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營炸藥儲存不當 赤道幾內亞城市連環爆 近百人身亡

by:阿雀
5005

位於非洲中部的赤道幾內亞在上周日(7)發生了驚天的連環爆炸,其境內最大城市巴塔被炸得滿目瘡痍......

post title

在連環爆炸之後,巴塔市內變得滿目瘡痍,房屋的鐵皮屋頂甚至被掀開,就這樣散落在路上。

歐新社/達志影像

從軍事基地開始爆

本月 7號下午,非洲國家赤道幾內亞(Equatorial Guinea)的最大城市巴塔(Bata)發生連環爆炸意外,目前已經造成至少 98人死亡,615人受傷,其中有 299人尚在醫院治療中。

根據赤道幾內亞總統姆巴索戈(Teodoro Obiang Nguema Mbasogo)在電視上的聲明,爆炸的起火點在市內的恩科圖馬(Nkoantoma)軍事基地,因為負責維護跟保存炸藥的單位有疏失,加上鄰近基地的農夫正在燃燒耕地,這才導致意外發生。

幾乎整個城市都遭到破壞

這起連環爆炸讓巴塔市多數的建築物都遭受到了巨大的破壞,從電視台釋出的影片可以看到,倉皇的民眾在爆炸發生之後一邊尖叫,一邊在煙霧瀰漫的環境中奔走;許多房子都被炸到只剩一面或兩面牆,甚至有鐵皮屋頂被掀開,變形扭曲地和倒塌的瓦礫埋在一起。

「我們聽到了爆炸聲,也看到了煙霧,但我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一位當地居民透過電話向法新社如此表示。

post title

照片來自幾內亞教育電視台(TVGE)所釋出的畫面,從中可以看見爆炸的威力之大。

美聯社/達志影像

同樣來自於幾內亞教育電視台,畫面中的兩名男子正在將爆炸的罹難者移往他處。

美聯社/達志影像

火勢延燒到晚上

透過法新社的採訪,另一位居民指出,爆炸持續到晚上都沒有完全停歇:「我們整晚都沒睡。許多房子在晚上依舊持續燃燒,我們還一直聽到小小的爆炸聲。」

醫療資源不足

然而面對如此重大的意外,巴塔當地卻沒有足夠的醫療資源。根據赤道幾內亞的電視台報導,當地一些醫院湧進了過多的傷患,在人力跟空間都無法負荷的情況下,許多受傷的民眾不只無法即時接受治療,甚至也沒有病床,只能直接躺在醫院的地上。

赤道幾內亞衛生部也因此在Twitter上發出一連串推文,徵求自願的醫療工作者前往巴塔地區醫院(Bata Regional Hospital)幫忙,同時也籲請民眾前往捐血,以解決血庫告急的狀況。

post title

爆炸現場的車輛被炸得面目全非。

歐新社/達志影像

救援隊將罹難者裝在塑膠袋中,準備帶離爆炸現場。

歐新社/達志影像

呼籲國際提供協助

總統姆巴索戈表示,赤道幾內亞在國際汽油價格下跌以及COVID-19(武漢肺炎)的陰影下,本來就處在極為嚴峻的情況,更何況又遇上了這次的連環爆炸,因此極力希望國際能夠提供相關協助。

赤道幾內亞唯一的在野黨社會民主融合黨(Convergencia Para la Democracia Social,CPDC)也表示,這次的案件是「赤道幾內亞有史以來最嚴重的人道災難」,並請求西班牙、法國、美國提供協助,包括派出搜救隊、醫療人員,以及醫療資源供給等。

西班牙的外交大臣薩雷斯(Arancha Gonzalez)隨後在周一(8)於Twitter上表示,西班牙「將立即運送一批人道救援物資」到赤道幾內亞。

post title

從地圖上可以看見赤道幾內亞的兩塊國土,此次爆炸發生地巴塔(Bata)位在非洲大陸,而赤道幾內亞的首都馬拉波(Malabo)則座落在西北方的比奧科島(Bioko)。

Photo: wikicommons

自西班牙獨立而出

說到赤道幾內亞,赤道幾內亞於 1968年自西班牙獨立出來,舊稱「西屬幾內亞」(Spanish Guinea),也因此,它是非洲大陸上唯一使用西班牙語的國家。

赤道幾內亞位在非洲大陸的西岸,分為兩個部分,一部份在非洲大陸上,另一部份是位在西北外海的比奧科島(Bioko),首都馬拉波(Malabo)就座落在這座島上,本次爆炸案的發生地巴塔則位在大陸國土的西北沿岸。另外,雖然名為「赤道」(equatorial)幾內亞,但赤道其實並沒有通過其國土,而僅僅通過其海域。

post title

現任總統姆巴索戈已經在位超過 40年。

歐新社/達志影像

76%的貧窮人口

根據聯合國(UN)以及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資料顯示,雖然赤道幾內亞擁有豐富的石油和天然氣,但在資源嚴重分配不均的情況下,赤道幾內亞約 150萬的總人口中,有 76%的人生活在貧窮環境裡。

現任總統自1979年開始掌權

赤道幾內亞的現任總統姆巴索戈自 1979年就已經掌權,目前在位時間已經超過 40年,期間不斷被指控侵犯人權。同時,西方國家和非政府組織也多次指責姆巴索戈及其家族有嚴重貪汙的狀況。

post title

面對這次如此大規模的災難,赤道幾內亞的政局和醫療系統都面臨危機。

歐新社/達志影像

難以負擔的災難規模

面對這次的連環爆炸災難,美國前西非外交官暨區域安全官員勞倫斯(William Lawrence)表示,他認為赤道幾內亞還沒辦法應付這麼大規模的災難。

「我不認為赤道幾內亞有準備這麼大規模的備災訓練,而且我猜想很多在今天(7)發生的事政府都只能臨機應變,」勞倫斯告訴半島電視台:「更何況這個國家的醫療系統在COVID-19(武漢肺炎)的疫情下,本來就已經面臨非常大的困境,所以這次的事件肯定會變成一個額外的負擔。」

「帶來毀滅性的影響」

同時,勞倫斯也認為這個國家的領導人將不得不在短期內對這次的爆炸負起責任:「這次的事件將在很多層面帶來毀滅性的影響。赤道幾內亞是非洲最富裕的國家之一,但原油資源分配卻高度不均。自從獨立以來,赤道幾內亞就面臨許多次未遂的政變,所以這次的事件肯定會替赤道幾內亞帶來變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