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博物館任我行 美國動物園企鵝小旅行

by:山謬
5789

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不僅人們想念過去的日常生活,動物園裡的動物們似乎也不大習慣沒有人的日子。於是,美國的堪薩斯市立動物園,替三隻企鵝辦了一場獨特的小旅行。

post title

受到封鎖令的影響,美國不少博物館或是動物園都暫時歇業。趁著這個機會,堪薩斯市立動物園和尼爾森-阿特金斯博物館合作,讓三隻漢波德企鵝享受一場VIP博物館之旅。

Photo: The Nelson-Atkins Museum of Art

企鵝VIP的專屬參觀活動

「隔離生活讓所有人都快瘋了,堪薩斯市立動物園(Kansas City Zoo)的居民們也包括在內。因此,幾隻企鵝決定到目前閉館中的尼爾森-阿特金斯藝術博物館(The Nelson-Atkins Museum of Art)走走,接受文化的薰陶。」在尼爾森-阿特金斯博物館特別製作的影片中,旁白這麼說道。

你沒聽錯,近期美國堪薩斯市立動物園和當地的尼爾森-阿特金斯博物館合作,替三隻漢波德企鵝(Humboldt penguin)舉辦一場「VIP參觀活動」,在 5月6日這天,三隻企鵝就這麼大搖大擺地走進博物館裡......

東看看,西看看

博物館表示,當人們在逛一間大型博物館的時候,注意力大概可以集中 8-10秒左右,而這些企鵝與一般遊客參觀的過程像極了。

館長祖格扎戈蒂(Julián Zugazagoitia)分享道:「企鵝們表現的就像平常進館參觀的遊客一樣,東看一點,西看一點。」

「牠們的表現比我想的更像人類。」

post title

熟悉環境後,三隻漢波德企鵝隨即邁開腳步,開始參觀博物館。

Photo: The Nelson-Atkins Museum of Art
post title

初次來到博物館,三隻企鵝興奮地四處張望。

Photo: The Nelson-Atkins Museum of Art
post title

在身後巨大的藝術品下,企鵝顯得特別渺小。

Photo: The Nelson-Atkins Museum of Art

為企鵝導覽,請說西班牙語

漢波德企鵝是種來自南美洲祕魯和智利一帶的企鵝,南美洲受到早年西班牙殖民的影響,只要會講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語,基本上就能在南美各國暢行無阻。

祖格扎戈蒂表示,當他試著要用西班牙語和企鵝們溝通的時候,企鵝的反應似乎特別好。

他說道:「我不是個動物專家,但是看到企鵝們的樣子,不禁讓我感到非常驚訝,那種感覺就像:『我的天啊,牠們真的有在注意周遭,牠們真的很好奇。』」

post title

圖為一隻企鵝正在欣賞印象派大師莫內的作品《睡蓮》。

Photo: The Nelson-Atkins Museum of Art
post title

博物館原本猜測莫內會是企鵝們最喜愛的畫家,結果顯然沒猜對。

Photo: The Nelson-Atkins Museum of Art
post title

兩隻企鵝在展廳中走動,準備欣賞下一幅畫作。

Photo: The Nelson-Atkins Museum of Art
post title

圖為一隻企鵝對著畫中的人像看得出神。整趟出遊下來,博物館證實,文藝復興大師卡拉瓦喬才是企鵝們偏好的藝術家。

Photo: The Nelson-Atkins Museum of Art

莫內還是卡拉瓦喬?

既然企鵝都到了藝術博物館,外界不禁對企鵝的藝術品味感到非常好奇,究竟哪位畫家才是企鵝最喜歡的畫家呢?

祖格扎戈蒂表示,他最開始以為企鵝們會很喜歡印象派大師莫內(Oscar-Claude Monet)的《睡蓮》(Les Nymphéas),「我們猜企鵝們可能會對《睡蓮》帶給人的平靜和撫慰人心的感受有反應,結果牠們似乎沒有特別停下來欣賞它。」

事實證明,企鵝們似乎更喜愛義大利文藝復興大師卡拉瓦喬(Michelangelo Merisi da Caravaggio)的作品,「企鵝們對卡拉瓦喬的反應絕對比莫內好上不少。」

祖格扎戈蒂推測,企鵝們很可能因為習慣在動物園裡和人類互動,因此對畫中的人像更有反應,「或是牠們單純只是更喜愛古典藝術大師」。

參訪博物館當天,館方特別安排攝影人員拍下企鵝們的可愛身影。(影片來源:The Nelson-Atkins Museum of Art)

弄假成真的愚人節笑話

祖格扎戈蒂透露,這項可愛的計畫其實最初只是一則愚人節笑話。

在堪薩斯市,非營利機構或是文藝機構彼此之間的關係非常緊密,自從因政府封鎖令而暫時歇業後,機構彼此之間不時就會討論什麼時候要恢復營業。

根據祖格扎戈蒂的回憶,當時他打了一通電話給動物園園長威斯霍夫(Randy Wisthoff),電話講到一半他順口說了一個笑話:「嘿,你想不想帶一些你的企鵝來博物館?」

「結果,威斯霍夫同意了。他回應道:『當然,你什麼時候可以讓我帶企鵝過去?』所以一切就從一個朋友間的笑話,變成認真執行的計畫。」

封鎖期內的一點小驚喜

一般來說,博物館和動物園通常不太會一起辦活動,但藉由這次企鵝的小旅行,雙方一同攜手為人們在封鎖令期間的枯燥生活,帶來一點出乎意料之外的驚喜和歡樂。

祖格扎戈蒂表示:「這項活動真的為人們帶來喜悅。人們對動物的喜愛以及從觀察牠們行為舉止中感受到的熱忱,共同增強人們對藝術的感受,也讓整個社區之間的連結變得更緊密。」

編註:圖片在 2020/05/28取得尼爾森-阿特金斯博物館(The Nelson-Atkins Museum of Art)的同意刊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