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入尋常百姓家 只有頭銜的新加坡王室後裔

by:泥仔
12249

在新加坡,有這麼一群流著蘇丹王室血脈的人,不過他們的生活跟你我差不多,必須為日常的溫飽奔波,就連鄰居也不盡然知道他們隔壁住著王室後裔。

post title

圖為新加坡的蘇丹王室後裔齊聚一堂,一同接受《路透社》拍照。

路透社/達志影像

他們還在?

今年 51歲的東姑沙瓦勒(Tengku Shawal),是蘇丹侯賽因(Sultan Hussein Shah)的後裔,也被其他家庭成員視為「新加坡王室的當家」。不過當他告訴周遭人自己的身份時,「這些人還存在喔?」是大多人會有的反應。

在19世紀就名存實亡

這樣的反應不會讓人太意外,畢竟在 19世紀,蘇丹侯賽因就在與英國政府達成協議後,輾轉把統治權交了出去,但他們仍保有「東姑」的頭銜,這在馬來語中意指王子或公主,也象徵著他們和蘇丹的連結。

post title

沙瓦勒向《路透社》展示了一份王室後裔名單,並一一註明了這些人的現狀。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圖片右下角有著像是太陽圖樣的廣場,其右邊的建築即為馬來傳統文化館。

路透社/達志影像

從王宮到博物館

沙瓦勒指出,現在蘇丹王室後裔有 79人,大部分的人都移居海外,包括他的 14個人本來住在「甘榜格南蘇丹王宮」(Istana Kampong Gelam)裡,但在 1999年,他們被新加坡政府安置到其他地方,王宮則被改建成馬來傳統文化館(Malay Heritage Centre)。

用補助金受益人證實身份

由於英國殖民政府與王室家族達成的協議包括要提供補助金給王室後裔,但受益名單不公開;現在的新加坡政府則說他們沒辦法談論關於補助金的細節,僅提到補助金確實存在,且除了其中一項補助金以外都已經付清。

因此《路透社》指出,他們沒辦法查核眼前這些人是否如自己所稱的是蘇丹王室後裔,不過沙瓦勒在接受《路透社》時,有向對方展示了政府補償金文件,證明自己確實是補助金的受益人。

post title

穿上傳統服飾的沙瓦勒,在馬來傳統文化館為《路透社》記者導覽。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對他來說,這裡處處充滿著生活的回憶。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沙瓦勒手上的紋章,是王室成員過去得配戴在身上的物品。

路透社/達志影像

保留文化的意圖明確

現在,沙瓦勒還是很常回去已被改建成博物館的前王宮,也會去隔壁的清真寺、公墓晃晃,甚至會穿上傳統王族的服飾參加相關活動——儘管沙瓦勒最近的收入因為私人因素與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而銳減,卻絲毫不減少他這麼做的興致,畢竟他希望能藉此留住蘇丹文化的痕跡。

活在過去會忘記現在?

當然,不是每個蘇丹王室後裔都抱持著跟沙瓦勒一樣的想法,東姑英德拉(Tengku Indra)就認為如果太活在過去,可能會忘記如何面對現實。

post title

透過視訊軟體Zoom,英德拉正忙著和客戶遠端開會。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英德拉的兒子阿贊在和他母親看以前的照片。對他來說,那都已是過眼雲煙。

路透社/達志影像

曾曾曾曾曾孫有話說

根據官方資訊,現在 67歲的英德拉是蘇丹侯賽因的曾曾曾曾曾孫,曾住在王宮的他現在在一家公司裡擔任顧問。

「我們不是一個王朝。你是不是王室成員、王室後裔一點也不重要,」英德拉說:「更重要的是,你必須在現在的社會制度下活出自己的生活,而不是耽溺於祖傳的地位上。」

英德拉的兒子、今年 40歲的東姑阿贊(Tengku Azan)則認為終歸來說,歷史是不會回頭的,而年輕這一代也會越來越不在意自己的家族歷史。

post title

對不知道的人說,東姑布特禮(畫面中間)就只是公司裡的一名普通員工而已。

路透社/達志影像

女兒應該留下頭銜嗎?

其實就算是沙瓦勒這樣積極追逐家族歷史的人,也在女兒出身時,猶豫著要不要把「東姑」頭銜傳下去,擔心這對孩子來說是太過沈重的枷鎖——話雖然這麼說,他的女兒、今年 27歲的東姑布特禮(Princess Puteri)已經取回她的頭銜。

哈利王子 vs. 自己

布特禮坦言,在這個對王室統治史知之甚少的國家,要解釋自己的身份並不是一件容易事,並說:「有一部分的我覺得蠻難過的,因為我得跟大家解釋我是誰,不像大家一看到哈利王子(Prince Harry)就會意識到他是王子。」

post title

東姑法扎爾(右邊穿白衣者)現在是一名計程車司機。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他們一家住在新加坡的社會住宅中。

路透社/達志影像

當年的衝擊  記憶猶新

另一名前王室成員、今年 43歲的東姑法扎爾(Tengku Faizal)也曾經住在王宮裡,當他們被政府撤離時,那種回到現實的感覺對他來說是很大的衝擊——他去做清潔工的時候還被笑是負責收垃圾的王子。

現在,法扎爾靠開計程車來維持家計;然而,就算他的妻子也到在麥當勞打工,生活還是很吃緊。

「我們不聰明,也不富裕,我們有的就只是頭銜而已。」法扎爾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