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黑市買了一個寶寶」BBC調查報導揭露肯亞寶寶黑市

by:徽徽
22131

在肯亞,只要一萬多台幣,就可以買到一個寶寶......

post title

在肯亞達達阿布鎮(Dadaab)的難民營內,一名寶寶安睡在媽媽的懷抱中。對許多寶寶被抱走的媽媽來說,這個場景再也不可能出現在她們的生命中。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一萬多台幣可以買到......

在肯亞,4萬5,000先令(折台幣約 1萬1,743元)對某些人來說,可能是三個月的薪水、一個月的房租或是一晚狂歡的代價,但是,這也有可能是一個寶寶的價格。

無家可歸最容易被盯上

BBC非洲之眼調查報導團隊花了一年多的時間,調查了肯亞寶寶黑市如何運作、買賣雙方的背景,以及「貨源」後發現,在街頭無家可歸、帶著年幼寶寶的女子最容易被盯上,成為犯罪組織下手的目標。在首都奈洛比街頭遊蕩的蕾貝卡(Rebecca)就是其中之一。

蕾貝卡記得,她最後看見大兒子喬西亞(Lawrence Josiah)是他一歲的時候。那一年,蕾貝卡 16歲,就像許多令人心碎的故事一樣,蕾貝卡在街頭遇到了一名聲稱要娶她的男子,被拋棄後才發現肚子裡已經有了喬西亞。

蕾貝卡生下喬西亞後,靠著在大街上乞討維生,然而有一天凌晨兩點,蕾貝卡發現跟在自己身旁的喬西亞不見了。

「我找遍了每一間兒童中心,然而我從來沒有找到他。」蕾貝卡說。

post title

2014年2月13日,示威民眾帶著用保麗龍做成的大型寶寶雕塑上街抗議政府貪腐,讓下一代無法享受一個光明的未來。

路透社/達志影像

沒有一天安心過

像蕾貝卡一樣,艾斯勒(Esther)也找遍了各個地方,就是沒有兒子的下落,她說:「自從我失去孩子後,我沒有一天安心過。」

三歲兒子在 2016年被拐走的萬吉庫(Susan Wanjiku)則說:「每次看到長得像我兒子的小孩,我都會崩潰。」她的兒子至今音訊全無。

對這些寶寶被偷的媽媽來說,她們只希望孩子能回到身邊。失去兩歲兒子的卡蘿(Carol)表示,她的兒子在深夜被人偷偷抱走,她說:「我願意原諒他們,只要他們把孩子還給我就好」。

執行巫術的祭品

上述失去寶寶的媽媽沒有一天不忍受椎心之痛,她們的寶寶有的是在街頭被偷偷抱走,有的是在醫院被送往黑市,有的則是在路邊非法診所生下後被賣給出價高的買家,而這些買家不一定會讓孩子平安長大,有的寶寶會被當作執行巫術的祭品。

post title

在肯亞首都奈洛比,一對夫妻抱著襁褓中的嬰兒經過警察。負責偷寶寶的綁架犯會先跟媽媽聊天,等媽媽放鬆戒心後,再一把抱起孩子離開現場。

路透社/達志影像

先聊天,放鬆媽媽的戒心

在線人艾瑪(Emma)的幫助下,BBC非洲之眼成功和專門在路上偷寶寶的安妮塔(Anita)搭上線,安妮塔專門瞄準帶著不滿三歲幼童的媽媽。

「她(安妮塔)會先和媽媽聊天,測試看看媽媽知不知道她要做什麼,」艾瑪接著說:「有時她會給媽媽下藥,給她吃安眠藥或是吸食強力膠,她也會和孩子玩。」

老闆給壓力,要再多偷一點

趁著媽媽神智不清的時候,安妮塔就可以快速把孩子抱走得逞。安妮塔表示,她的「老闆」會給她壓力,要她再多偷一點寶寶,而這些寶寶中有的會被賣去當祭品。

「沒錯,這些被偷的寶寶會被當成祭品,他們會消失在大街上,再也沒有人看過他們。」安妮塔說。

拐賣孩童可以賺多少?

至於,安妮塔可以賺到多少錢呢?如果偷來的是女寶,她可以分到 5萬先令(折台幣約 1萬3,062元);如果是男寶,她可以拿到 8萬先令(折台幣約 2萬899元),在奈洛比買賣寶寶差不多就是這個價碼。

post title

除了得擔心在路上偷抱嬰兒的綁架犯,媽媽對醫院工作人員也不能掉以輕心。

路透社/達志影像

公立醫院社工也販嬰

除了找安妮塔這種專門負責偷寶寶的綁架犯,想要孩子的買家也會找上在公立醫院中從事不法販嬰事業的工作人員。在奈洛比媽媽露西齊貝吉醫院(Mama Lucy Kibaki hospital)擔任社工的萊帕藍(Fred Leparan),就是專門做販嬰生意的人。

中途攔截私自轉賣

身為醫院社工的萊帕藍,理當將誕生在醫院、媽媽養不起的嬰兒送到社福機構供有做過背景鑑定的家庭收養。然而,萊帕藍會中途攔截,私自將這樣的嬰兒賣出去,媽媽還以為自己的寶寶安全地送到了收養家庭。

BBC臥底記者買嬰兒

為了紀錄萊帕藍的惡行,BBC非洲之眼派出臥底記者蘿絲(Rose,化名),假裝要跟萊帕藍買剛出生的嬰兒。最後,萊帕藍開出了 30萬先令(折台幣約 7萬8,372元)的價錢,並且跟蘿絲說:「如果我們真的要做這筆買賣,那麼必須只有我們三人知道─妳、我和他(BBC線人)。」

「我很難信任別人,這麼做要冒很高的風險,我很擔心,」萊帕藍表示,安排好一切後他會再跟蘿絲聯絡。

只送兩個到育幼院  剩下一個留給自己

不久後,萊帕藍打電話告訴蘿絲,醫院有三個等著被轉送到育幼院安置的嬰兒,他可以把其中一名小男嬰偷出來給蘿絲,只要跟育幼院那邊說,醫院只會送兩個嬰兒過去就好。

在填寫完相關文件後,萊帕藍要蘿絲假裝是育幼院的員工來接嬰兒,成功把三名嬰兒交給了蘿絲,要蘿絲送兩個過去育幼院,自己留下一個。最後,蘿絲順利地將三名嬰兒送達育幼院,讓他們可以安全地等待合法的收養家庭。

post title

在肯亞基貝拉(Kibera)貧民窟內,一名懷有八個月身孕的女子看向鏡頭。

Newscom/達志影像

非法接生診所  生完後直接賣

除了安妮塔和萊帕藍,想要非法買賣孩子的人還可以找上路邊非法的接生診所,有不少走投無路的媽媽會來這裡生產,生完後直接把孩子賣掉。在奈洛比貧民窟卡拜爾(Kayole)經營非法接生診所的奧瑪(Mary Auma)專門做這樣的生意,她一點也不關心媽媽生產完後的健康,只想要盡快讓媽媽生完孩子後拿錢走人。

沒有選擇的決定

在奧瑪的診所內,一個寶寶要價 4萬5,000先令(折台幣約 1萬1,743元),但她只會分 1萬先令(折台幣約 2,611元)給媽媽。打算把寶寶賣給奧瑪的阿達瑪(Adama)說:「奧瑪的診所很髒,她會用小罐子接血,這裡沒有盆子,床也不乾淨,但是我沒有選擇。」

最後,阿達瑪反悔了,她將寶寶交給了公立兒童醫院,讓醫院幫寶寶找收養家庭。阿達瑪說:「我不想要把我的寶寶賣給無法照顧他的人,或某些想買寶寶來做其他事的人。」

post title

在肯亞,已婚婦女沒有生小孩常會受到極大的壓力,迫使她們最後只能前往寶寶黑市買寶寶回家。

Photo: klndonnelly

只是冰山一小角  黑市多大無人知

安妮塔、萊帕藍和奧瑪的惡行只是肯亞寶寶黑市的一小角,目前寶寶黑市的規模有多大、有多少孩子被拐賣沒有人知道,負責尋找失蹤兒童的單位資源嚴重不足,沒有能力去打擊寶寶黑市。

受害者是最無聲的一群人

肯亞非政府組織「肯亞失蹤兒」(Missing Child Kenya)的創辦人慕尼安朵(Maryana Munyendo)表示,找上他們幫忙的案子就有六百多件。

「在肯亞,兒童被拐賣是很嚴重的問題,但造冊立案的件數很少,」慕尼安朵接著說,這是因為受害者往往是社會上最無聲、最沒有社會資源的一群人,他們吸引不了媒體的注意。她說:「他們缺乏資源、人脈和資訊,他們無法說:『嘿,有沒有人可以幫我跟進一下我失蹤孩子的進度?』」

生不出來就會被趕出家門

慕尼安朵也提到,寶寶黑市之所以蓬勃發展,和圍繞著不孕症產生的文化汙名有關。她說:「在非洲,已婚婦女不孕不是一件好事,人們期待妳結婚後就要生小孩,而且還必須生男孩。如果妳做不到,妳可能會被趕出家門。」

「所以妳能怎麼做?妳只能偷。」

post title

在BBC非洲之眼調查報導團隊的報導上線後,肯亞政府下令徹查寶寶黑市,誓言將不法網絡連根拔起。

路透社/達志影像

政府下令調查寶寶黑市

所幸,在BBC非洲之眼的報導上線後,肯亞政府下令調查寶寶黑市,並且在周三(18)一舉逮捕了媽媽露西齊貝吉醫院的三名工作人員,其中就包含販嬰社工萊帕藍。

買賣兩方都有罪

肯亞勞動和社會保護部長切魯吉(Simon Chelugui)表示,不管是買家還是賣家,在買賣寶寶上都有罪,他也已經成立跨部門的團隊要打擊寶寶黑市,並且將背後的不法網絡連根拔起。

不能原諒販嬰行為

切魯吉說:「在寶寶黑市的新聞曝光後,來自相關政府單位的官員和專家成立了小組展開全面調查,並且採取必要行動。肯亞政府不能原諒販嬰行為,我們會追根究柢。」

「我們也想告訴民眾,不管出於什麼原因,如果你們沒有自己的孩子,可以循合法途徑收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