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皇室家族爭遺產 前皇儲納粹密史成大阻礙

by:山謬
8528

對霍亨索倫家族來說,取回那些展覽在各大博物館中的展品,不過是取回家產;但是對一般大眾來說,博物館的展品可能成為某人私物一事,讓人一時之間難以接受。

post title

這座曾經舉辦過波茨坦會議的賽琪琳霍夫宮,也是霍亨索倫家族持有的財產之一。現在,這個家族希望能重新成為它的主人。

美聯社/達志影像

曾經擁有的宮殿

撇開曾舉辦波茨坦會議(Potsdam Conference)的歷史價值,位於德國首都柏林近郊的塞琪琳霍夫宮(Cecilienhof),是一棟內含 176間房間、四季如春的花園和數座雄偉噴泉的豪宅,更是人們每次到訪,就會忍不住想像自己是宮殿之主的地方。

對現任霍亨索倫家族(House of Hohenzollern)的領導人弗里德里希(Georg Friedrich)來說,他本該是這座宮殿的主人。

霍亨索倫家族

除了身兼霍亨索倫家族的領導人,弗里德里希還是德國末代皇帝威廉二世(Wilhelm II)的玄孫。賽琪琳霍夫宮本是威廉二世替弗里德里希曾祖父威廉皇儲(Wilhelm, German Crown Prince)所蓋,替家族取回這座宮殿,也成為弗里德里希肩上的重責大任。

「我把重新獲准在賽琪琳霍夫宮中居住,視為我的責任。」弗里德里希說道:「不論法官是否同意,我想,霍亨索倫家族完全同意我提出的要求。」

post title

霍亨索倫家族是德國歷史悠久的家族,德國南部著名的霍亨索倫城堡一度也是這個家族名下的財產。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對弗里德里希來說,幫助霍亨索倫家族取回東德時期被沒收的家產,已經成為他的重要責任。

美聯社/達志影像

歷史悠久的家族

弗里德里希所屬的霍亨索倫家族,是德國歷史相當悠久的貴族,最早可以追溯回 11世紀左右。近代,霍亨索倫家族搖身一變,成為德意志帝國的皇室,直到威廉二世宣布退位為止。

漫長的歲月替這個家族累積起難以想像的財富與藝術收藏,藏品今日還散見於位於柏林的宮殿、博物館中。今日位於德國南部,與新天鵝堡(Schloß Neuschwanstein)齊名的霍亨索倫堡(Hohenzollern Castle),正是這個家族的財產。

家產大多被東德沒收

當二戰結束、東德建立後,該區貴族的財產大量被東德政府沒收。在東德領地擁有大量財產的霍亨索倫家族,自然沒能逃過這場變故。

取回家產的機會要來了?

1994年兩德統一後,德國通過一項法律,允許民眾取回先前被沒收的財產。受惠於這項法律,數以百萬計的家庭可以藉此取回家園,而霍亨索倫家族也打算利用這部法律,取回家族曾經擁有的大量財產和藝術品收藏。

post title

如今,當年威廉皇儲(右二)與納粹領導人希特勒(左二)間的關係,成為決定霍亨索倫家族是否能順利取回家產的關鍵。

Photo: George Pahl

末代皇儲立場成阻礙

然而,1994年的這部法律有一條但書:任何曾經「實質性支持」納粹黨的人,不能取回其財產。

這時,當年與納粹領袖希特勒(Adolf Hitler)過從甚密的末代皇儲威廉,就成為家族取回財富之路上的最大障礙。

穿軍服、配戴納粹象徵的皇儲

事實上,至今不少流傳下來的照片都顯示威廉皇儲曾多次穿著軍服、配戴象徵納粹的卐字符臂章,與希特勒同台亮相。

舉例來說,威廉皇儲曾出席 1933年3月21日希特勒舉辦的波茨坦紀念日,當時他還是典禮上的重要來賓。《The Art Newspaper》編輯希克利(Catherine Hickley)指出,這場活動成功讓希特勒獲得保守主義者們的支持,政權也更加穩固。

同年,威廉皇儲曾投書美國紐約一份報紙的專欄,在文中盛讚希特勒「見識卓絕、富有活力」的領導力,並把德國名聲破敗的責任歸咎給猶太人和共產主義者。

但是,這些相片、文件記錄是否足以成為「威廉皇儲對希特勒提供實質性支持」的有力證據,以駁回霍亨索倫家族取回家產的要求,正是讓歷史學家意見分歧之處。

很難提出證據

英國愛丁堡大學的歷史學家馬林諾夫斯基(Stephan Malinowski)主張皇儲當年的種種行動,確實為希特勒提供了實質性的支持。

他說:「無論皇儲在 1920年代做了什麼,都確實會產生重要的象徵性意義。因為當時有許多人,特別是數百萬的保守人士都在觀察他的動向。如果他向國內的右派人士、中產階級和貴族釋放『我配戴著納粹的卐字符,我也支持希特勒』的消息,就確實會產生影響。但對歷史學家來說,要對此提出證據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post title

同一時間,亦有歷史學者認為,威廉皇儲(圖中配戴納粹臂章,與人握手者)即便有心協助納粹,他所提供的協助幾乎沒什麼影響力。

Newscom/達志影像

真的有「實質性幫助」嗎?

與此同時,持相反觀點者亦大有人在。來自劍橋大學聖凱薩琳學院(St Catharine's College)、受霍亨索倫家族委託前來研究威廉皇儲與納粹之間關係的歷史學家克拉克(Chris Clark)表示,威廉皇儲雖然打算幫忙納粹,但是他根本幫不了什麼忙。

「當時的威廉皇儲是個沒有權力的王子,」克拉克說道:「他並沒有受到人們廣泛的尊重,只是個花花公子。」

「威廉皇儲缺乏政治才能、有力人脈,也並非處在執掌大權的位置上。這表示,儘管他想要幫忙希特勒,他的協助可能也沒什麼用。」

學界的分歧也確實出現在法庭上,今年 1月四位歷史學家至德國聯邦議院文化委員會,就威廉皇儲是否對希特勒提供實質性協助時,3位同意威廉皇儲確實給予納粹「巨大的協助」;另 1位卻表示他無法給出明確答案。

不是單純為了錢

弗里德里希曾指出,他要求取回家產的目的始終不是為了錢,「如果只是為了錢,那事情就很單純......家族早就會賣掉出借給柏林、布蘭登堡(Brandenburg)等地區博物館的藝術收藏」。

他也曾承諾,不論這批藝術品最終是否易手,這些藏品仍會公開展示。弗里德里希說道:「我確實感受到為國家做出貢獻,向公眾展示這些物品的文化責任。」

「事實上,我們與政府立場一致。」

post title

弗里德里希曾經承諾,不論這些公開展示中的文物是否易手,它們始終都會維持對外展示。

美聯社/達志影像

感到不解的德國大眾

然而,當霍亨索倫家族在 2014年與政府談判的部分內容被媒體外洩後,德國大眾卻感到十分不解,部分人甚至感到十分不滿。

馬林諾夫斯基指出,對德國大眾來說,霍亨索倫家族要求取回的藝術品和古董已經由政府持有超過 70年,突然聽見它們可能會變成某人的私人財產,英國愛丁堡大學的歷史學家馬林諾夫斯基指出:「我會說,多數德國人覺得這種事很奇怪。」

協商仍在進行中

一直到今天,政府與霍亨索倫家族仍在持續談判中,這筆龐大的財產究竟該怎麼辦依然沒個定論。布蘭登堡邦文化部部長舒勒(Manja Schüle)的發言人表示:「這仍是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