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坪房間發現164隻狗 日本動物囤積事件不斷

by:泥仔
10203

在一間狹小的房間裡找到上百隻狗,再次揭露日本社會難解的動物囤積問題。

post title

今年 10月中,動物基金的發現再次彰顯了日本的動物囤積問題。

Photo: どうぶつ基金

舉目所及都是狗

今年 10月中在島根縣出雲市,動保團體「動物基金」(どうぶつ基金)在一間約 8坪的房間找到了 164隻狗。

人在現場的「動物基金」理事長佐上邦久描述道,當時房間裡不論是水槽、櫃子、桌子全部擠滿了狗,而且四處都是狗大便。

透過影片,可以具體的感受到裡頭「狗口稠密」的情形。

累積40年的數量

佐上邦久指出,這家人平常就住在隔壁房子裡,據飼主所述,他們在 40年前開始帶流浪狗回來養,卻沒預料到帶回來的動物數量會這樣暴增,但也沒錢幫狗結紮。

現在,飼主已經同意放棄這些狗的所有權,並交由動物基金處理狗狗結紮、除蟲、打疫苗、尋找新飼主等事宜。

多年來  無疾而終的檢舉

根據日本媒體報導,鄰居曾多次向有關單位檢舉這棟房子散發出惡臭以及頻繁的狗叫聲;儘管出雲市公衛中心表示,他們在接獲檢舉後就有拜訪飼主,但中心的人僅有站在門口教導對方寵物結紮的知識,飼主也只說家裡的狗「大概有十來隻」。

post title

仔細看這些狗的狀況,牠們的健康狀況都說不上好。有的罹患皮膚病、出現傷口,有的則骨瘦如柴。

Photo: どうぶつ基金

80名鄰居集體陳情

今年 7月,一共有 80名居民連署向島根縣政府以及出雲市政府請願,希望有關單位可以調查這棟屋子是否有不當飼養情事,但政府部門在實地調查之後回報一切正常,只是另外指派了動保團體「動物基金」來幫忙這家人的動物作結紮——今年 10月,當動物基金前往現場後,才發現事情遠比官方記錄的要嚴重許多。

如果有多做一點...

對於整個事態發展,「動物基金」理事長佐上邦久批評,如果有關單位在這幾年有更積極的作為,狗的數量也不會暴增到這種地步。

對此,出雲市藥事食品衛生部表示他們已經在著手處理後續問題,也對這樣的狀況表示歉意;不過該部部長中村祥人則坦言,基於寵物為飼主所有的原則,如果飼主不允許,他們能做的事並不多。

島根縣知事丸山達則表示,比起動用罰則,他們正努力在和有關單位合作處理這次的事件。

post title

在把 164隻狗移到安全的地方後,屋子角落甚至能看到堆積如山的糞便。

Photo: どうぶつ基金

在日本,層出不窮

其實,類似的事情在日本已經不是第一次,甚至只是冰山一角。根據日本環境省的數據,在 2018年,各地方政府一共收到 2,064起有關動物囤積的申訴。

光是今年有引起討論的動物囤積事件,就包括 3月在北海道札幌市的民房發現了 238隻貓;6月在兵庫縣三木市,一名男子被發現會定期到一棟小屋照顧 66隻狗;9月在愛知縣新城市的案件則發現一起囤積 80隻貓的事件。

這些故事都很類似:飼主因為捨不得或沒錢幫貓狗結紮、放任牠們繁殖、又無法擔起照護的責任,導致這些貓狗在極度骯髒的環境生長,有的甚至連飯都吃不飽。

post title

不論貓跟狗,一次生育都能產下好幾胎,如果不結紮的話不難想像動物增生之快。

Photo: どうぶつ基金

動物囤積  也算虐待

面對動物囤積在這幾年逐漸成為難解的社會問題,日本政府也在今年 6月修正《動物福利與管理法》,除了加強虐待與拋棄的罰則[最高罰 100萬日圓[(折台幣約 27.6萬元)或是關一年],也明訂像動物囤積這種「在不適當的狀況下飼養動物,致使動物健康不良」情況也屬虐待行為,而政府有關單位一旦懷疑飼主有虐待情事,就有權力到現場調查。

人口老化、貧窮  成為居高不下原因

其實日本動物囤積事件之所以層出不窮,也和日本社會老化與貧窮問題息息相關。畢竟這些人可能因為生病、失業、親友死亡而漸漸失去與社會的聯繫,並轉而對動物產生高度依賴。環境省曾分析 368起動物囤積事件,發現有 30%的飼主都已經超過 70歲,而且很多人都罹患失智症;除此之外,這 368起事件中,有超過 50%的飼主本身經濟、健康狀況就不好。

post title

在動物囤積議題的背後,反應的是日本社會正面臨的問題。

Photo: どうぶつ基金

她有幫這些貓取名

2018年在東京,一對靠政府補助的 48歲女性被發現養了 163隻貓,當時前往救援的動保團體成員佐藤千鶴子(Chizuko Sato,音譯)指出,雖然這些貓都營養不良、生活環境也很糟糕,但這名女子不僅有幫每一隻貓取名字,也非常愛她的貓,佐藤千鶴子說:「她孤立於這個社會,也沒有向誰敞開心扉過,連我都很難體會她的感受。」

這不只是動物問題

因此談起動物囤積症,是否有足夠的社會支持網可能是一個更核心的問題,一名政府官員便直言「只把它當作動物議題是沒辦法解決問題的」。

另一名市政府的官員也抱持類似看法,認為執行部門的思維都需要調整,他說:「執行部門總是輕輕放下環繞在動物旁邊的問題,但我們如果不用福利救濟的角度來面對它,我們就沒辦法真的解決這一切。」


註:圖片經「どうぶつ基金」授權同意使用,未經同意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