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殊地位不再 誰是下個亞洲金融中心?

by:山謬
5342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全球中央文/ 吳佳蓉 (中央社記者) 

誰都沒想到,武漢肺炎肆虐後,迎來的竟是《港區國安法》,撼動香港對資金及人才的吸引力。人們不禁思量,東方之珠是否一步步繁華落盡,亞洲金融中心榮光終將失色。

post title

美國為了制裁中國強行通過《港區國安法》,宣布多項制裁措施,再加上外界對香港未來局勢的預判,香港作為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岌岌可危。圖為一名女性經過一個顯示香港恆生指數的螢幕前。

路透社/達志影像

《港區國安法》生效,當一國兩制的保護層被突破,香港金融中心角色也隨之撼動,外界悲觀看待,香港金融盛世恐逐漸殞落。一時間,各市場都想取而代之,專家認為,目前看來,與香港各項條件最為接近的新加坡,最有潛力成為新寵兒。

國安法讓一國兩制成空 動搖香港金融中心基礎

不顧國際反對,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162名常委,6月30日以全票通過《港區國安法》草案,香港政府隨後宣布《港區國安法》刊憲公布,於深夜11時生效;至此,香港繼1997年結束153年英治時期、回歸中國後,再度轉向命運未卜的荊棘道路。

誰都沒想到,在武漢肺炎肆虐席捲後,迎來的竟是《港區國安法》的成真。對「一國兩制」的質變及名存實亡,外界大多抱持悲觀態度,自由度的下降、法治香港的岌岌可危,可能從根本撼動香港對資金及人才的吸引力。人心惶惶,不忍、但也不禁思量著,東方之珠是否一步步繁華落盡,亞洲金融中心榮光終將失色。

香港,一個在全球地圖上的彈丸之地,卻具有可緊追美國紐約、英國倫敦等國際金融中心的實力,並是全球IPO(首次公開募股)募資的國際巨星;不論是基於進軍中國目的,或衝著高度自由、低稅負、精通英語高端人才、或法治、創新的投資環境而來,香港一向是外資亞洲金融布局的首選。

1997年後,即使香港回歸中國,但在原先一國兩制、尊重香港自治架構下,仍被視為與中國不一樣的市場,因此享有別於中國的國際經貿待遇,例如美國就依據1992年通過的《美國-香港政策法》(香港關係法),在金融領域給予獨立關稅區、港元可自由兌換美元等特殊待遇,奠定香港金融中心發展基礎。

post title

在中國通過《港區國安法》之後,美國在總統川普的授意下,陸續發動多項制裁措施,包括:撤銷香港特殊地位、禁止出口國防設備和敏感技術等。

路透社/達志影像

美祭制裁撤銷特殊地位 加速外資、人才逃港潮

如今,為反制中國通過《港區國安法》,美國祭出制裁,決定撤銷香港特殊地位,暫停對港執行優惠待遇規定,包括提供出口許可證豁免,禁止出口國防設備與敏感技術到香港等,商務部也正進行取消差別待遇評估。

美國眾參兩院也相繼通過《香港自治法案》,要制裁損港自治的中國官員與金融機構,並在部分情況下強制美國總統施行制裁,法案將遞交總統川普簽署,均可能鬆動香港金融中心地位。

中經院大陸經濟所所長劉孟俊表示,不少外資都喜歡把資金停泊在香港,當中國手伸得太長,將影響香港創新實力,並動搖因自由度高打造出的籌資中心、金融中心招牌。

台經院景氣預測中心副主任邱達生則指出,在最新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數排名,香港已跌出前三,被東京、上海、新加坡超越;即使美國再進一步對香港祭出制裁措施,北京可能也沒在怕,因為種種跡象顯示,中國有計畫讓上海取代香港金融中心地位,甚至可能就此犧牲香港。

一位不具名資深會計師說,若以台商的動向作為參考風向球,早在《港區國安法》出現前,反送中時就有一波台商資金移往新加坡,不少也開始有移動資金的打算,但移出規模仍不大,大多數還在觀望,但如果香港未來特殊待遇遭取消,甚至匯兌、資金進出、法治程度也產生變化,金融中心地位恐逐漸被侵蝕。不過,資金陣地移轉畢竟茲事體大,東方之珠不會一瞬間就失色,但若魅力不斷下滑,長期可能「人老珠黃」。

post title

在專家眼中,最有機會取代香港金融中心地位的亞洲城市或許就是新加坡。

Photo: Duy Nguyen

亞洲金融中心卡位戰  新加坡看好台灣難取代

若香港揮別金融盛世,哪個市場最有潛力取而代之?這要回歸香港的吸引力所在,除了高度國際化、自由化、稅負低,具體來說,香港經濟腹地廣大、採英美法系,較大陸法系更能賦予金融業發展所需的較大彈性、以英文作為官方語言、位於亞洲的時區優勢,以及匯率穩定等優勢同時聚集,才逐漸構成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安永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所長傅文芳指出,從反送中至今,新加坡流入的國際存款較前一年同期大幅增長,由此就可看出資金流動的軌跡;台灣方面,官方沒有正式統計,據私下掌握,近期確實有香港資金流入,但與轉進新加坡的規模明顯有落差。

傅文芳表示,新加坡會成為資金移轉陣地首選不無原因,比較中國以外的幾個亞洲城市,東京、台北、新加坡等,只有新加坡與香港金融環境最為貼近,高度自由化,減少金融監理介入,政府僅作為監理平台,在金融商品風險已充分揭露下,投資人可接受盈虧、風險自負的遊戲規則,加上稅負比台灣低不少,距離香港也不遠,自然是跨國企業及國際資金選擇作為亞太中心的地點。

相較之下,東京的金融環境及法規,對外資具有一定排外性;台北則是不論在金融自由度、金融監理氛圍及稅負上,都與香港、新加坡相當不同;至於上海,雖然預估在金融面具有一定地位,但站在外資角度,對中國資本市場一定存有一些顧忌,會有興趣插旗,但不會完全停靠。

台經院院長張建一也認為,台灣在稅制、金融商品自由度都與香港條件存有一截落差,加上央行、金管會都把金融視為高度監管產業,因此很難取代香港成為亞洲金融中心,但成為籌資中心還是有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