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室、彩色玻璃頂和光束塔,聖母院重建怎麼蓋?

by:山謬
6189

聖母院的屋頂該怎麼蓋?來自世界各地的設計師提供五花八門的創意給法國政府,但法國總統馬克宏最終拍板定案:原樣重建就好。

post title

目前,巴黎聖母院已經恢復施工,工作人員們正趕工移除聖母院上的鷹架殘骸。

路透社/達志影像

2019年的那一場大火

2019年4月15日,是巴黎聖母院史上最晦暗的日子之一,有 850年歷史的哥德式建築突然冒出熊熊大火,隨後在全巴黎市市民的見證下,聖母院尖塔在烈火中倒塌,聞名中外的玫瑰窗通通熔化,讓這座知名的世界遺產損失慘重

眼見巴黎的精神象徵之一被大火吞噬,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向市民以及全世界承諾:法國將在五年內重建聖母院。

現場仍是殘骸片片

至今,聖母院失火已經超過一年,但重建進度卻不如預期。修復當時使用的鷹架,大多仍留在現場;熔化的玻璃花窗引發鉛中毒疑慮,還需要進一步處理。修復過程中各式各樣的意外,諸如天候、COVID-19(武漢肺炎)等,都讓修復進度緩如牛步。

最重要的是,聖母院尖塔的重建設計遲遲沒有定案,支持原樣重建和採用新設計的兩派人馬始終僵持不下。

post title

在被大火吞噬以前,聖母院原本有座在 19世紀的重建計畫中,由建築師維奧萊勒杜克設計的尖塔,但在焚毀後,各方紛紛提出不同的尖塔重建提案。

路透社/達志影像

法國總統:我們該考慮給聖母院一座新尖塔

關於尖塔設計的種種紛爭,其實都源於馬克宏接受聖母院重建計畫訪問時的一席話。當時,他曾質疑過按照原設計重建尖塔的必要性,他說:「古蹟會隨著時間進化,我們也該賦予聖母院一座新尖塔。」

話一出口,立刻讓全球建築設計師為之一振,紛紛拿出紙筆,開始構想心目中理想聖母院的樣貌。

 
 
 
 
 
 
 
 
 
 
 
 
 
 
 

Alexandre Fantozzi(@alexandre_fantozzi)分享的貼文 張貼

巴西的AJ6工作室以彩色玻璃為媒介,將整片屋頂重建成一個巨型的彩色玻璃十字架。

 
 
 
 
 
 
 
 
 
 
 
 
 
 
 

Vincent Callebaut Archibiotect(@vincentcallebautarchitectures)分享的貼文 張貼

以生態設計聞名的建築設計師卡勒包再度發揮所長,將聖母院的屋頂設計成一個巨型溫室。

 
 
 
 
 
 
 
 
 
 
 
 
 
 
 

Vizum Atelier(@vizumatelier)分享的貼文 張貼

斯洛伐克的Vizum Atelier工作室以光束為出發點,打算從新尖塔的頂端朝夜空打出一道光束。

彩色玻璃十字頂、溫室,或是光束塔?

過去一年多,法國政府收到各式各樣的建築狂想,來自巴西的AJ6工作室(AJ6 Studio)提議用彩色玻璃覆蓋整個燒毀的屋頂,組成一個完整的彩色玻璃十字屋頂;以生態設計聞名的比利時建築師卡勒包(Vincent Callebaut),提議在燒毀的屋頂蓋一個空中溫室;斯洛伐克的Vizum Atelier工作室的提案以輕量建材重建尖塔,並從尖塔頂端發射光束,照亮巴黎的夜晚。

post title

對法國總統馬克宏來說,採取哪一種設計除了美觀,施工時間也是他考量的重點之一。

路透社/達志影像

馬克宏變心,原樣重建拍板定案

不過,根據總統府方面的說法,馬克宏在聽取法國國家建築與遺產委員會(National Commission on Architecture and Heritage)的建議後回心轉意,核准了聖母院首席建築師按照原樣重建的計畫。

2024重建到底行不行?

對馬克宏來說,除了重建經費、具體設計等因素,尖塔的施工時間也是左右最終選擇的關鍵之一。自從聖母院焚毀以來,他一直對外強調法國將在 5年內重建聖母院,搶在 2024巴黎夏季奧運開賽前完工。

然而,天候、COVID-19(武漢肺炎)先後來襲,修復進度明顯落後,都可能是促使馬克宏最終回心轉意,核准依照原設計重建的原因之一。

post title

7月14日是法國的國慶日,法國空軍的巡邏兵飛行表演隊(French Air Force Patrouille de France)排成一列,飛過重建中的聖母院。

路透社/達志影像

為何不善用創新突破的好機會?

這項決定顯然會讓部分積極主張採用新設計的人感到失望。建築設計師德喬拉克亭(Irène Djao-Rakitine)從去年起,就不斷提倡聖母院的尖塔必須要採用新設計,她曾說:「當年維奧萊勒杜克(Eugène Emmanuel Viollet-le-Duc)打算在聖母院上興建尖塔時,也曾因過度前衛而飽受批評。」

「為何要否認聖母院已經焚毀的事實?何不好好利用這個機會,發展全新、具前瞻性的創新想法,帶領我們走向可能的光明未來,卻要選擇懷舊?」

民眾更想要原本的聖母院

不過,如果拋開專家的意見,根據《德國之聲》引述的民調結果,巴黎市民仍然比較偏好按照原本設計重建聖母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