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世紀球王馬拉度納驟逝 「上帝之手」返回天堂

by:山謬
5349

2020年11月25日,阿根廷足球巨星馬拉度納與世長辭,雖然他的人生僅不過 60年,卻給球迷留下了無與倫比的印象。

post title

周三(25),阿根廷球王馬拉度納(中間高舉獎盃者)辭世,享壽僅 60歲,倉促謝幕的人生讓無數球迷陷入悲傷中。

美聯社/達志影像

世紀球王驟逝

今年 11月初,有「世紀球王」之稱的阿根廷足球巨星馬拉度納(Diego Maradona)才剛完成腦部血栓手術,手術非常成功,醫生表示他只需要好好療養即可恢復健康。

周三(25),全球媒體紛紛以快訊報導馬拉度納驟逝的消息,震驚全球。

全國哀悼三日

消息傳出後,阿根廷隨即宣布舉國哀悼三日,並讓馬拉度納的棺木短暫停靈於總統府玫瑰宮(Casa Rosada),舉行公眾悼念。當公眾悼念結束後,來不及送球王最後一面的球迷,一度與維持秩序的警察發生衝突。

與此同時,馬拉度納人生幾個重要的地點,好比老家、所屬球隊的主場等,都聚集了大批球迷一同緬懷這名超級巨星。前往墓園安葬的路上,大批球迷更是在車隊後默默跟隨,送馬拉度納最後一程。

post title

在義大利南方的拿坡里,馬拉度納在拿坡里的七年是他作為一個職業球員的巔峰時期。在拿坡里人心中,馬拉度納就像是拿坡里的養子一樣,因此馬拉度納逝世的消息傳來後,當地球迷也紛紛前往聖保羅體育場,悼念馬拉度納。

路透社/達志影像

連義大利也深感不忍

遠在大西洋另一端的義大利大城拿坡里(Naples),一大群球迷也為馬拉度納的死流淚,因為在馬拉度納身披義甲球隊拿坡里足球俱樂部(S.S.C. Napoli,下文以SSC簡稱)戰袍期間,他替這座城市帶回第一座義甲獎盃,讓球迷們有了驕傲的本錢。

改叫「馬拉度納」球場

現任拿坡里市長馬吉特里斯(Luigi de Magistris)在與球團協商後,決定將「聖保羅球場」改名為「馬拉度納球場」(Diego Armando Maradona),用以紀念這名超級巨星為拿坡里所做的一切。

post title

馬拉度納出生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附近的貧民窟,但這貧窮的出身並沒有因此掩蓋住他的足球天賦。

Photo: wiki

出身貧民窟的球王

馬拉度納出生於布宜諾斯艾利斯郊區一座貧民窟菲奧里托(Fiorito)的工人家庭。即便出身卑微,這座貧民窟從來沒有埋沒馬拉度納的足球天賦,在年滿 16歲前夕,阿根廷青年體育會(Argentinos Juniors)便簽下他,讓馬拉度納正式踏入足壇。

初出茅廬的阿根廷金童

在被歐洲球隊挖角前,馬拉度納已經在阿根廷青年體育會待了 5年,留下 167次出場,攻入 116球的成績,替自己贏得了「金童」(El Pibe de Oro)的美稱。

幾年後,1982年西班牙豪門巴塞隆納足球俱樂部(FC Barcelona)看上馬拉度納無人可比的盤球技巧,以及靈敏的賽場直覺,支付大筆轉會費,爭取馬拉度納的加盟,但後來證實巴塞隆納並非最適合馬拉度納的地方,僅約兩年,馬拉度納便又轉隊加入SSC。

post title

1987年時,馬拉度納成功率領拿坡里隊拿下義甲聯賽的冠軍,這是拿坡里這座城市有史以來首度獲得冠軍,讓馬拉度納在球迷心目中的地位迅速上升。

美聯社/達志影像

「最窮的城市,簽下最貴的球星」

對比當時已經闖出一番名號的馬拉度納,當時的SSC距離「足壇強權」之稱卻還有一段距離。因此當球團宣布馬拉度納將加入SSC後,7萬名難以置信的球迷蜂擁至聖保羅體育場,親眼目睹馬拉度納的來臨。

一間新聞媒體甚至以「義大利最貧窮的城市,簽下全世界身價最高的球星」為題,報導馬拉度納加入SSC的消息。

7年帶回2座冠軍

在SSC的 7年形同馬拉度納職業生涯的巔峰,他幾乎憑著一己之力,便將 2座冠軍帶回拿坡里,使馬拉度納在當地球迷心中獲得了有如神一般的地位。

「繼 19世紀波旁王朝統治拿坡里後,現在的拿坡里國王是馬拉度納,」現年 47歲的球迷帕斯誇來(De Pasquale)說道:「我愛拿坡里,但是比起拿坡里,我更愛馬拉度納。」

2017年,拿坡里決定頒發榮譽市民的殊榮給馬拉度納,他在致詞中告訴全場的拿坡里人:「沒有任何一群人愛我如拿坡里人一般。」在自傳裡,馬拉度納亦形容在拿坡里時期的生活「令人難以置信」,他寫道:「當拿坡里人愛你的時候,他們會愛得死心踏地。」

post title

1986年的世界盃足球賽是馬拉度納球員生涯至關重要的系列賽。在 8強賽裡,馬拉度納(中間著條紋球衣者)率領阿根廷隊擊敗英格蘭隊,替阿根廷洗刷部分於福克蘭群島戰爭中敗給英國的恥辱。圖為馬拉度納率領阿根廷,迎戰保加利亞的身影。

美聯社/達志影像

才剛吞下敗仗

但說起馬拉度納最膾炙人口的比賽,仍屬 1986年世界盃由阿根廷出戰英格蘭的 8強賽。

此前 4年,阿根廷在福克蘭戰爭(Falklands War)中敗給英國, 1986年時才剛走出戰敗的陰霾,因此這場 8強賽對阿根廷人而言不僅事關晉級,更是少數能在英國人身上出一口惡氣的機會。

戰場上輸掉的,就在球場上贏回來

馬拉度納曾在自傳裡表示:「阿根廷隊在賽前就表示,這場 8強賽無關福克蘭戰爭。但隊上所有人心知肚明,很多阿根廷人在福克蘭戰爭中喪命,英國人像殺鳥一樣殺死他們。」

「這場 8強賽是阿根廷的復仇之戰。這場 8強賽已經不僅僅停留在『阿根廷隊』的層級:我們是在為阿根廷的尊嚴而戰。」

隊友傳出一記高吊球後,馬拉度納在空中偷偷用左手把球給送進球門,但裁判仍判定這球成功得分。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照片上明顯看得出來,所謂的「上帝之手」根本就是「馬拉度納的手」所致。

「上帝之手」

球賽第 51分鐘,隊友一記高吊球傳到球門前方,阿根廷出現得分機會,只見馬拉度納和門將雙雙躍起身,隨後球應聲入網,所有阿根廷隊的球員與馬拉度納興奮地抱在一塊慶祝。

但所有人都看得一清二楚,馬拉度納在空中偷偷舉起左手將球「撥」進球門,因此這球理當判手球,得分不算。可是當年的裁判不知為何,卻判進球有效,使得阿根廷隊暫時以 1:0的比數領先英格蘭。

賽後訪問時,馬拉度納告訴媒體:「那顆進球一部分是靠著馬拉度納的頭槌,另一部分是靠著上帝的手!」從此也讓這顆世界盃史上最著名的非法進球獲得了「上帝之手」的稱號。

僅僅不過 4分鐘,馬拉度納便展現無可匹敵的盤球技術,一個人帶球穿過大半場射門得分,讓滿場英格蘭球迷看得目瞪口呆。

「本世紀最佳進球」

然而,距離「上帝之手」才不過短短 4分鐘,馬拉度納又在中場接獲傳球,這次他一個人帶球穿過大半場,中途連連上演精彩的帶球過人技巧,一連閃過 5名英格蘭球員的防守,起腳把球送進球門,僅憑一人之力,便徹底擊垮整條英格蘭防線。

英格蘭球迷或許對「上帝之手」有無數怨言,但馬拉度納單刀直入的這球卻讓他們啞口無言。

英格蘭前鋒 :差點為對手的進球而鼓掌

前英格蘭前鋒萊尼克爾(Gary Lineker)當時就站在球場上目睹馬拉度納的射門,他說:「自我踢球以來第一次,我差點為對手的進球而鼓掌。」

在馬拉度納這兩球的帶領下,阿根廷成功擊敗英格蘭,並順利在冠軍戰中擊敗西德,舉起當年世界盃足球賽的冠軍金盃。

就像偷走英國人的錢一樣爽

馬拉度納的這兩顆進球不僅讓他攀上球員生涯的顛峰,更讓他一舉成為阿根廷的英雄。事後,馬拉度納在受訪時曾形容「上帝之手」就像是「從英國人口袋裡摸走錢包」一樣爽快,是阿根廷對 1982年福克蘭戰爭的「象徵性復仇」。

巴西弗魯米嫩斯聯邦大學(Federal Fluminense University)的運動史學家瑪加良斯(Lívia Gonçalves Magalhães)說道:「當時便產生了一個傳說:『上帝之手』是上帝在為 1982年的福克蘭戰爭主持公道。」

post title

高掛戰靴之後,馬拉度納轉以教練的身份出現在足球場上,但相較於輝煌的球員生涯,他的教練人生卻暗淡了不少。

路透社/達志影像

巔峰過後,便是下坡

可惜的是,馬拉度納此後的球員生涯便一路走下坡,1991年馬拉度納在藥檢中被驗出古柯鹼而領到 15個月的禁賽處分;1994年的世界盃上,馬拉度納再度因藥檢未過而被迫離開世界盃戰場,當年的阿根廷隊也止步於 16強舞台。

最終在 1997年時,馬拉度納決定高掛戰靴,告別自己的球員生涯。

脫下戰靴,換上西裝

退休後,馬拉度納改以教練的身分出現在球場邊,但他無人可出其右的帶球過人技巧、賽場直覺,彷彿隨著他高掛戰靴而留在球員時代。期間他曾以國家隊教練的身分重返 2010年南非世界盃的舞台,但該年阿根廷僅止步於 8強,馬拉度納不久後便離開國家隊教練一職。

post title

馬拉度納(左)生涯後期身體因毒癮、肥胖等問題急遽衰退,還曾在卡斯楚(右)的邀請下至古巴接受治療。

美聯社/達志影像

超級球星的場外人生

在場上連連上演精彩表現的同時,馬拉度納的場外風波卻從未停過,吸毒、捲入義大利黑幫、 私生子女眾多等都是為人所知的毛病。

除此之外,馬拉度納與多名非常富有爭議性的拉美左派領袖,像是委內瑞拉的已故強人查維茲(Hugo Chávez)、玻利維亞總統莫拉萊斯(Evo Morales),以及古巴革命領袖卡斯楚(Fidel Castro)都有非常密切的往來,使他成為足壇史上最富爭議性的一名球星。

「卡斯楚就像我老爸一樣」

當馬拉度納的身體因毒癮、毫無顧忌的飲食而屢出問題的時候,卡斯楚向馬拉度納伸出援手,邀請他到古巴,讓醫療團隊幫助他重拾健康。此舉更加深了兩人間的友誼,馬拉度納曾以「卡斯楚就像我第二個爸爸一樣」一語形容兩人間的關係。在馬拉度納的左腿上刺著一個卡斯楚的刺青;當他在西元 2000年出版自傳時,馬拉度納還將卡斯楚提名為致謝人之一。

post title

馬拉度納雖然已經永遠離開球迷,但在球迷們心中,他在 1986年舉起世界盃冠軍獎盃的身影,以及他所帶給球迷的無數精彩時刻卻已經永遠留在球迷們心中。

路透社/達志影像

最富人性的神

種種非法用藥、風流成性、捲入黑幫,以及與爭議性的左派領袖交好等爭議,卻從未影響馬拉度納在球迷心目中的地位,反而讓球迷們感到親近,因為在馬拉度納於場上繳出神級表現之餘,下場後他也得面對自己的人生問題,就如同每個普通人一樣。

今年 42歲的死忠球迷內雷特(Pablo Neyret)便說:「我老爸也有吸毒問題,我又怎麼忍得下心苛責馬拉度納呢?」

因此,已故烏拉圭作家加萊亞諾(Eduardo Galeano)便曾以「最富人性的神」,形容這名退休後仍受球迷愛戴的超級球星。

「多虧有足球」

在 2005年接受電視訪問的時候,主持人曾問馬拉度納去世以後會想在墓誌銘上刻些什麼,馬拉度納回應道:「『多虧有足球』,足球讓我享受無窮的喜悅,賦予我無窮的自由,彷彿用雙手觸碰到了天空一樣。」

「多虧有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