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憲法的倒數計時 智利公投要訂新憲法

by:山謬
2279

經過將近一年的等待後,去年年底智利民眾發起抗議政府調漲地鐵票票價的示威成果,總算破土而出。周日,智利選民在公投中決定重新制定憲法,希望藉此能許給智利一個更美好的未來。

post title

在智利的瓦爾帕萊索(Valparaiso)街頭,民眾獲悉公投結果後,開心地走上街頭一同慶祝。

路透社/達志影像

Yes,請給智利一部新憲法

周日(25),智利舉行了一場關鍵公投,將長年無法取得共識的爭議「是否重新制訂一部新憲法」交到人民手上決定。

周日,公投結果正式出爐:在 78%選民投下同意票後,智利正式往制定新憲法的路上邁出關鍵性的一步,也象徵著智利人民在去年底上街抗爭的成果。

制憲委員怎麼選?

周日的這場選舉,選民們除了大力支持智利重新制定一部新憲法,同時也確定未來制憲委員會的產生方式:155名制憲委員將全部由人民直選。

街頭的歡樂氣氛

公投結果公布後,智利的街頭也沉浸在邁出關鍵一步的喜悅當中,不少人跑到布宜諾斯艾利斯的義大利廣場(Plaza Italia)上,一同慶祝這場關鍵性的公投。

去年 10月曾參與抗議政府調漲地鐵票價的示威者萊昂(Paulina León),在接受英國《衛報》的採訪時,告訴記者:「......一年前我曾是在街上參與遊行的一份子。現在,我必須為自己的決定負責,我決定要投身於協助修訂新憲法的工作當中。」

智利總統皮涅拉(Sebastián Piñera)也適時發表公開演說,一方面讚賞整個公投和平落幕,另一方面也敦促各界挽起袖子參與未來的制憲工作,帶領智利邁向一個統一、穩定的未來。

post title

今年的這場公投,和去年的智利大規模示威息息相關。在經過一個多月的抗議後,現任智利總統皮涅拉拋出「舉行修憲公投」的方案,才暫時緩和街頭的氣氛。

歐新社/達志影像

今日的公投,來自昨日的示威

去年 10月,智利政府宣布調漲地鐵票價格的決定引爆民眾怒火,因為在 1990年代智利的經濟雖然蓬勃發展,但是經濟成長的果實並未由智利全民共享,反而高度集中在少數人手中。嚴重的貧富差距問題,讓大多數的智利民眾面臨了龐大的生活壓力。

因此政府調漲地鐵票價的政策就如導火線一般,讓智利各大城市有數以千計的民眾上街抗議,壓不住的示威聲浪,讓智利總統皮涅拉在同年 11月宣布舉辦「制憲公投」,抗議聲浪才逐漸平息。不過,受到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的影響,這場公投一路延後到上周才舉行完畢。

市場優先,國家其次

會從示威走向修憲公投,是因為智利現下嚴重的貧富差距並不完全是現任政府的問題,也和現行的智利憲法息息相關。

這部憲法在 1980年時頒布,由智利惡名昭彰的軍事獨裁領袖皮諾契特(Augusto Pinochet)領導的政府制定,制憲者是一群出自知名新自由主義經濟學家傅利曼(Milton Friedman)門下的保守派成員,使得現行智利憲法帶有濃厚的新自由主義色彩,處處都在減少國家對市場機制干預,為自由市場提供良好的基礎,讓私部門得以大舉介入教育、健保、退休金等領域。

因此,智利的政治人物每逢想要推動教育、健保、退休金等社福改革卻總是不得其門而入,畢竟相關法規幾乎都記載於憲法當中,修憲門檻又高到難以更動。

post title

受到現行憲法的影響,智利縱使交出漂亮的經濟數據,但貧富差距卻不斷拉大,這也是讓選民們高度支持重新制定憲法的原因之一。

路透社/達志影像

骨子裡流著新自由主義的血

對於智利現在的憲法,智利塔爾卡大學(University of Talca,音譯)的憲法專家阿特利亞(Fernando Atria)評論道:「智利的憲法骨子裡流著新自由主義的血,它的基本功能就是保障市場經濟所需的種種條件。」

總結種種問題,智利大學的政治學者埃斯庫德羅(Maria Cristina Escudero)便對修憲抱持贊同態度,他說:「現行的智利憲法不僅合法性有問題,也不適用我們現在所居住的時空環境,改變的時候到了。」

現行憲法沒有想像中差

然而,美國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的智利政治專家納維(Patricio Navia)卻反對智利修憲,他認為如果新憲法包含保障各種社會權的設計,將會使未來的政府承擔莫大的財政壓力——就像有些拉丁美洲國家正在經歷的一樣。他說:「新憲法頒布後,政府的財政壓力將高得超出預期。」

「現行的憲法並不完美,但也沒有一部憲法是完美的。」納維說道:「這部憲法的合法性問題重重,但它運作得挺不錯,結果也已經擺在大家面前了。」

post title

公投結束後,智利大城布宜諾斯艾利斯的義大利廣場上,處處都是民眾歡慶公投結果的身影。

美聯社/達志影像

制憲時間並不長

無論如何,在制憲公投通過後,智利將經歷一連串的制憲委員選舉,民眾將在明年 4月11日的選舉中,選出 155名制憲委員。確立委員名單後,他們得在短短 9個月中端出新的憲法草案,期限最多只能展延一次,為期三個月。

通算下來,智利民眾最晚將在 2022年的時候,再度透過公投決定是否接受制憲委員們提出的新憲法草案,時間並不算充裕。

民眾高度期待新憲法

除了時間壓力,民間高度的期許也是制憲委員會勢必得面對的一大壓力來源。

在BBC的街訪環節被問及對新憲法的期許時,納慕爾(Fernanda Namur)表示:「我希望新憲法更能反應底層民眾的需要,透過完善的教育、負擔的起的醫療照護,讓我們能在這個看似被操縱的遊戲中,有奮力一搏的機會。」

「我希望像教育、健保、居住權等基本權利能被寫入新憲法中。」另一名受訪者曼西拉(Mario Bustos Mansilla)表示。

還有原住民

對在智利人口佔 13%的原住民而言,智利決定起草新憲法也是他們眼中千載難逢的機會,讓原住民們有望擴大文化、傳統領土等權利的保障範圍。

「原住民們不單單是在尋求認可,」律師米拉萊奧(Salvador Millaleo)是智利當地原住民馬普切人(Mapuche)中的一員,他說:「原住民希望從新憲法中獲得更多集體權利,藉此享有更多政治上的權力。」

post title

無論如何,智利民眾已經做出選擇,這場公投不過是未來一連串挑戰的起點。

歐新社/達志影像

高度期許 高度不確定

對這個名單還未出爐的制憲委員會而言,各界高度的期許,幾乎注定了往後制憲的過程中勢必得面對更多的期待,以及隨之而來的更多批評。

整個制憲過程中的不確定因素,也正是反對者們最擔心的一環。「民眾清楚表示他們想要更優渥的退休金、更完善的健保措施、更全面的教育,而統治階層的回應勢必無法完全滿足上述要求,智利也將進入一段充滿不確定性的時期。」現年 28歲的律師萊昂(Felipe Lyon)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