

原本打算在三月時重新動工,沒想到又遭遇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的衝擊,讓法國不得不將專業工匠暫時送回家。

post title

目前,尖塔的設計方案尚未出爐,聖母院的五年重建計畫仍有待更詳細地規劃。

路透社/達志影像

未來聖母院長什麼樣?

還未出爐但早已引發各界關注的尖塔設計,是決定聖母院能否在五年內完工的關鍵。

公共委員會的領導人喬吉林警告政府,倘若決定尖塔設計時,陷入「是否依馬克宏總統提議,讓重建後的聖母院反映當代感;又或是單純重建即可?」的紛爭中,可能會延緩重建進度。

此外,聖母院的屋頂也是意見紛雜,除了恢復原貌,還有人提出要換上玻璃屋頂、改成城市綠地,甚至是蓋上一座游泳池。

喬吉林表示:「我們必須避免陷入紛爭,盡快開工。」

「若是能越早決定好尖塔的設計,我們就越快能專注在實際的重建工程中。因此,設定目標非常重要。」

錢不是問題

目前,重建資金不是個大問題,聖母院發生火災後,已經獲得來自全球 32萬人及組織,總額高達 11億美元(折台幣約 329億2,300萬元)的捐款,用以投入重建工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