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尼亞波利斯市的未來「沒有警察」 美國北境大城的治安,誰來負責?

by:山謬
13334

在全美各地聲援佛洛伊德的示威遊行當中,警察執法過當是民眾抗議的重點,街頭也漸漸出現改革警察體系的呼聲,但「怎麼改?」這個問題,卻成為各地方政府的一大煩惱。

post title

在西雅圖一場聲援佛洛伊德、反對警方執法過度的示威現場,一名示威者帶著一張「刪減警察預算」的標語。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不要改革,我們要「刪預算」

美國黑人男子佛洛伊德死後,全美各地發動一場又一場聲援他的示威遊行。在事件的發生地明尼蘇達州的明尼亞波利斯市(Minneapolis),出現了改革警察體系的聲音。

周日(7),9名該市市議員現身於一場呼籲改革警察體系、刪減(Defund)警察部門預算的示威活動,承諾他們將推動「解散(Dismantle)明尼亞波利斯市的警察」,帶給民眾更安全的未來。

現行警察體系並沒有讓社區更安全

明尼亞波利斯市議長班德爾(Lisa Bender)強調,現行的警察制度並沒有讓社區更安全,「漸進式改革路線已經宣告失敗,就這樣」。

「接下來數周到數個月,我們將透過預算和其他政策輔助下,朝終結(ending)明尼亞波利斯市警察(Minneapolis Police Department,MPD)的方向前進。」

post title

在明尼亞波利斯市市區,一名警察警戒地望著不遠處的示威群眾,生怕群眾失控,引發更大規模的動亂。

路透社/達志影像

改變警察該怎麼做?

依照美國新聞網CNBC的分類,目前改革警察體系的方法大概可以分為四種:改革(Reform)、刪減預算(Defund)、解散(Dismantle)、廢除(Abolition)。

改革(Reform)

改革是目前最主流的方式,意味著投入更多資金、設計新制度改變警察體系,如:限制警械使用、究責辦法等。

刪減預算(Defund)

支持刪減預算者的動機是看到警察體系佔據了大筆預算,卻無法提供更好的服務,因此希望刪減警察部門的預算,轉分配給社會福利、教育等部門使用。

解散(Dismantle)

「解散警察部門」,是這次明尼亞波利斯市議員們的承諾,透過解散警隊,用其他方式維護社會治安。在美國,紐澤西州的卡米登(Camden)就曾經解散警察部門,改採類似社區巡守隊的方式維持社區治安。

廢除(Abolition)

廢除警察體系是四者當中最激進的想法,意味著徹底推翻整個警察體系,警政專家里奇(Andrea Ritchie)表示,這還包括廢除監獄這類矯正機構,並且徹底改變現行定罪程序。

這個想法背後一個重要的假設是:只要人們獲得足夠的醫療、住房、就業、教育資源,就能有效減少犯罪案件數,社會自然能擺脫對警察的需求。

post title

在明尼亞波利斯市近郊的鮑德霍恩公園(Powderhorn Park)一角,9位市議員站上台承諾將推動「解散警察」政策。

Newscom/達志影像

警察面對的問題,大多與過往受訓內容無關

班德爾表示,近年來大量撥打 911的民眾都以尋求醫療協助、心理健康等問題有關,繼續花費大筆預算在警察部門身上其實並不合理,她預計刪減部分今年警察獲得的 1.89億美元(折台幣約 56億6,055萬元),改分配給其他如:心理諮商、藥物成癮服務。

今天只是成立聲明

市議員們並沒有打算下周就立刻解散明尼亞波利斯市的警察,市議員艾利森(Jermiah Ellison)說:「我們不會在沒有任何計畫的情況下按下啟動鈕。」周日的行動只算是正式對外公開成立該計畫,警察的身影並不會一夕之間從明尼亞波利斯市消失。

post title

圖為明尼亞波利斯市市長博萊。在是否解散警察議題上,他的立場明顯與市議會相反,反而更支持「深度改革警察體系」。

Newscom/達志影像

市長:「我並不支持廢除警察」

但在市議會的對立面,市長博萊(Jacob Frey)卻有完全不同的想法,他更支持「改革警察」而非「廢除警察系統」,雙方形成兩條立場鮮明的路線,

周六(6)晚間,博萊就曾清楚走到群眾面前表明自己的立場。在他宣布自己的立場後,台下立刻響起一片噓聲,最後他也在噓聲及民眾的陣陣「丟臉!」罵聲中離開現場。

周日,9名市議員承諾解散警察後數個小時,博萊發布聲明重申自己的立場,他寫道:「我將與警察局長阿拉當朵(Medaria Arradondo)展開『深度結構改革』,解決警察文化中的『系統性種族歧視問題』。」

「我並不支持廢除明尼亞波里斯市的警察部門。」

post title

在單膝壓制佛洛伊德頸部導致他死亡的警察沙文所屬的第三分局外,憤怒的民眾團團包圍警局,警察則謹慎地站在屋頂戒備,防止現場狀況失控。

路透社/達志影像

過去五年改革並不成功

事實上,美國民眾已經多次給過美國警察體系機會,但過去五年進行的大規模警政改革成效不彰,民眾仍然因警方過度執法而死,使他們拒絕花費高額預算在警察部門上。

大筆預算都在...警察身上

一份統計顯示,過去 40年以來,美國警察獲得的預算成長超過三倍,已經高達 1,150億美元(折台幣約 3兆4,528億7,500萬元)。在多數城市中,警察也是拿走最多預算的行政部門。

自從COVID-19(武漢肺炎)爆發以後,許多城市和州政府開始刪減教育、藝術與文化、公園、圖書館等項目的預算,唯獨警察的預算幾乎沒被刪減。

post title

在美國鳳凰城(Phoenix),示威者高舉著「刪減鳳凰城警察預算」的標語,表達對警方的不滿。

美聯社/達志影像

抗爭之後,更多城市加入刪減預算行列

佛洛伊德事件爆發後,人們開始關注警察獲得大筆預算的問題,轉而要求各政府必須提出相應的對策。

很快地,各地的政治人物開始積極回應民眾的要求。洛杉磯市長馬上表示計畫要刪減 1.5億美元(折台幣約 45億375萬元)原訂要給警察的預算,即便在此之前兩天,他才推動一份要增加 7%警察預算的計畫。

隨後,費城、華盛頓特區、舊金山和其他城市,各地的政治人物紛紛表態刪減或至少取消增加警察預算。

沒有警察的明尼亞波利斯市,誰來維持秩序?

回到明尼亞波利斯市,在市議員的承諾之後,人們想問:解散警察後,誰來負責維持秩序?

這點就連 9名市議員們也沒有一個清晰的想法,他們打算與社會對話、激盪,一同找出「解散警察後的明尼亞波利斯市」的新面貌。

post title

在明尼亞波利斯市示威現場,部分民眾趁著市區內一片混亂洗劫超市,在種種亂象下,這座城市也展開對「沒有警察的明尼亞波利斯市」的全新想像。

路透社/達志影像

警察不能說解散就解散

然而,明尼蘇達州警察局長協會(Minnesota Chiefs of Police Association)的董事斯科格曼(Andy Skoogman)並不完全贊同「刪減警察預算」的想法,他主張「警察體系屬於必要服務,必須持續獲得資金」,但他同意如:心理健康、家暴、這類社會福利部門應該要獲得更多資金。

他說道:「你覺得當有人身處隨時都有可能喪命的險境,他們應該隨時隨地都有個願意且有能力幫助他們的求助對象嗎?」

「如果你的答案是肯定的,那我們歡迎更多討論。」

站在歷史的十字路口

不論最終明尼亞波利斯市的選擇為何,他們都站在一個美國警察制度的重要分水嶺上。

非政府組織「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的共同創辦人卡洛斯(Patrisse Cullors)表示,這將是美國首度有人正面討論刪減警察預算,反思警察制度存廢的必要性。

她說道:「這大概就是當年人們在討論是否廢除奴隸制的感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