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炸過後,黎巴嫩政府總辭 總理:貪腐規模比國家還巨大

by:徽徽
14800

在貝魯特大爆炸發生一周後,黎巴嫩總理迪亞布宣布請辭,他表示爆炸之所以會發生是前朝政府貪腐的結果,而且貪腐的規模可能超乎想像。

post title

10號晚間,黎巴嫩總理迪亞布宣布內閣總辭,為貝魯特港口大爆炸負責。

路透社/達志影像

「越想逮到他們,牆就築得越高」

貝魯特港口大爆炸發生一個星期後,黎巴嫩總理迪亞布(Hassan Diab)在周一(10)晚間宣布內閣總辭,他直指這場災難是前朝政府貪腐的結果。

迪亞布在請辭演說中表示:「貪腐深根在這個國家的每一個部分,我發現貪腐規模比國家本身還要巨大,統治階層運用所有骯髒把戲避免真正的改變。我們越想逮到他們,牆就築得越高。」

「今天,我宣布本屆政府總辭,願老天保佑黎巴嫩。」

迪亞布補充道,他已經注意到人們對「真正改變」的需求,因此他決定退後一步、離開總理的位置和人民站在一起。

等新內閣上任後再走

對於黎巴嫩總理迪亞布遞出的辭呈,黎巴嫩總統奧恩(Michel Aoun)雖然已經接受,不過他要求迪亞布的政府先擔任過渡政府,等新內閣上任後再走。

post title

在黎巴嫩總統府內,現任總理迪亞布(右)將辭呈交給總統奧恩(左),奧恩雖然接受了迪亞布的請辭,不過希望他的政府能待到新內閣出現後再走。

路透社/達志影像

政治高層不改革,就拿不到紓困金

自從迪亞布在 2019年12月19日走馬上任以來,他的政府便深受難解的經濟蕭條所打擊,再加上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蔓延,讓整個國家陷入困境。雖然迪亞布積極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爭取紓困資金,但IMF表示某些黎巴嫩政治高層不願改革,導致協商過程累人又沒效率,紓困資金一案遲遲沒下文。

人民想要國會大選  

其實在迪亞布請辭後,黎巴嫩政府並不會一夕改變,而是進入過渡時期,等待國會協商出新內閣團隊。

然而,一如資深國會議員、前軍閥賈甲(Samir Geagea)所說:「除了貝魯特正在進行的救援工作,我們正在努力透過擺脫現行國會來拯救黎巴嫩。」從去年到現在,人民想要的一直是國會大選,如此一來才能讓清廉的新血流入國會。

雖然目前已經有六名國會議員宣布請辭,其他國會議員也很有可能跟進,但是要達到國會大選的門檻至少要有 43名國會議員請辭才行。

新總理可能會是誰?

至於新總理由誰來擔任,《衛報》認為可能的候選人包含前總理哈里里(Saad Hariri),身為遜尼派穆斯林的他符合黎巴嫩的權力分享機制(註)。另一名候選人則是前外交官薩拉姆(Nawaf Salam),大眾相信他深厚的外交經驗和手腕能帶領黎巴嫩走出困境。

註:根據黎巴嫩權力共享的政府機制,不同宗教勢力分別擔任重要職位,舉例來說,總統大位通常由天主教勢力上位,總理則由遜尼派穆斯林擔任,國會發言人則是由什葉派穆斯林負責。雖然這樣的權力分配方式遭批分裂社會,但反對民眾要有效率地組織起來對抗統治階層非常困難,也讓這樣的方式繼續下去。

post title

圖為爆炸過後的貝魯特港口,一旁的矮牆上寫著「我的政府做的」。

路透社/達志影像

傷亡人數節節升高  損失破百億美元

根據統計,4號發生的貝魯特港口大爆炸死亡人數已經來到 200人,受傷人數超過 6,000人,另外還有 110人失蹤,將近 30萬人無家可歸,整體損失初估為 150億美元(折台幣約 4,450億元)。

罪魁禍首:政府管理不善

黎巴嫩民眾將罪魁禍首怪在政府貪腐、管理不善,讓 2,750噸的硝酸銨和易燃物放在一塊,且一放就放了六年直到爆炸。

民眾兩點訴求

抗議民眾表示,他們的訴求有兩點:將政府從上到下貪腐的官員全數掃除,給人民一個清廉會做事的政府。

再來,他們希望由國際調查單位負責爆炸案的調查,並且公布負責管理硝酸銨的官員姓名。

post title

爆炸案發生後,黎巴嫩民眾持續上街示威要求政府改革,街頭瀰漫鎮暴警察發射的催淚瓦斯。

路透社/達志影像

想要清廉政府的願望一直沒變

其實,民眾想要清廉政府的訴求,從去年十月爆發街頭示威時就已經開始。當時,擔任總理的哈里里和他的內閣宣布,要對撥打WhatsApp語音電話和使用其他通訊媒體的民眾課稅,這個政策很快就在民眾的抗議聲中被取消,卻止不住民眾對政府的怒火,讓民眾從原本抗議政府的新政轉而抗議政府貪腐、無法改善黎巴嫩蕭條的經濟狀況和居高不下的失業率。

軍閥建立酬庸網絡中飽私囊

然而,黎巴嫩的貪腐深植於統治階層,並非一朝一夕可撼動。自從 1990年黎巴嫩內戰結束後,軍閥們紛紛建立起自己的酬庸網絡,開始進入政壇把持朝政,在政壇安插信任的人馬奪取國家財富。有的高官開始和軍閥合作,刪減進口石油、垃圾處理等公共服務和國家開發的預算中飽私囊,長久下來的結果造成少數官員和商人統治黎巴嫩,裙帶關係更讓一般黎巴嫩人無法翻身。

post title

在貝魯特示威現場,民眾將受傷的同伴抬到安全的地方休息。

路透社/達志影像

「要嘛全部改,要嘛什麼都沒有」

在街頭示威的貝魯特居民達赫(Jad Daher)說:「黎巴嫩再這樣下去不行,這不只是貪腐的問題,而是整個體制陷我們於這步田地。就算現任政府總辭,但新上任的政府依舊對同樣的那批人唯命是從,那麼我們改變了什麼?要嘛全部改,要嘛什麼都沒有。」

除非政治菁英同意  否則改不了

《半島電視台》記者史密斯(Bernard Smith)表示,黎巴嫩要改變很困難,因為黎巴嫩的選舉體制是基於「保護政治菁英」所建立,「要想改變這個體制,那些政治菁英必須要同意」。

史密斯說:「即使是周二的大爆炸仍不足以讓這些政治菁英輕易地放棄他們對權力的掌控...這也是為什麼民眾相信來自國際的壓力是必須的。」

post title

在貝魯特港口大爆炸後,世界各地紛紛出現聲援黎巴嫩民眾的活動,圖為在法國巴黎艾菲爾鐵塔附近舉辦的聲援活動。

路透社/達志影像

黎巴嫩的兩股勢力

周日(9),世界各國的領導人和國際組織提出要給貝魯特 3億美元(折台幣約 89億元)的緊急人道救援金,前提是黎巴嫩當局必須遵照人民的意志進行政治和經濟上的改革。

貝魯特美國大學新聞系教授霍里(Rami Khouri)分析到,目前黎巴嫩有兩股勢力在拉扯:「其中之一是真主黨和它親近的盟友,另一股勢力是抗議運動,或是革命──這由各行各業的人所發起,他們代表大部分的民眾。」

「問題在,現在會有認真的協商出現嗎?」霍里教授指出,這兩股勢力必須就過渡政府是否會是改革派政府達成共識,以及是否能讓廉潔有效率的政治人物進入內閣,並且盡快取得國際社會的支持拿到紓困資金。

「過去一周來,對黎巴嫩現代政府治理來說是個歷史性的轉捩點,而這只是開始。」


上線時間:2020/08/11
增修時間:2020/08/12  增修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