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綁架」陋習害死人 吉爾吉斯掀起示威浪潮

by:阿雀
14277

上周,一名吉爾吉斯女子遭到綁架,並在兩天後被發現死亡。據信,這又是一起強迫結婚不成的「新娘綁架」殺人案......

post title

在卡那貝克娃的死訊傳出後,許多人來到吉爾吉斯的內政部外頭,強力譴責「新娘綁架」,並要求辦案不力的相關高層下台負責。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三名男子強押上車

上周一(5),27歲的吉爾吉斯女子卡那貝克娃(Aizada Kanatbekova)在首都比斯凱克(Bishkek)的街上遭到三名男子強押上車,雖然監視器清楚拍下該車輛的車型與車牌號碼,警方卻遲遲找不到人。

直到兩天後,周三(7),一位牧羊人於比斯凱克的郊區查看一台已經停靠路邊兩天的可疑車輛,這才在裡頭發現了已經遭到勒斃的卡那貝克娃。而且其中一名綁架嫌疑犯捷尼茲巴耶夫(Zamirbek Tenizbayev)也同樣死於車內,但根據外傷判斷,他是因為以刀自殘而死的。

曾聯繫上嫌疑犯

吉爾吉斯媒體「24.kg」報導,負責案情的警方在事後才坦承,他們其實曾在綁架案發生當天就聯繫上嫌疑犯捷尼茲巴耶夫,但捷尼茲巴耶夫供稱他和卡那貝克娃正在交往,而且兩人已經論及婚嫁,並拒絕前往警局協助調查,接著他便掛斷電話,從此失聯。

post title

部分人認為「新娘綁架」是一項源於遊牧民族習俗的「傳統」。照片攝於比斯凱克郊區,為中亞常見的叼羊比賽「布茲卡茲」(Kok-boru)。

路透社/達志影像

強迫結婚

因此,根據監視器畫面等線索的拼湊,吉爾吉斯媒體及大眾認為卡那貝克娃所遭遇到的,正是在吉爾吉斯屢見不鮮、被當地稱為「Ala Kachuu」的「新娘綁架」。在這個部分人認為是源於遊牧民族習俗的古老吉爾吉斯「傳統」中,男人會將年輕的女子或女孩綁回自己家裡,並強迫對方簽下結婚同意書。

1/5婚姻來自「新娘綁架」

根據聯合國婦女署(UN Women)比斯凱克分部的調查,在吉爾吉斯這個只有約 650萬人的國家之中,有 1/5的婚姻關係都是藉由「新娘綁架」的方式成立的。

2013年就已立法禁止

因為「新娘綁架」被部分人認為是「習俗」,警方在遇到人們報案時,通常都會視為家庭糾紛而不太願意介入處理,所以即使 2013年吉爾吉斯政府承認「新娘綁架」可能會造成婚內性侵、家庭暴力,以及心理創傷等問題,並因此立法禁止相關行為,但類似的案件在這之後卻依舊層出不窮。

而且,基於男方可能在被拒絕後進行報復,又或者女方會於「拒婚」後被當地社群視為恥辱,許多受害者根本難以反抗,更別說是出面指控加害人。同時,女方家庭也往往會因為名譽等問題准許男方的「求婚」,讓受害者根本沒有求援的機會,最終只能無奈下嫁。

post title

吉爾吉斯總統總統扎帕羅夫在Facebook發表聲明,認為這次事件是一場「悲劇」。照片攝於今年 1月28日的總統就職典禮。

路透社/達志影像

要求有關高層下台負責

所以,這次的致死事件,可以說是把吉爾吉斯潛藏已久的陋習問題再次搬上檯面,許多人指責當局,為何明明就已經有監視器拍到作案車輛了,怎麼卻還是救不到人,讓卡那貝克娃因此冤死呢?

上周四(8),也就是確認卡那貝克娃死訊的隔天,約 500人走上了首都比斯凱克的街頭,他們佔據吉爾吉斯內政部的外頭,大聲高喊「可恥」,手上則舉著寫有「誰來為卡那貝克娃的死負責?」、「終結殺戮女性」,以及「到底還有誰覺得謀殺是一種傳統?」等字樣的標語,並要求內政部長跟警察局長等相關高層下台,以示負責。

政府高層喊話

而在抗議過程中,吉爾吉斯總理馬里波夫(Ulugbek Maripov)也來到了現場,他向人們喊話,希望大家可以給警方多一點時間進行調查,但示威群眾並不買單,甚至有些人用大吼蓋過了他的呼籲,並要求馬里波夫乾脆也一起辭職下台。

至於總統扎帕羅夫(Sadyr Japarov)則選擇在Facebook發表聲明,他強調兇手一定會被懲治,並認為卡那貝克娃的死對她的家人、或甚至是整個國家而言都是一場「悲劇」,同時這次的事件也應該要成為「最後一次的新娘綁架案」。

根據案情的最新進度,除了早就死於車內的嫌疑犯以外,另外兩名嫌疑共犯目前皆已遭到警方逮捕歸案。

post title

在凱扎因「新娘綁架」而死後,她曾經就讀的醫學院,將她的肖像漆在了一棟宿舍外牆上。

Photo: UN Women

2018年才發生過

事實上,吉爾吉斯在 2018年才發生過另一起「新娘綁架」殺人事件。當時 20歲的醫學生凱扎(Burulai Turdaaly Kyzy)正準備向警方控告強虜她的男子,但該男卻趁警方把他和凱扎單獨留在一個房間時,動手對凱扎行刺,凱扎因此不幸身亡。

最後,這名綁架與謀殺犯被判刑了 20年,有超過 20位的員警因此受到懲處——但即使如此,不到三年後,吉爾吉斯卻還是又發生了同樣的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