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蘇聯用伏特加、油輪和百事可樂做生意

by:泥仔
5510

以物易物可以說是世界上做生意最古老的方式了,就算是現在,我們還是可以聽聞「用迴紋針換到一間房子」的傳奇故事,不過你知道嗎?其實不少國家、跨國企業也是透過這種方式在交易呢!

post title

對百事公司來說,他們和蘇聯曾有一段回不去的貿易榮景。圖拍攝於 1991年9月的莫斯科。

美聯社/達志影像

不尋常的合約出現了

1990年4月9日,美國各家媒體紛紛報導美國百事公司和蘇聯達成了一筆不尋常的合約,蘇聯將提供百事公司蘇托力伏特加(Stolichnaya Vodka),以及蘇聯製船隻,讓百事可樂能在蘇聯擴增生產線。

雖然聽起來奇妙,卻是打從百事公司進入蘇聯市場後很常見的貿易方式。

不是沒有錢,但是...

1972年,百事公司成為第一個成功打入蘇聯市場的美國大型企業,但當時有一個棘手的問題:錢。

在那個時候,蘇聯盧布(Soviet ruble)的貨幣價值是由政府決定的,蘇聯法規也禁止人民把蘇聯盧布帶出國外。因此雙方決定採取以物易物的方式,即百事公司提供百事可樂、在蘇聯鋪設通路與工廠,蘇聯則提供蘇托力伏特加讓百事公司拿去美國賣。交換數量的多寡是以百事公司評估百事可樂在蘇聯的銷量、蘇托力伏特加在美國的銷量而定。

post title

在 1985年之前,就連可口可樂也無法進入蘇聯市場,「可樂」這個市場完全是被百事可樂壟斷的。

Photo: Maksym Kozlenko

大發利市如百事可樂

受限於蘇聯本身的政治環境與法規,除了百事可樂,想打進蘇聯市場的西方企業都得採取這個方式進行。而對百事公司來說,那時無非是一個它們在蘇聯大發利市的時代,根據百事公司的說法,在 1980年代晚期,俄羅斯人一年會喝掉 10億瓶百事可樂;而且一直到 1985年之前,百事可樂都享有可樂的專賣權,形同壟斷蘇聯可樂市場(換句話說,沒有可口可樂)。

只有伏特加還不夠

不過當時也是一個美蘇關係很微妙的時代。因此蘇托力伏特加在美國的銷量常常隨著社會上的反蘇抵制潮上上下下,這也讓百事可樂決定取得其他物品:船。

post title

由於來自蘇聯的蘇托力伏特加銷量不穩,百事公司才想要其他可以交換的貨品。

Photo: klimkin

價值數十億的協議出現了

於是故事回到一開始,1990年那筆據稱能創造 30億美元價值、放眼十年發展的「世紀協議」裡,百事公司將在蘇聯加倍設廠、也計畫讓當時還在自己旗下的必勝客(Pizza Hut)首次進駐俄羅斯,作為交換,百事公司將得到伏特加以及至少 10艘油輪或貨船,大部分是噸數介於 2.5萬到6.5萬的油輪。這些船將會由百事公司在挪威的貿易夥伴轉賣或代租。

當時的百事公司在談起這份協議時,無不覺得未來一片榮景;然而,如果仔細注意這份合約的簽署年份,不難想見之後發生了什麼事。

post title

1991年12月25日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宮的蘇聯旗被換上了俄國國旗。在蘇聯垮台之後,許多和蘇聯做生意的西方公司都受到衝擊。

Photo: wiki commons

風雲變色那一天

1991年12月,蘇聯解體。

這時,百事公司突然發現他們手上的世紀協議,變成一個多國參與的協議。

比方說,他們本來要在白羅斯擴增百事可樂兩公升塑膠瓶生產線以及銷售市場,但是裝填飲料的作業卻是在俄國進行的;又比如說,他們想要在俄國莫斯科開業的必勝客,其所使用的莫札瑞拉起司是來自立陶宛,但現在想從立陶宛叫貨不僅關稅高,立陶宛政府也明白表示他們想要賣錢;還有,本來要交給百事公司的蘇聯製船隻正以半成品的姿態停泊在烏克蘭的港口,而烏克蘭政府正在考慮減少交貨數量。

說好的乙方  變成丙丁戊己庚辛方

1992年,當時的百事公司副總裁諾頓(Richard M. Norton)在接受《洛杉磯時報》採訪時回憶道,他們面對的是不斷朝令夕改、數都數不清的新法規、稅率、進出口關稅,他說:「我們面對的不再是一個政權高度集中於莫斯科的政府,而是 15個新的貿易夥伴,他們擁有獨立的主權,也自有一套政治、經濟改革策略。」

一個回不去的時代

最後,百事公司花了六個月左右才陸續與不同國家敲定新協議。儘管直到現在,我們還是可以從俄國是百事可樂第二大外銷國這點看出百事可樂當年的影響力,但在蘇聯垮台當時,百事公司高層就坦言他們真的「回不去了」。

post title

受到國際貿易制裁的伊朗,和印度也有著迂迴的對銷貿易法。圖為 2018年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與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的合影。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一個「對銷貿易」的例子

不論如何,這一個故事其實就是「對銷貿易」(Counter Trade,也稱對等貿易、反向貿易、互抵貿易)的經典例子。

「對銷貿易」是指不用貨幣交易,而是透過得到相同價值的物品、服務等方式來完成交易,賣方可能是直接從這些物品、服務上獲利,也可能是透過把得到的東西轉賣給第三方來賺錢。

困境的情況特別常見

這種貿易方式並不罕見,當企業想要打入一個資本轉移門檻較高的市場時,就比較會採取這種方法;「對銷貿易」也特別容易出現在一個國家在國際上面臨孤立或金融困境的時候,像通貨膨脹嚴重的委內瑞拉,每天都會提供古巴 5萬桶石油以換取對方提供醫生、老師、經濟顧問。

伊朗模式:錢不會跨國就好

受到經濟制裁的伊朗,則是用石油和印度換取米、藥品等民生物資——根據BBC的整理,伊朗的「對銷貿易」稍微再複雜一點,比起直接的以物易物,印度會先用印度盧比向伊朗購買石油,但錢會存在印度設立的銀行帳號;伊朗這邊則會把錢拿去當地採買民生物資,再運回國內。

這個過程不會有任何金錢跨越國界,法國、德國、英國也在今年與伊朗建立類似的貿易模式「支援貿易通匯工具」(Instrument in Support of Trade Exchanges, INSTEX),但貿易內容僅限重要的民生物資。

post title

終歸來說,錢還是最好用。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不穩定的時節容易出現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的經濟學家穆斯塔法(Shirley Mustafa)就指出,其實自從 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對銷貿易」又變得更為常見,她說:「有些國家因此對國際貿易市場失去了信心,(所以他們採取了行動。)」

克里斯多福新港大學的經濟學教授泰勒(Travis Taylor)也認為,不論是以物易物或其他對銷貿易的方式,它們都不可能會消失,「特別是在發展中國家或是比較動盪的時期」。

還是最愛錢

但不論如何,如果有選擇的話,傳統的支付方法仍然最得人心。「通常都是傳統的方法行不通,『對銷貿易』才有登場的時機,」美國喬治城大學研究國際貿易的助理教授辛科塔(Michael Czinkota)說:「我認識有在做『對銷貿易』的企業都會跟我說,如果有辦法用錢的話,那一定會是它們的第一首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