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總理親自背書 俄國反對派身中神經毒

by:山謬
5080

經過近兩周的檢測、調查後,周三,德國總理梅克爾清楚告訴國際社會:「納瓦爾尼確實中了神經毒『諾維喬克』!」

post title

周三,德國總理梅克爾正式向世界宣布:納瓦爾尼確實遭投以神經毒「諾維喬克」。圖為昏迷中的納瓦爾尼,醫護人員正將他推上救護車,準備送往德國接受進一步治療。

路透社/達志影像

納瓦爾尼確實被投以「諾維喬克」

距離俄國反對派人士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被送往德國治療,已經過去約兩周的時間。

就在周三(2),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召開記者會,證實納瓦爾尼確實遭投以知名神經毒「諾維喬克」(Novichok),並進一步將矛頭指向俄國,要求俄國政府給出合理的解釋。

「俄國不接受任何指控」

面對德國強烈地指控,俄國不慌不忙回應,一方面反稱德國根本沒有提供檢驗數據給俄國,也沒有公開任何俄國涉嫌參與謀殺納瓦爾尼的證據,義正詞嚴地拒絕德國方面的各項指控。

post title

在鄂木斯克的醫院裡,醫院一方面拒絕告知家屬詳細病情,卻又在短時間內對外公開「納瓦爾尼並未中毒」,搭配同時現身於醫院的大批警力,更讓外界對納瓦爾尼昏迷一案大起疑心。

歐新社/達志影像

俄國知名反政府人士

說起這起事件,就得回到兩周以前,納瓦爾尼的一趟揭弊旅行。

納瓦爾尼是俄國非常有聲勢的反政府人士,以揭發弊案、與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作對而聞名。8月19日時,他剛結束一場揭弊、支持獨立候選人的旅行,準備自俄國中南部的托木斯克(Tomsk)機場返回莫斯科。

唯一一杯熱紅茶

當天早上,他匆匆喝下機場咖啡廳的熱紅茶,隨即登機。起飛後不久,納瓦爾尼身體出現不適,健康迅速惡化,導致飛機必須在鄂木斯克(Omsk)迫降,將他送往醫院急救,他也從那時起便陷入昏迷。

大批警察現身醫院、配偶被拒於病房門外

納瓦爾尼在醫院期間,種種事件令外界大起疑心,像是大批警察短時間現身院內、一度將納瓦爾尼的妻子尤莉亞(Yulia Navalnaya)拒於門外,醫療團隊也不願配合告知親友家屬詳細的病況,卻又在短時間內,向媒體表示「納瓦爾尼並沒有中毒跡象」,並拒絕讓他轉診,前往德國接受治療。

post title

在國際高度關注以及配偶的強烈要求下,納瓦爾尼最終才搭上醫療專機,送往德國接受進一步治療。

美聯社/達志影像

究竟有沒有中毒?

在國際高度關注以及尤莉亞的強烈要求下,納瓦爾尼搭上自德國飛抵的醫療專機,前往德國夏里特醫院接受進一步治療。

從納瓦爾尼抵達德國後,一切開始風雲變色。夏里特醫院的醫療團隊指出,在納瓦爾尼體內檢測到膽鹼脂酶抑制劑(cholinesterase inhibitors),這是一種在醫學上用以治療阿茲海默症等腦部疾病的成分,也是諸多神經毒劑的重要成分之一,包括俄國惡名昭彰的神經毒「諾維喬克」。

是不是諾維喬克,讓化武專家來解答

當下夏里特醫院沒有多做臆測,但根據《紐約時報》引述一名不具名官員的消息,指出醫療團隊正是在這個時間點左右通知德國政府,並找來軍方熟悉神經毒劑的化武專家做進一步的分析。

根據該名官員提供的時間表,一直到本周,軍方專家才下最終定論,將消息轉達德國高層:納瓦爾尼確實被投以惡名昭彰的神經毒「諾維喬克」。

目前仍在治療 預計康復時間長

根據夏里特醫院醫療團隊的說法,目前納瓦爾尼仍戴著呼吸器在加護病房中接受治療,康復時間預計會拉得非常長,現下也很難明確預測這次中毒對他造成的影響。

而「諾維喬克」的名字之所以會引發國際震撼,不僅是因為遠勝傳統神經毒 4、5倍的毒性,更是因為每回亮相,總會與俄國有著似有若無的關聯。

post title

2018年,諾維喬克被用於毒殺前俄國特務斯卡里帕爾父女,毒性、擴散速度、易於運送等特性引發國際關注。圖為 2018年斯卡里帕爾案爆發後,一名英國警察在案發現場附近站崗,警方並用黃色的小帳棚保護案發現場。

路透社/達志影像

新人「諾維喬克」

「諾維喬克」一字來自俄文,直譯為「新人」,是 1970、80年代蘇聯開發的第四代化武,能以粉狀、氣體、液體等形式出現,容易攜帶且不易被察覺,發作速度約在 30秒至 2分鐘左右,就能造成中毒者口吐白沫、呼吸衰竭等,且很容易就被誤判為心臟病發。

「在2020年,用諾維喬克下毒就像在犯罪現場簽名一樣」

2018年時,前俄國特務斯卡里帕爾(Sergei Skripal)和他的女兒尤利婭(Yulia Skripal)於英國中毒,差點喪命,英國經過仔細調查後,證實兩人正是中了「諾維喬克」的毒,時任英國首相梅伊(Theresa May)也要求俄國必須給出一個交代。

消息一出,立刻引發國際震盪,以英國為首的西方世界更是連手一舉驅逐超過 120名俄國外交、情報人員,並對俄國發動嚴厲制裁作為報復。

因此,在納瓦爾尼確定遭諾維喬克攻擊後,他的團隊成員沃爾科夫(Leonid Volkov)才會在Twitter上寫道:「在 2020年,用諾維喬克對納瓦爾尼下毒,就像在犯罪現場簽名一樣。」

post title

在記者會上,德國總理梅克爾嚴厲指責俄國,要求俄國必須給國際社會一個交代。

歐新社/達志影像

一張俄國必須,也只有俄國能作答的答案卷

以德國政府之名,我對納瓦爾尼一案表達最嚴厲的譴責。德國總理 梅克爾

在記者會上,德國總理梅克爾一方面證實納瓦爾尼中毒的消息,另一方面也要求俄國必須對此給出一個交代,她說:「在上述嚴厲的指控面前,俄國政府必須,也只有他們能給國際社會一個交代。」

俄國:沒有證據、沒有資料,不願接受指控

然而,俄國卻反倒抱怨德國根本沒有公開任何支持「納瓦爾尼遭俄國投以諾維喬克」一說的證據,且俄國雖然「毫無疑問地願意與德國就此案展開交流」,但德國卻始終沒有提供任何檢驗結果的數據給俄國官方。

克里姆林宮發言人培斯科夫(Dmitry Peskov)說:「俄國始終沒有收到來自德國方面的資訊。俄國的醫生、毒物學家完成所有的測試之後,我們認為納瓦爾尼並沒有中毒。」

「毫無疑問的,俄國十分有意願與德國就本案進一步交流......到目前為止,我們沒有收到任何來自德國的資訊,但希望未來能盡快收到。」

最後,培斯科夫一口拒絕了所有德國的指控,表示:「這些針對俄國的指控毫無基礎,俄國拒絕接受這方面的任何指控。」

post title

目前,德國已將相關資訊提供給西方世界的盟友們,並打算聯手對俄國採取「適當的回應」。

美聯社/達志影像

西方國家再掀制裁

在德國召開記者會後,英國、歐盟、美國等西方勢力皆呼應德國的聲音,各自發表強烈譴責。德國方面也迅速將檢測報告等送往北約、歐盟等戰略盟友,準備對俄國採取「適當的回應」。

然而,不論西方世界打算再度發起什麼樣的制裁或是報復行動,《紐約時報》都點出西方世界的一大困境:即使多年來對俄國採取各式各樣的制裁、外交行動、國際孤立等政策,俄國方面卻依然故我,持續違反國際準則,破壞歐美政府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