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也受不了這種痛」孟加拉難民營大火後,洛興雅媽媽灰燼中尋子

by:阿雀
3170

在失去丈夫、兩個孩子,以及位於緬甸的家園後,這位洛興雅女性在孟加拉難民營大火後,再次面臨了人生中的絕望處境......

post title

巴努站在已經被大火燒成灰燼的臨時庇護所旁邊。

路透社/達志影像

超過400人因火災失蹤

2017年,巴努(Noor Banu)從緬甸的若開邦(Rakhine State)逃到孟加拉的難民營尋求庇護,當時,她的身邊什麼也沒有,只有四個與她一起倖存下來的孩子——但如今,在孟加拉難民營的大火卻可能已經帶走了其中一人。

上周一(22),位在孟加拉科克斯巴扎爾(Cox's Bazar)城市的洛興雅難民營無預警發生火災,將大片地區的庇護所全數燒毀,約莫 400人因此下落不明,而巴努 11歲的兒子卡利姆(Mohammed Karim)就在其中。

「我無法再忍受這種痛苦了,」在上周五(26)接受《路透社》的專訪時,巴努如此表示:「我相信卡利姆已經死了,而且我可能沒辦法辨認出他的遺體。」

post title

巴努點出了兒子卡利姆的照片,卡利姆在上周一的大火後不知去向。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巴努的兩個孩子阿克特(Akter,圖左)和哈倫(Harun,圖右),身上都還帶著當年逃離緬甸時的燒傷。

路透社/達志影像

曾看著兩名孩子在大火中死去

回首過往,2016年時,因為多個哨所遭到計畫性的襲擊,緬甸軍方在某天突然湧入了洛興雅人所聚集的村落。巴努透露,她的家在軍方襲擊下陷入一片火海,她的兩個孩子就死在裡頭,當時其中一人只有一歲,另外一位也只有七歲。

「我看著我家在自己眼前被燒毀,我沒有任何辦法能夠從大火中救出我的孩子。」巴努說。至於倖存下來,並與她一同逃離緬甸的四個孩子,身上也都留下了火燒的疤痕,成為了他們揮之不去的過往。

至於她的丈夫,巴努則表示他早已在 2015年時就已失蹤,她曾聽說他被逮捕入監了,但卻不知道是什麼罪名,而且在那之後就再也沒有進一步的消息了。

post title

哈倫擺出姿勢,讓攝影師為他拍下照片。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哈倫看著父親的照片。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大火過後,志工們正協助清理被燃燒過的殘骸。

路透社/達志影像

全世界最大的難民營

於是,巴努只得在 2017年帶著四個孩子逃到了孟加拉的科克斯巴扎爾——這裡擁有全世界最大的難民營,超過 90萬的洛興雅人在離開緬甸後,都來到此地接受庇護。在這裡,巴努依靠食物救援養大一家五口,孩子們也陸陸續續開始在難民營中的宗教學校上課。

但就在上周一,剛吃完午餐的巴努卻聽到屋外傳來了尖叫聲,當她逃出屋外後,她看見本來應該要在學校的四個孩子朝她跑來,熊熊大火則在他們的身後燃起。

走散的孩子不知去向

「我的孩子趕緊跑回家,並把我帶往別處。」巴努說,她當時抓著最年幼的孩子一起逃跑,雖然一開始另外三個孩子都在身邊,但隨著人群因為火勢而逐漸混亂,他們最後還是走散了。

當天傍晚,其中兩個和巴努走散的孩子跟其他難民借手機,並與她順利會合,但卡利姆,她年僅 11歲的孩子卻不知去向,即使巴努曾經嘗試透過難民營裡的援助機構幫忙找人,但希望卻隨著時間變得渺茫。

「我的兒子非常了解這個營地。如果他還活著的話,那麼他現在就會回到我的身邊了。」和卡利姆走散四天後,巴努在上周五向《路透社》這麼說。

post title

因大火而受損的瓦斯桶被堆放在了路旁。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畫面中央的阿克特正要裝取飲用水。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這次的大火後,大量被燒毀的小屋變成了焦黑的廢墟。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目前有 4萬5,000人因為這次的火災而流離失所。

路透社/達志影像

4萬5,000人流離失所

在這次的大火後,大量被燒毀的小屋變成了焦黑的廢墟,根據聯合國的統計,有 15人在此後確認死亡,560人受傷,400人失蹤,約 1萬個庇護所被毀——等於有 4萬5,000人因此流離失所。目前有部分人已經開始重新搭建帳篷,但也有些人如同巴努一樣,還在找尋自己失散的親人。

火災已經不是第一次

《半島電視台》提到,當地的居民和官員在受訪時表示,在過去的一年之中,洛興雅難民營一共發生了九起規模或大或小的火災,因為庇護所是以高度易燃的材質搭建而成,加上直接裸露在街頭的延長電線,還有居民煮飯時使用的瓦斯桶,難民營一直以來都承受著火災的高度風險。

但另一方面,這次火災的事發原因卻還沒有定論,究竟是意外或是人為造成,都還有待當局做進一步的追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