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批總理,右諷王室 泰國民主示威連環爆

by:山謬
4667

時隔五個月後,泰國的街頭示威再度爆發,人民對帕若育政府的不滿一如往昔,甚至連絕不能碰的「王室」也一同捲入示威風暴中......

post title

周六的示威活動上,一名婦女手持畫著現任總理帕若育的插畫,要求他必須率領政府下台以示負責。

路透社/達志影像

延續COVID-19前未完成的抗爭

上周六(18)晚間,泰國先前因COVID-19(武漢肺炎)中斷的示威活動已經再度出現於街頭,2,500多位民眾在曼谷民主紀念碑附近聚集,提出要求現任總理帕若育(Prayut Chan-o-cha)政府下台、重新舉辦國會大選的訴求。

隔天(19),泰國東北部大城烏汶叻差他尼(Ubon Ratchathani)、泰國西北部大城清邁(Chiang Mai)同步傳出規模較小,但訴求類似的示威活動。到了周一(20),民眾更直接聚集在泰國皇家陸軍團(Royal Thai Army)總部前,抗議軍方發言人以「暴民」形容群眾,並指責陸軍團為高層購買噴射機的計畫浪費公帑。

解散國會、停止騷擾異議人士、修改憲法!

在相關示威活動中,抗議民眾向泰國總理帕若育喊出三大訴求:解散國會、停止騷擾反政府人士、修改軍方制定的憲法,體現多年來泰國政局始終無法徹底解決的政治衝突。

post title

2014年時,現任總理帕若育透過推翻前任總理盈拉得到掌權機會,軍方也在執政期間推出新憲法,並在 2019年的選舉中佔盡優勢,讓帕若育獲得再度掌權的機會。

路透社/達志影像

軍人背景總理,推翻上一任總理盈拉掌權

說起泰國現任總理帕若育,他首度上台是在 2014年,當時他以軍人的身分主導一場推翻時任總理盈拉(Yingluck Shinawatra)的政變,隨後持續主政至 2019年大選。

期間,軍方推出極具爭議的憲法,讓軍方在 2019年的大選中佔盡優勢,帕若育也順理成章地再度坐上總理大位直到今日。

法院下令解散人氣反對黨

今年年初,帕若育的政敵「未來前進黨」(Future Forward party)遭法院以大選期間非法貸款為由下令解散,16名高層未來 10年內也被禁止參與政治活動。

未來前進黨是個成立於 2018年的年輕政黨,素來以批評泰國軍方、政府而聞名。大選時,未來前進黨提出許多促進泰國民主化的政策,而廣受年輕人歡迎。因此,這紙判決在未來前進黨支持者眼中,不過是另一個當局試圖鞏固權力的藉口而已。

post title

今年 2月,泰國未來前進黨遭法院宣判違反選舉法規,必須解散,不滿於泰國法院判決的廣大群眾群起走上街頭示威抗爭。圖為未來前進黨黨魁塔納通(Thanathorn Juangroongruangkit)。

路透社/達志影像

高舉三指,反對政變後的新局勢

法院的判決出爐後,未來前進黨的支持者們紛紛走上街頭,抗議法院的判決,並以電影《飢餓遊戲》(The Hunger Games)的三指手勢為靈感,象徵示威民眾不滿軍方政變後泰國政治局面的心情。

COVID-19來襲,執政當局稍微喘口氣

正值泰國政局動盪之時,COVID-19(武漢肺炎)恰好於各國爆發,帕若育政府也以防疫為理由下達封鎖令、宣布緊急狀態,泰國街頭的抗議遊行也暫時消失。

post title

今年 6月,柬埔寨、寮國紛紛傳出泰國反政府人士「被消失」的新聞,其中三人的屍體在湄公河被發現,這也成為周末這場街頭抗爭的導火線之一。

路透社/達志影像

批評人士:「緊急狀態」被當局濫用

然而,過去 50多天以來,泰國當地都未傳出新的本土確診案例,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大致緩和,但泰國政府卻遲遲不願解除緊急狀態,讓批評者們批評政府濫用了緊急狀態,將之用作一種政治武器。

反政府人士到哪裡去了?

到了 6月,兩起反政府人士無故失蹤的消息,間接引爆上周這場反政府示威行動。柬埔寨首都金邊(Phnom Penh)傳出一名泰國反政府人士當街被抓走,從此音訊全無;類似的事件也發生在寮國,數名反政府人士同樣被綁架,三天之後卻在湄公河中發現其中三人的遺體。

post title

在周六的示威中,過往鮮少成為示威批評目標的泰國王室,意外也成為示威民眾的批評對象之一。圖為現任泰王瓦吉拉隆功。

路透社/達志影像

泰王也成民眾批評對象 

在上周六晚間的示威遊行活動中,除了解散國會、停止騷擾反政府人士、修改憲法等三大訴求,街頭也出現不滿於泰國王室的聲音。根據泰國法律,任意批評王室最終可能引來最多 15年的牢獄之災。

然而,當時街頭卻有部分標語或針對泰國王室的批評,舉例來說:一名學生領袖在街頭一座舞台上表示:「泰國是我們的國家,但為何有人的家卻在德國?」暗諷現任泰王瓦吉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在德國置產,今年多數時間都待在德國而不在泰國。

給政府兩周的時間

目前為止,上周六晚間聚集起的群眾已經散去,但他們要求政府必須在兩周內出面回應,否則不排除發起更大規模的抗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