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中國佔據的越南遊戲市場

by:阿咖
8324

線上遊戲是台灣年輕人非常熱衷的活動之一,也是許多國內外遊戲開發商想爭取的重要市場,然而台灣的遊戲產值從2011年的426億元漸漸下滑,儘管政府仍提出振興方案,但始終未見好轉
 
同樣地,堪稱東南亞最大遊戲市場的越南,當地的本土遊戲業者也深陷泥淖,他們不只得不到政府支持,更要面對社會中「遊戲是邪惡」的氛圍。

post title
路透社

《德國之聲》22號報導,越南是東南亞最大的電玩市場,但當地的遊戲開發業者卻無法在這樣蓬勃的市場中取得先機,因為他們不只要面對不合時宜的政策,當地對電玩的負面印象更讓他們深感無力。
 
 
每天打game4小時
河內一處窄小的巷弄中,有家網咖擠滿了學生,不願意透漏姓名的「東」(Trung)說他幾乎每天傍晚都會在這邊玩
 
「我每天大概花4小時在打game…大部分我玩的遊戲都是來自中國,但我比較喜歡《英雄聯盟》(League of Legends)」東說
 

post title
路透社

照片中是今年8月在西雅圖的Dota2國際邀請賽的決賽現場,1,700人在現場觀看瑞典代表隊The Alliance和烏克蘭代表隊Natus Vincere對戰,爭奪高達290萬美元的獎金


近60億台幣的產值
越南當地,大約有1,300萬的遊戲玩家,而且遊戲產業正飛速地成長中,越南也是東南亞各國中,最大的電玩市場,當地電玩界的不具名人士就透漏,越南的電玩獲利在2012年時達到2億美元(約台幣59億元),這比2011年的1.5億美元、以及2009年1.2億美元多出許多
 
越南電玩市場充滿商機,這讓銷售遊戲的業者全積極搶進想分杯羹,但對越南的遊戲開發商來說,這塊市場卻滿是荊棘。
 

post title
路透社

Dota2國際邀請賽決賽現場

漫長的執照審查
今年9月時,越南通過了「72號法令」,這條新法的規範下,遊戲開發商和銷售商必須取得網路遊戲的執照,此外,帶有裸露、暴力、以及第一人稱射擊形式的遊戲內容都被禁止。阮登輝認為新法阻礙了遊戲產業的投資,「(新法要求申請執照的)過程讓業者承擔不少風險,因為他們花了1年的時間金錢後,還是不知道自己的遊戲產品能不能取得執照。」
 
電玩好邪惡
除了政府法規不幫忙外,越南當地的媒體更把遊戲塑造成帶壞善良風俗的來源,當地電視媒體就用「邪惡」來形容電玩,讓暴力犯罪與遊戲劃上等號。
 
也因為如此,遊戲產業成了越南政治人物們不想去理的議題。「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政府看不到遊戲產業具有發展價值」
 

post title
路透社

越南年輕人愛中國功夫
35歲的阮登輝(Nguyen Tuan Huy),他是越南重要的電玩開發商Emobi的創辦人,他表示越南當地的玩家多半是玩來自中國的多人線上遊戲(MMO)或是對戰遊戲(PK)
 
其中,走中國功夫路線的電玩比常見的科幻主題電玩還更受到越南玩家歡迎,但遊戲產業在越南不受政府支持,現行的法規也沒有幫助,這讓越南當地的遊戲開發商倍感壓力。
 
去年的時候,阮登輝的遊戲公司Emobi推出了一款多人線上遊戲 “2112”,但這款設定成人類對抗外星生物的遊戲卻引不起玩家興趣。「我們沒找對方向,現在越南的年輕人喜歡中國功夫類型的遊戲。」
 
越南的遊戲產業還是值得期待的,但前提是政府要幫忙,阮登輝就認為「如果政府肯幫忙,那麼(遊戲產業成長)的時間會縮短許多,如果不幫忙的話,那就要等上許久。」

post title
路透社

玩家不想等
雖說對電玩的觀念可以從教育來著手改進,但遊戲開發不是越南大學的主流,這也讓越南在遊戲發展上,比其他國家落後許多。另一位越南遊戲業界人士也表示,舊的網路遊戲法規早就過期了3年,但這期間卻一點改變也沒有
 
「這三年來,沒有一家遊戲可以取得執照…為了生存,所有的公司都要暗著來,在沒有執照的許可下賣遊戲。遊戲業者無時不刻都處在被政府徹查關門的風險中。但你覺得他們會有其他的選擇嗎?」
 
越南境內有76家遊戲公司,每年可以推出200款遊戲,但政府的審查永遠慢很多拍,無法滿足玩家需求,匿名的遊戲人士就說:
 
「政府每週僅審查一款遊戲,每次就那麼一款。換句話說,一年之內他們能審查的量就是50款,從每年200款遊戲數量來看,等於只有1/4的遊戲可能可以得到核准執照…越南的遊戲玩家不可能為了一款新遊戲等上1.2年,所以一年內,他們可能已經玩過來自中國的20或30款遊戲」
 
接受訪問的玩家「東」就說:「老實說,我不在乎遊戲是哪來的,我喜歡,我就會玩它。」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Vietnam: a nation of online gamers dominated by Chinese and Korean ga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