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升大學成績算法大轉彎 終結A-level演算法之亂(08/18更新)

by:徽徽
6948

在英國高中生用來申請大學的A-level成績出爐後,不服結果的學生上街示威,教師組織也批評當局的演算法有問題。在師生們連日的抗議後,當局決定一改過去堅稱演算法沒錯的立場,從善如流聽取師生們的建議改變評分方式。然而,這麼做又引發了新的問題......


◆ 原文上線時間:2020/08/17,原標:「我的人生整個完了」英國升大學成績怎麼算?A-level演算法之亂
◆ 增修時間:2020/08/18 更新事件進度、增補圖片

post title

17號這天,一名學生拿著寫有「大轉彎」字樣的告示牌,來到英國教育大臣威廉姆森的選區辦公室,呼籲當局從善如流,更改A-level成績計算的方式。

路透社/達志影像

因為疫情,A-level考試不考了

今年因為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的關係,英國並沒有像往年一樣,在五到六月間舉行A-level考試,取而代之的是用一套複雜的評分系統來評定學生的A-level成績,結果造成弱勢學生更加弱勢,原本成績好的學生的成績驟降,這樣的結果令學生們大喊不公,憤而上街抗議。

小補充:什麼是A-level?

A-level是General Certificate of Education Advanced Level(普通教育高級證書)的簡稱,也就是修習完英國普通高中課程後會獲得的證書,上頭的最終考試成績將作為申請大學之用。

A-level最特別的地方在,學生只要選擇三個科目專精學習即可,避免全科學習對學生造成的負擔,可供挑選的科目包含數學、經濟、心理學、生物、語言、政治、哲學等科目。

而每個科目的成績均分為A*、A、B、C、D、E六個等級,以劍橋、牛津等頂尖大學來說,他們會要求學生最終A-level的考試成績落在A*、A、A到A*、A*、A*之間。

post title

每年A-level考試成績公布時,總是幾家歡樂幾家愁,但今年特別不一樣,因為今年並沒有考試。圖為今年收到A-level成績通知的學生。

路透社/達志影像

沒有考試怎麼評分?

根據政府一開始公布的評分系統,在沒有舉辦A-level考試下,評分會依據以下標準:

  • 學生在校表現
  • 學生的模擬考成績
  • 老師評估學生在A-level考試可能會考出來的成績
  • 就讀學校過去在考試中的表現

隨後,上述再由英國資格與考試章程署(Ofqual)利用一套未公開的複雜演算法調整,得出的成績就是學生的最終A-level考試成績。

40%學生成績變差

在這個演算法算出的成績公布後,雖然從整體平均數據來看,拿到A*或A的學生比例創下歷年新高,達 27.9%,去年只有 25.5%;但是有大約 40%的學生拿到的成績比老師們評估他們會得到的成績還差,有 3%的學生成績掉了至少兩級。

如此懸殊的差異隨即引發種種質疑與爭議。

對弱勢學生不公平

其中最大的爭議,就是該評分系統有對弱勢學生不公的疑慮,像是「就讀學校過去在考試中的表現」,就可能讓那些有機會在明星學區唸書的名校學生,在評分系統中得到比較高的分數──這種潛藏著「你住的學區好,就讀學校表現好,就可以拿到相對好的分數」的演算法,就被批評像是「郵遞區號樂透」(postcode lottery)一般,也讓學生疾呼分數應該取決於個人表現,不該和就讀學校的表現有關。

此外,「老師評估學生分數」究竟是有助還是無助於弱勢學生的處境,也成為這次討論的一大焦點。

post title

在英國教育部大樓外,抗議學生的紙板上寫著「信任我們的老師」、「我不是我的郵遞區號」、「對我來說這是階級歧視」。

路透社/達志影像

無家可歸打三份工  出席率只有60%

今年 18歲、來自西密德蘭郡(West Midlands)特爾福德鎮(Telford)的史密斯(Samantha Smith),她受到的影響就是最好的例子。

首先,特爾福德鎮並不是個資源豐富的地方,史密斯更因家庭環境不佳的關係,必須打三份工來支付日常開銷,無家可歸的她只能睡在朋友或同事的沙發上,忙碌的生活讓她的學校出席率只有 60%。

史密斯表示,來自弱勢家庭的孩子如果碰到不了解情況的老師,老師就可能會在評估A-level成績時失準,像是覺得這些學生平常出席率不佳,不可能在考試中有好表現等等。

郵遞區號比潛力還重要

以史密斯來說,當收到她的A-level成績後發現分數比她預期的還低得多,粉碎了她想進法律系的夢想。史密斯說:「這個成績就像在提醒我的出身,看起來就好像考試委員會在說你的郵遞區號比你的潛力還重要一樣。」

現在,史密斯也加入其他學生、家長、老師和國會議員的行列,批評評分系統專斷和充滿階級色彩,有的學生也開始研究起法律訴訟的可能。

post title

收到A-level成績的學生們抱在一塊。對某些學生來說,他們無法接受自己最拿手的科目居然被評為最低分,老師們也感到震驚。

路透社/達志影像

老師最了解學生

不過在另一方面,不少老師不懂自己眼中的好學生為什麼最後得到的A-level成績,會比他們預期的還要低很多,因此出面抗議這套演算法、呼籲該演算法尊重老師的評估結果,他們相信,老師才是最了解學生的。

倫敦萊頓預科學院(Leyston Sixth Form College)的校長伯布里奇(Gill Burbridge)表示,他們有 47%的學生拿到的成績比老師們預期的還低。

「評判這些學生的標準並非基於他們的表現──畢竟他們沒有參加考試──而是基於學校的歷史數據,」伯布里奇校長接著說,她覺得用老師們的評估比當局的評分系統準多了。

成績以深不可測的方式驟降

英國學校與學院領導人協會(ASCL)負責人巴頓(Geoff Barton)表示,雖然拿到A*或A的學生比例增高了,但學校和學生的成績之間有很大的波動,有的學生認為自己的成績「以一種完全不公平和深不可測的方式」驟降,「成績出爐的這一天對許多學校和學生來說都是一場惡夢──整個就是亂七八糟」。

巴頓呼籲政府和Ofqual好好檢視評分系統,「我們警告他們不要固執已見、堅稱一切都很好」。

post title

16號這天,在倫敦抗議A-level成績不公的現場,一名學生舉起貼有英國首相強生照片的紙板,上頭除了批評他是階級歧視主義者外,也說英國值得一位更好的首相。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不滿可以申請複查,想要考試也可以

面對外界排山倒海而來的批評,英國教育部表示,不滿A-level成績的學生可以申請複查,或是參加秋季舉行的考試。另外,如果模擬考的成績比較好的話,學生也可以利用模擬考的成績當作A-level的考試成績。

至於往年申請複查時要繳交的複查費,因應今年情況特殊一律免除。即使如此,抗議學生依舊上街要求英國教育大臣威廉姆森(Gavin Williamson)為引發的爭議下台。

強生:有更多學生可以進入第一志願

眼看A-level成績爭議如滾雪球般越滾越大,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也親上火線,表示學生有很多方式改變A-level成績。強生說:「當學生感到失望,他們覺得自己的成績應該可以更好,他們覺得自己面臨不公,這樣的狀況是有機會可以複查的,他們也可以參加今年秋季舉行的考試。」

「綜觀大局,我認為我們的成績很可靠,有更多學生可以進入第一志願,有更多弱勢學生能上大學。」

年輕人的未來被剝奪

雖然英國首相強生這麼說,但工黨黨魁斯塔摩(Sir Keir Starmer)不這麼認為,他說:「今年的A-level成績明顯出了嚴重的問題,有將近 40%的學生成績被評低了,成千上萬的學生手上的機會可能被摧毀。」

工黨副黨魁雷納(Angela Rayner)批評強生道:「當這一代年輕人的未來被剝奪時,他只會站在旁邊看」、「沒有任何一個學生應該因為政府的失敗而變糟。」

post title

在收到A-level成績後,不滿結果的學生決定燒毀成績單抗議。

路透社/達志影像

最拿手科目,結果卻最低分

對於今年 19歲、住在薩里郡(Surrey)沃金鎮(Woking)的里德(Joshua Reid)來說,他拿到的A-level成績令他難以置信。原本,他的老師評估他的成績應該是A*、A、A,然而結果卻是A、B、C,里德也決定申請複查。

里德說:「牛津大學已經把錄取標準從A、A、A降低到A、A、B了,但如果九月前我複查的成績還不到位,那麼我就必須重新申請。我不明白我在哲學這一科的成績怎麼會拿到C,哲學是我最拿手的科目,我在全班的排名可說是名列前茅。」

里德表示,要申請複查讓他壓力很大,畢竟沒人知道整個過程要花多久,「政府在處理這件事上非常糟糕,他們在最後一刻調整我們成績的方式很不公平」。

今年 19歲,來自曼徹斯特的騰伯爾(Amy Turnbull)則說,她本來以為自己可以拿到A、A、A順利申請醫學系,沒想到她的成績是C、C、C。騰伯爾說:「我感到很震驚—我覺得我的未來都被撕裂了」。

「你毀了我的人生」

接受BBC訪問的邦廷-米切姆(Nina Bunting-Mitcham)則在這次的A-level成績中拿到了三個D,她覺得自己的人生「整個完了」:「一定有哪裡出錯了,我從來都沒有拿過D,這個成績讓我任何大學都進不了。」

邦廷-米切姆表示,她的老師們都很震驚,原本老師們評估她的成績會是A、B、B。

對此,邦廷-米切姆在節目上對著英國教育部學校標準司司長吉布(Nick Gibb)說:「你毀了我的人生。」

post title

在英國教育部辦公大樓外,憤怒的學生要教育大臣威廉姆森替A-level評分系統製造出的混亂下台負責。

路透社/達志影像

最後一刻,政策大轉彎

在師生連日來的抗議下,英國政府在 17號宣布政策大轉彎,不再用演算法來計算學生的A-level成績,取而代之的是仰賴老師的評估。

衍生「分數膨脹」新問題

然而,這麼做又衍生了新的問題,首先就是「分數膨脹」。學生們可以從演算法和老師評估中二擇一,挑選最高的成績申請大學。對於打算延後一年入學的學生而言,他們的成績可能會比相同程度、明年夏天參加A-level考試的學生還高,導致一定程度的排擠效應。

大學行政一團亂

再來,距離九月大學開學迫在眉睫,現在各大學得想辦法重新接受學生們申請,對大學行政造成極大的負擔。

英國大學組織(Universities UK)表示,當局政策在最後一刻大轉彎對錄取程序的最後階段來說是一大挑戰──學校能容納的學生人數、配備的職員、安置學生的地方和設備──尤其是當九月開學時,教職員生間如何維持社交距離都需要重新調整。

對此,英國大學組織執行長賈維斯(Alistair Jarvis)表示:「政府需要加緊腳步,好好支持大學渡過這個新政策帶來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