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權益自己定 澳洲原民高峰會討論憲法改革

本月 24號,澳洲原住民代表進行了為期 3天的高峰會談,希望可以透過憲法改革,改善長久以來澳洲原住民的不平等待遇。歷時 3天的討論,代表們也在 27號公布草擬方案,強調憲法應該要對澳洲國會有足夠的話語權,並確保原住民相關權利能在立法上獲得保障。

文章插圖

一直處在結構上的弱勢

在澳洲 2,400萬的人口中,大概有 2.5%的人是原住民,但是長年下來,他們不論是在教育或就業上,一直都處在結構上的弱勢。

不存在於憲法的族群

從憲法上來說,澳洲政府並沒有將澳洲原住民納入保障範圍,在憲法中也找不到「澳洲土著人」(Aboriginal)和「托雷斯海峽群島人」(Torres Strait Islanders)的字樣。

憲法中有部分涉及族群歧視的規章也一直為人詬病,這包含國家有權依據人們的種族來取消他的投票權,也有權依據人們的種族來訂定專法。

沒有被保護到的群體

此外,根據BBC報導,澳洲是大英國協中,唯一沒有簽署保障原住民權益條約(Treaties)的國家,因此讓澳洲原住民相對於其他大英國協國家,受到了更多的迫害。

文章插圖

與原生文化脫節的「失竊一代」

1900年代到 1960年代,在澳洲政府的同化政策下,許多澳洲原住民小孩被迫與原生家庭分開,被轉交給白人家庭或政府機構照顧。

他們除了被強迫要按照白人的生活習慣過活,也被禁止使用自己的語言。超過半個世紀的政策替許多澳洲原住民造成難以彌補的痛苦,也讓這些人被稱為「失竊的一代」。

一直到 2008年,當時的澳洲總理陸克文(Kevin Michael Rudd)才正式向澳洲原住民道歉,並研擬相關補償。

這次的高峰會有歷史意義

而上周舉辦的憲法改革高峰會,對澳洲原住民來說是自然是歷史上的一大步。

文章插圖

之前已經開過12次會

其實在這場高峰會前,澳洲政府在這 6個月已經就憲改一事進行了 12次的會議,這次則有超過 250名原住民代表出席了高峰會。

比起象徵性  更希望有實質意義

本來各界均預期高峰會最主要的訴求是把「澳洲原住民」等字詞納入憲法裡,不過在高峰會後提出的方案中強調,憲法不應該只有「象徵性」的改變,所以比起在文字上承認、標記出澳洲原住民這個群體,他們更希望憲法能出現「結構性的改革」。

文章插圖

能直接和國會面對面的組織

具體來說,他們希望能創造出一個以原住民族群所組成的委員會「Makarrata」(編註),除了督促澳洲國會簽署前面提到的協議,也可以直接對澳洲國會提出立法上的建議。

透過憲法改革來改善現狀

他們在聲明中提到:「我們的孩子以空前的比例跟原生家庭出現疏離,這並不是因為我們不愛他們,而是因為無以計數的年輕人被拘押而失去了活力。他們本來應該是我們未來的希望。」

「我們希望能透過憲法改革,來賦權(empower)我們的人民,讓他們在自己的國家中能有一個合法的位子。」

編註:Makarrata一字出自澳洲原住民族悠龍族(Yolngu),意指克服彼此的敵意,並互相合作。

文章插圖

總理、反對黨領袖沒參加

在先前的討論中,這場高峰會已經被視為「具有實務上的重要影響力」,澳洲總理滕博爾(Malcolm Turnbull)與反對黨領袖修頓(Bill Shorten)先前也以不想影響會議結果為由,「尊敬地婉拒」參與高峰會的邀請。

確定後就要修憲公投

這場高峰會提出的憲法修正建議將會在今年 6月交給澳洲總理和反對黨領袖。屆時澳洲政府將有 12個月的時間,決定是否要舉行憲法修正公投。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