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蘇聯黑歷史30年:俄羅斯解散紀念 老牌人權組織曲終人散

上周二,俄羅斯法院勒令老牌人權組織「紀念」必須清算解散。它的殞落,預示著俄羅斯政府已經在這場爭奪歷史論述權的戰爭中佔上風,更顯示未來俄羅斯所有反政府人士、人權團體面臨的壓力將只增不減。

文章插圖

俄羅斯關老牌人權團體

上周二(28),俄羅斯最高法院下令關閉了國內歷史悠久的人權組織「紀念」(Мемориал),讓它們花費數十年蒐集的眾多關於蘇聯惡行惡狀的文件面臨可能消失於歷史洪流的命運。

「我們都是紀念」

根據俄羅斯獨立媒體OVD-Info的報導,在開庭期間,許多紀念的支持者紛紛帶著「我們都是紀念」(We are Memorial)、「放過紀念」(Hands off Memorial)的口號坐在旁聽席中;判決出爐後還有民眾激動地在法庭外高呼「可恥!」(shame!)的口號,結果卻被警方逮捕。

不過,同樣被逮捕的還有一些前來反對紀念、將其比做納粹的民眾。

積極力挽狂瀾 俄羅斯人終需誠實面對歷史

紀念的辯護律師表示,紀念被關閉是因為當局不樂見它們深入挖掘蘇聯的惡行惡狀,因此接下來它們將積極尋求所有可以上訴、推翻法院決定的管道,甚至不排除要向歐洲人權法院(European Court of Human Rights)求助。

紀念在聲明中表示,俄羅斯民眾終究會需要誠實反思自身歷史,它代表的其實是俄羅斯公民對追尋自身悲慘歷史與當時數百萬人下落的需要,而這股需求是任何人都無法成功「清算」的。

文章插圖

1989年成立 致力揭露蘇聯黑歷史

「紀念」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沙卡洛夫(Andrei Sakharov)與其他人一同在1989年成立,30多年來,它致力於研究、揭露前蘇聯領導人史達林(Joseph Stalin)及蘇聯勞動改造營管理總局(gulag)對人民的種種迫害,包括強迫勞動、政治犯監獄等,檔案庫中蒐集了超過6萬名受害者的名單,是俄羅斯相當重要的公民組織。

未標註「外國代理人」

這次,俄羅斯檢察官指控紀念沒有照規定在出版物上加上「外國代理人」(foreign agent,註)註記,因此要求法院清算、解散紀念。

盡力滿足要求 法院決定出於意識形態

但紀念組織表示,他們已經盡力滿足政府的要求,而且政府為了這麼簡單的技術失誤就要它們關門大吉,既不合理、也沒有法律基礎,董事會成員奧爾洛夫(Oleg Orlov)也反過來質疑法官的決定完全是基於「意識形態」,是一個「公然、示範性的非法決定」。

註:外國代理人是由俄羅斯司法部定義的詞彙,任何接受境外資金援助的組織都會被視為是「外國代理人」。

文章插圖

普丁力爭歷史詮釋權 紀念成眼中釘

《莫斯科時報》(The Moscow Times)在報導中指出,近年來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一直積極爭取俄羅斯歷史的詮釋權,努力捍衛前蘇聯在二戰期間的成就、前領導人史達林推行的政策,因此紀念挖掘、紀錄蘇聯罪狀的舉動,無疑有違普丁的企圖。

「紀念已經成了官方版歷史的頭號敵人,」俄羅斯智庫卡內基莫斯科中心(Carnegie Moscow Center)的分析師科列斯尼科夫(Andrei Kolesnikov)分析道:「當局認為如果能摧毀『紀念』,就能摧毀它們的歷史論述。」

檢方:受西方指使 只看罪孽不看成就

在庭審當中,檢方曾多次將紀念貼上「公共威脅」的標籤,聲稱它們受到西方指使,只將注意力集中在蘇聯的罪孽、忽視其「光榮歷史」。

「為什麼我們明明身為贏家的後裔,卻得在恥辱、懺悔中度日,而非對我們光榮的歷史感到無比驕傲呢?」檢察官當庭申論道,他接著說:「大概是有人付錢要紀念這麼做吧。」

紀念是國家之友、於國家有益

或許正是因為當局已經鐵了心要拔掉紀念,因此即使紀念的辯護律師們在法庭上努力為紀念辯護,主張紀念的工作其實「有益於國家」、理應是「俄羅斯之友」而非敵人,仍無助於影響法官的決定。

文章插圖

受幫助者聲援 俄羅斯關紀念「踐踏受害者記憶」

在紀念被勒令清算後,這紙判決隨即遭到聯合國、美國、德國等的批評,直指法院的決定形同「限縮了俄羅斯獨立公民社會、媒體及親民主人士的活動空間」;其他人權組織也先後發表聲明力挺紀念,像是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就在聲明中肯定紀念30多年來的努力,批評俄羅斯政府的決定「宛如踐踏勞動改造營管理總局數百萬受害者的記憶」。

許多俄羅斯人也對紀念的命運感到惋惜,尤其是那些曾受過紀念幫助、從它們的檔案庫中獲悉親友命運的人更是如此,有些人還特別打開Twitter,寫下一段感謝或是支持紀念的文字。

人權團體、媒體、記者通通跑不了

但無論如何,在專家的眼中,紀念的殞落已經顯示出當前的俄國政府一點都不歡迎任何人與之作對。

在最近幾個月,俄羅斯政府對人權團體、媒體或是個別記者施加的壓力大增,很多人、機構都名列「外國代理人」行列中,或因為「不受歡迎」而被貼上非法標籤,又或者是跟紀念一樣被迫解散、關門大吉。與此同時,數千名上街聲援反政府勢力的示威者也紛紛遭逮捕,在在凸顯與當今的俄羅斯政府作對的風險正快速上升。

「不諳過去者必重蹈覆轍」

緊接著上周二紀念被勒令清算後,上周三(29),紀念的姐妹團體、致力於紀錄當代政治壓迫案件的組織「紀念人權中心」(Memorial Human Rights Centre)也遭法院下令關閉。

紀念的董事長拉欽斯基(Jan Z. Raczynski)指出,俄羅斯當局一連兩記重拳意在警告公民社會,「看!如果我們可以對它們(紀念和紀念人權中心)這麼做,那麼清算你們也毫無問題」。

但拉欽斯基指出,有朝一日人們將會看見熟悉的歷史再次上演,「有一個老生常談的經驗指出,那些不諳過去的人註定會重蹈覆轍。」

「過去十年來的種種跡象顯示,我們正不斷往那個方向前進。」

文章功能

comment 1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