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遛狗,不能遛小孩 西班牙最嚴格封鎖令 引發家長不滿

by:山謬
7998

隨著封鎖令又一次延長,西班牙的家長們對於政府絲毫沒有打算放鬆封鎖令,讓孩子有出門透氣的機會感到越來越憤怒。

post title

在西班牙的一處公園裡,一座蹺蹺板因政府的封鎖令而被拉上封鎖線,孩子們的笑鬧聲更是隨著封鎖令,早早就消失在公園裡。

路透社/達志影像

管小孩管得最嚴格的國家

打從COVID-19(武漢肺炎)傳入歐洲後,西班牙就是受疫情衝擊最嚴重的國家之一。上周,西班牙首相桑切斯(Pedro Sánchez)宣布要將該國的封鎖令延長至 4月26日為止。

不過,同樣從上周開始,西班牙一些無法遠距工作的職業,如營造業、製造業等已經開始逐漸恢復工作。

雖然西班牙正緩步恢復當中,家長們卻對自己的孩子得在全歐洲最嚴格的封鎖令下生活,逐漸感到不滿。

我已經忘記上街的感覺了。西班牙九歲女童 利拉(Lila)

遛狗可以,遛小孩不行?

攤開歐洲各國封鎖令的內容,就能發現在限制孩子能否出門的規定上,西班牙擁有全歐洲最嚴格的管制,孩子幾乎無法在合規定的情形下出門透透氣。

與其他各國一比,更能發現西班牙的封鎖令有多嚴格。舉例來說,同屬受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嚴重衝擊的義大利,就允許孩子能在家長陪同下出門。

西班牙馬德里聖卡洛斯醫院專門為兒童看診的精神科醫師菲格拉(Diego Figuera)說道:「家長們會很生氣。你(政府)要如何向他們解釋你可以出門遛狗,但是不能帶小孩上街透氣?」

post title

今年 3月10日的時候,西班牙巴斯克地區的一名男子和兩名孩子走在路上。

路透社/達志影像

媽咪,如果我身上沒有病毒,為什麼我不能出門?

西班牙大城巴塞隆納的市長珂洛(Ada Colau)除了是一位市長,也是兩個小孩—一個9歲,一個3歲—的媽媽。看到孩子們超過一個月無法出門,使她決定在臉書上寫一篇文章,表達對政府的不滿。

她寫道:「我們已經和兩個小孩待在家超過一個月,一天都沒出去過,孩子們完全不理解(為何他們不能出門)。」

「(小孩對珂洛說)媽媽,如果我沒有病毒,我就不會造成任何傷害,那為什麼我就是不能出門?」

全世界最好的媽媽

珂洛接著表示:「我們住在一個極度以成年人為中心的社會……我已經對政府反覆告訴人們『這是戰爭,每個人都是士兵』,而非告訴人們如何度過這段時間並且互相照顧感到厭煩了。」

另一名住在巴塞隆納的家長帕雷諾(Elena Parreño)分享了另一則故事,當她違反政府的封鎖令,帶著女兒上街走走的時候,她的女兒瑪雅(Maya Herrero)稱她是「全世界最好的媽媽」。

不只市長,以協助身障孩子為目標的非營利組織安妮基金會(Anne Foundation)的主任拉凡托斯(Alejandra Raventós)也非常生氣,她表示自己對政府自下令封鎖以來,就欠缺考量孩子們福利的舉動感到「憤怒與震驚」。

對小孩的影響遠比想像中深遠

隨著再次延長的封鎖令,嚴格管控孩子們的做法,也正面臨越來越大的質疑。

精神科醫師菲格拉與其他同行們一起寫信,建議政府放鬆對孩子們的管制,他說:「經過好幾個月的封鎖後,我們可以要求一個 4歲的孩子,在微笑對他而言是最重要的社交互動方式時,戴上他的口罩。」

「這種『日常』一點都不正常,可能會對孩子們造成創傷。」

post title

丹麥的一名女老師帶著學生到戶外上音樂課。相較於西班牙的嚴格規定,歐洲其他各國有些採取有條件開放的方式,讓小孩可以出門透透氣;有些國家更是準備開學,讓孩子們重回校園中。

路透社/達志影像

其他國家如何管小孩?

相較西班牙,歐洲其他國家對孩子們的管制就寬鬆許多,大部分國家的孩子們仍然可以有條件地出門透透氣。

在波蘭及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18歲以下的孩子們必須有大人陪同才能出門;義大利則是允許所有小孩只要在家長陪同下,也能出門。

丹麥挪威小孩準備上學 冰島瑞典從未停課

上周三,丹麥的小學及幼稚園已經重新開學;今天,挪威的幼稚園也已經正式開學。

而冰島及瑞典,小學更是從一開始就沒有停課過,冰島甚至打算在 5月4日時,讓高中及大學重新開學上課。

德國也準備開學 考生優先回來考試

上周三,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則是宣布打算在 5月4日的時候,讓學生們逐漸回校上課,需要考試的考生們會優先返校。

不過,梅克爾也特別表示,德國需要重新調整校車及學校下課時間,也需要「龐大的後勤支持」才能確保學生的健康。

post title

圖為西班牙首相桑切斯。兒童心理學家蕾娜表示,西班牙已經度過最危急的時刻,是時候好好檢討當初部分倉促下達的政策。

路透社/達志影像

重新審視當初沒有考慮好的決策

馬德里的兒童心理學家蕾娜(Carmen Marco Llana),對於政府嚴格控管孩子們的做法,她提醒政府是時候重新審視政策了。她說道:「我了解當初就像被海嘯衝擊一樣。」

「但現在,我們已經逐步走出最緊急的時刻。我想,是時候重新審視當初沒能仔細考量就下的決策,包括對孩子們(的管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