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八孩事件餘波 中國政府的子彈要飛多久才能打出真相?

中國徐州八孩事件爆發後20多天,中國官方持續對事件當事人投入調查並通報調查結果,但中國社會也在網路上不斷舉出新的反證,挑戰官方通報的真實性。

文章插圖

事件背後真相?

今年1月27日,網路上一支名為「徐州豐縣鐵鍊女」的抖音短片——一名中年女子脖子上拴著鐵鍊,寒冬中穿著薄衣,生了八個孩子卻被單獨關在土磚房——在中國引發軒然大波,並吸引了許多國際媒體爭相報導,成為知名的「徐州八孩」事件。

中國網路頓時冒出大量輿論給予官方壓力,希望政府追查出背後的真相,遏止中國貧窮農村長期的人口拐賣問題。但後續中國官方的調查及回應,卻讓這起「徐州八孩事件」陷入更詭譎的羅生門。

官方改口承認有「人口拐賣」

短片在中國網路上瘋傳之後,網友要求當局查明「鐵鍊女」的身分,並懷疑「徐州八孩」事件背後根本是一起「人口拐賣」案。

在豐縣政府發布的前兩則聲明中,政府雖然查出「鐵鍊女」的名字叫小花梅,家鄉在雲南省福貢縣亞谷村,不過兩份聲明中官方都不承認本次事件與「人口拐賣」有關。

在網友不斷質疑官方包庇、掩蓋犯罪事實後,2月10日徐州市政府才改口承認,「鐵鍊女」是被拐賣至徐州豐縣,坦承這確實是一起「人口拐賣」的案件。

 官方:確認「鐵鍊女」身分

徐州市政府再次說明調查進度,表示已經從雲南省福貢縣亞谷村找到了「小花梅」同母異父的妹妹「光某英」,經過親子鑑定後,可以證實「鐵鍊女」與光某英有親屬關係,「鐵鍊女」確定就是在雲南失蹤已久的小花梅。

而根據市政府另外查閱到的當事者婚姻證書來看,「鐵鍊女」在豐縣登記的名字為「楊慶俠」。查證至此,市政府認為案情有一大進展——「鐵鍊女」的真實身分就是「小花梅」,她是被拐賣到豐縣後才改名「楊慶俠」。至於涉嫌拐賣她的雲南村民桑姓、時姓夫婦,公安現在正在徹查他們的可能犯罪經過。

文章插圖

網友:政府又說謊,鐵鍊女到底是誰?

原以為「鐵鍊女」真實身分水落石出,但沒多久,《鳳凰周刊》的前編輯委員兼前調查記者鄧飛,突然在自己微博頁面上貼出了楊慶俠與董志民的結婚證書。網友發現證件上的楊慶俠照片與抖音短片中的「鐵鍊女」容貌差異極大,推測「鐵鍊女」應該不是楊慶俠,而是比「鐵鍊女」更早被拐賣至豐縣的受害者。

然而,這個說法也令「鐵鍊女」的身分再次成謎,倘若她不是楊慶俠、不是小花梅,那她究竟是誰?

失蹤的四川李瑩是妳嗎?

中國網友隨後發展出另一套推論,指出「鐵鍊女」可能是先前謠傳原籍四川的西藏老兵獨生女李瑩。26年前,12歲的李瑩在上學途中被綁,至今仍下落不明,很有可能她就是徐州豐縣的「鐵鍊女」。

支持此說的網友很快便製作出一張從四川跨越到徐州的人口販運圖,要求政府盡快徹查「鐵鍊女」和李瑩的關係。

文章插圖

民間更多的響應 踩到中國底線

隨著中國社會質疑聲浪再次升高,北京大學100位校友在本月15號晚間向中國最高當局發布聯合公開信,懇求升高調查層級。信中,這些校友們寫道:「徐州相關部門針對該事件四次報告漏洞百出,懇請中共中央、國務院徹查,還給人民真相,給全國人民予權威答覆。」

北京大學的公開信發出後,北京清華大學、中國人民大學、浙江大學、四川大學等校友也一同展開連署,敦促當局修法杜絕拐賣婦女兒童的犯罪行為。但不久後,北京大學的公開信立即遭到封殺,網路再也找不到相關連署訊息。

繼豐縣、徐州市政府之後 江蘇省政府親自出馬

本月17號,江蘇省政府宣布成立調查委員會,專責調查徐州八孩事件。22號江蘇省政府公布調查報告,稱經公安部物證鑑定中心親子鑑定後,確定「鐵鍊女」是小花梅無誤,她的基因也和失蹤四川女子李瑩的母親不同,顯示「鐵鍊女」並非李瑩。

此外,省政府也回應「結婚證照片上的女子和鐵鍊女不是同一人」的疑問。經過公安人像鑑定中心的調查後,專家表示「鐵鍊女」和楊慶俠的容貌特徵很相近,網友提出的容貌、皮膚差異是時間所致,因此定調「鐵鍊女」、楊慶俠、小花梅三者其實是同一人,指的都是抖音影片中的女子。

讓子彈飛一會兒

但省政府發布的「鐵鍊女」身分回應,仍無法說服中國網友。中國官媒《環球時報》的前總編輯胡錫進對此發表評論,他看到結婚證書的照片後也深感震撼,但他認為既然調查升高到省政府的層級,代表整起事件的調查結果造假並不容易,他告訴社會大眾「讓子彈飛一會兒」,不要急著懷疑政府,靜候更多的證據逐一顯現。

中國官媒《環球時報》的前總編輯胡錫進對徐州八孩事件極為關注,但他也試圖在評論中不得罪中國政府。

拐賣後的婚姻有效嗎?

身分爭議告一段落後,輿論開始轉向「鐵鍊女」的丈夫、拐賣嫌疑人之一的董志民。網友們認為,22號省政府用「虐待罪」逮捕董志民有誤,因為在中國,虐待罪的前提是兩人必須要是家庭成員,但既然鐵鍊女可能是董志民拐賣而來,部分專家、網友因此主張這種婚姻應該不具效力,政府反而該用非法拘禁、強姦、傷害或涉嫌人口拐賣等罪名來逮捕董志民才對。

最終報告出爐

上周三(23),江蘇省政府再次發表相關報告,指出這起事件暴露地方官員「對虐待行為和嚴重超生放任不管,對精神障礙者救治和救助不力,對婦女兒童權益的保障和特定族群的關愛與救助存在不少問題」,並批評少數官員隱瞞訊息不報,管理有嚴重疏失,將對15名豐縣現任官員做出處分。

雖然官方提起將對徐州官員進行懲處,但多數網友覺得,這分報告並沒有給出關於徐州八孩背後更多的事實真相。

子彈沒打中真相 但成功喚起注意

從徐州八孩事件曝光至今,整個案件在網友們的密切關注下快速發展,甚至揭露出中國社會嚴重的人口拐賣問題。儘管案情進展時常令人看得一頭霧水,但《鳳凰周刊》前調查記者鄧飛在23號向網友分享他的想法,在微博上寫道:「我們發聲、舉報犯罪線索,持續支持當地警方解救和溯源她及該村相同的女性。……祈願該女士早日走出醫院,重獲自由、健康與尊嚴。無論如何,我們的善意、努力和堅守總是在創造價值。」

「水流動起來,花就會開的。」

文章功能

comment 2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