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地獄還是自然? 土耳其橄欖農夫力抗發電廠

by:阿雀
4472

在土耳其,為了阻止家鄉變礦場,一名 64歲的橄欖樹農挺身而出,對抗土耳其最大的發電廠之一......

post title

狄米瑞正在她的橄欖林地裡摘除雜草。

路透社/達志影像

小蝦米對抗大鯨魚

在土耳其穆拉省(Mugla)的村莊圖爾古特(Turgut),為了拯救自己的土地和村莊,64歲的橄欖樹農狄米瑞(Tayyibe Demirel)單槍匹馬地控告負責亞特根發電廠(Yatagan Power Plant)的營運公司,希望能夠阻止發電廠一路開採煤礦到她的橄欖樹林。

成功贏得訴訟

上個月,狄米瑞贏得了與營運公司間的官司。在上訴過程中,她援引了之前的另外一場判決,裡面提到橄欖樹林是必須要被保護的,此番說法最終獲得了法院的採信,在那之後,狄米瑞還更進一步地贏得了上級法院的訴訟。

post title

巨大的灰色煤礦場就位在村莊圖爾古特的附近。

路透社/達志影像

害怕自己的林地被礦場包圍

然而,狄米瑞表示,贏得訴訟並不是抗爭的終點,因為她還必須阻止礦場繼續延伸,不然總有一天,她那六公畝的橄欖樹林地會被礦場給包圍。

「周圍所有的土地都遭到開挖,裡頭的資源都會被掠奪,然後我的橄欖樹林會被困在中間,」狄米瑞說:「我拒絕接受這一切。我會繼續我的抗爭,然後爭取我的權利。不然我要怎麼抵達我的土地?搭直升機從空中降落嗎?」

與度假勝地比鄰

倡議人士們表示,亞特根發電廠與礦場所在的城鎮亞特根,距離土耳其地中海地區(Turkey's Mediterranean)與愛琴海度假勝地非常近,只有短短 40公里,而開發礦場和燃燒煤所帶來的汙染,對人體健康以及環境都會造成非常大的傷害。

post title

從遠方看向亞特根發電廠,可以清晰見到巨大的濃煙從三個大煙囪裡不斷冒出。

路透社/達志影像

已經有五個村莊因此不見

在亞特根發電廠不斷擴張的狀況下,亞特根境內已經有五個村莊因此被撤村而消失。倡議人士們就指出,在過去 40年間,穆拉省有超過 5,000公頃的土地被開發成了礦場,這足足等同於 8,000個足球場大。

種植150萬棵樹

然而,亞特根發電廠駁斥單方面的說詞,廠方告訴路透社,它們已經在當地種植了超過 150萬棵樹,而且發電廠的行動絕對都尊重自然,土耳其相關的政府機構也一直都有在監督它們。

post title

亞特根發電廠將燃煤後的廢料棄置在一座湖中,導致湖水被汙染而產生毒性。

路透社/達志影像

降低進口能源依賴

土耳其之所以會積極拓展本土的發電廠,當局表示是因為它們必須要降低對進口能源的高度依賴,因為光是能源,就佔了土耳其進口總額的五分之一,而這也是土耳其的財政在多年來都保持赤字的原因之一。因此,當局預計要將火力發電廠的發電量再提升一倍。

每年59億的醫療代價

歐洲非營利組織「健康環境聯盟」(The Health and Environment Alliance,HEAL)透露,經過它們的估算,土耳其每年因為火力發電而造成的醫療支出高達 59億歐元(折台幣約 1,984億元)。

「這就像戰爭」

環保主義者,同時也是與HEAL一同完成土耳其火力發電報告的古穆索(Deniz Gumusel)表示,從 40多年前第一間火力發電廠開始運作後,穆拉省至今為止成立的三間發電廠已經造成了 4萬5,000位民眾因為心血管或呼吸道疾病而死亡。

「這就像戰爭,一場針對人類、森林,以及生態系統的戰爭。」古穆索說。

post title

古穆索(右)和狄米瑞在野地裡聊天,這裡本來是村莊伊基斯寇伊(Ikizkoy)的一角,但該村莊目前已遭廢棄。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狄米瑞獨自坐在圖爾古特村裡的一張長椅上。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穆拉省內的另一個村莊耶斯巴切萊(Yesilbagcilar)也因為開採煤礦而遭到遷村。遷村時,村裡的墓園也一起被移到了新的墓地。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狄米瑞正在跟礦場的廠方人員聊天,位置就在她的橄欖樹林地。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從空拍圖可以看到,煤礦的開採已經擴張到耶斯優特村(Yesilyurt)。耶斯優特村也是因為亞特根礦場而遭到廢棄的村莊之一。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站在橄欖樹林的邊緣,狄米瑞看向了不遠處的礦場,心中感慨。

路透社/達志影像

保持樂觀,繼續向前

但環保主義者古穆索強調,雖然前景堪憂,可是因為有像狄米瑞這樣意志堅定的女人和村民,所以還是可以對這場抗爭抱持著些許的樂觀。

「女人們對這場不公正的煤礦事業進行了令人讚嘆的反擊,她們成功地阻止或減緩了煤礦的發展進程。」古穆索說。

選擇地獄或選擇自然

然而,已經失去的那些土地難以再回復。當樹農狄米瑞從她的農地看向不遠處的礦區時,她表示那裡幾年前還遍布著鬱金香、罌粟花和雛菊。

「地獄的礦井和大自然,究竟哪個比較好呢?」狄米瑞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