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面前的神秘微笑?愛爾蘭藝術家竄改紅色高棉老照片惹議

by:山謬
7136

也許愛爾蘭藝術家拉夫里是出於善意,才主動為柬埔寨紅色高棉受害者們的黑白照片上色,但在這些遺族、熟悉紅色高棉歷史的人看來,拉夫里疑似為受害者們臉上添增笑容的舉動,反而是對這段歷史的嚴重褻瀆。

post title

最近,一名愛爾蘭藝術家因為被人懷疑竄改柬埔寨紅色高棉受害者的遺像,替他們加上「不存在的微笑」,而遭到網友、家屬們的連番批評。圖為一名參訪紅色高棉受害者遺像展示區的學生。

歐新社/達志影像

不存在的微笑

上周五(9),美國網路媒體VICE刊出了愛爾蘭藝術家拉夫里(Matt Loughrey)的專訪,他是一名擅長替老照片著色的藝術家,最近剛替一批紅色高棉時期受害者的照片重新補上顏色。

然而,有網友卻發現,拉夫里除了補上顏色,疑似還為這些受害者後製上「不存在的微笑」而引發網友的批評,加上他在專訪中提到的受害者故事也被踢爆有誤,更是讓網友的不滿一發不可收拾。

柬埔寨文化部:侵犯受害者尊嚴

這起偽造案最後甚至引來柬埔寨文化部的抗議,在官方聲明中聲稱拉夫里的作品「嚴重侵犯了受害者的尊嚴、柬埔寨的歷史」,而且拉夫里使用這些照片並沒有獲得照片收藏者——吐斯廉屠殺博物館(Tuol Sleng Genocide Museum)的同意,因此要求VICE、拉夫里立刻停止使用這些照片並撤下報導,否則「不排除將採取法律行動」。

post title

在紀念紅色高棉暴政的吐斯廉屠殺博物館內,兩名紅色高棉的倖存者春邁(Chum Mey,前)、布孟(Bou Meng,後)默默悼念著眼前沒能躲過紅色高棉暴政的人們。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如今,S-21集中營已經被改建為吐斯廉屠殺博物館。圖為一張曾被用來虐待囚犯的鐵床。

路透社/達志影像

柬埔寨的歷史浩劫:紅色高棉

在 1975-1979年期間,柬埔寨在柬埔寨共產黨及總書記波布(Pol Pot)的領導下,邁入了惡名昭彰的紅色高棉時期。這 4年間,波布在全國大規模推行他的共產主義理念,將都市民眾大規模遷往鄉下,並在鄉間成立多個農業合作社從事生產工作。

4年下來,柬埔寨爆發了嚴重的饑荒,因過度勞動、缺乏適當醫療等原因而離世的人更是不在少數。根據BBC提供的數據,在這期間紅色高棉政權共奪走了約 200萬人的性命。

為政治清算而生

另一方面,波布也在這 4年中發動了大規模的政治清算,不管是前朝官員、中產階級,甚至是紅色高棉政權內的官員,都沒能逃過被處決的命運。

在這個背景下,當局將柬埔寨首都金邊郊區的昭博涅亞中學(Chao Ponhea Yat High School)改造為令人聞風喪膽的S-21集中營。自成立以來,總計有超過 1萬7,000人被送入這裡,在裡頭遭虐待、刑求,最後被處決。

1980年時,柬埔寨政府將S-21集中營改建為「吐斯廉屠殺博物館」,紀念在那 4年間死去的人們。

在專訪刊出後,部分網友找出老照片,證明拉夫里作品中人物的微笑是經過後製,原本照片中的受害者臉上根本沒有微笑。

起源於家屬的委託

這次,拉夫里所採用的圖片就是來自這座吐斯廉屠殺博物館。最初本來是源於某位受害者家屬的委託,但他起心動念想擴大規模,這才有了這一系列的作品。

女生特別會微笑?

拉夫里在專訪中提到,從他手上掌握的 100張照片來看,女性微笑的比例似乎比男性還要高,而這很可能是因為拍照前S-21集中營的人分別告訴了他們不同的話所導致,也有可能是因為囚犯們試圖隱藏某些事物,這才順應人說謊會不自覺微笑的天性而露出笑容。當然,也有可能單純是因為囚犯們很緊張所致。

這不是藝術,這是偽造歷史

然而,許多網友卻找出原本的黑白照片,發現那些受害者臉上根本沒有微笑,證明彩色照片裡的微笑都是拉夫里後製而來。柬埔寨的流亡政治家索卡亞(Mu Sochua)形容,拉夫里的舉動堪稱對「種族滅絕受害者靈魂的巨大污辱」。

熟悉S-21集中營受害者照片的攝影記者溫克(John Vink)也說:「拉夫里根本不是在替S-21集中營受害者的照片上色,他是在偽造歷史。」

聲稱是農夫博拉姪女的網友莉迪亞表示,拉夫里在專訪中提到有關叔叔的故事,絕大部分都是錯的。

農夫博拉與他的故事

在專訪中,拉夫里還分享了有關農夫博拉(Bora)的故事,他是少數拉夫里知道一些背景的受害者。在博拉被抓進S-21集中營前,他已經結婚、有了自己的家庭,但後來他不知為何被人抓入集中營,遭人電刑、最後屍體也被一把火燒掉。

紅色高棉政權告一段落後,博拉的家屬經過一番調查,這才得知了他的遭遇,博拉的兒子也在獲悉拉夫里的計畫後聯絡上他,告訴他一些有關父親的故事。

我的叔叔不是農夫

然而,這些說法卻在專訪刊出後,被一名自稱是農夫博拉姪女的女子莉迪亞(Lydia)反駁,表示拉夫里在專訪中提到的故事根本錯誤連篇。

莉迪亞指出,現實中的博拉並非叫博拉,他的本名叫做赫瓦(Khva Leang),是一名柬埔寨的小學老師,而且拉夫里也絕不可能和赫瓦的兒子聯絡上,因為赫瓦唯一的兒子很早就死了。

受害者的親人還活著

但莉迪亞也替拉夫里澄清,表示她曾看過叔叔在S-21集中營拍下的原版照片,她不認為拉夫里私自為她叔叔的臉上加了微笑。她也沒有多加評論叔叔的遭遇,反而坦言「很可能有某個紀錄是家屬沒看過的」。

不過她特別提到,在試著重述大屠殺受害者故事的時候,有一個「負責任的媒體很重要」,因為這些受害者很可能都還有家人、愛人還活在世上,她說:「想到我很可能有個未曾謀面過的表親,真的讓我的感到很痛苦。」

post title

柬埔寨記錄中心的主任優克告訴外界,現在還有很多紅色高棉時期的受害者活著,這段過往並非歷史,而是活生生的現實。圖為一名注視著吐斯廉屠殺博物館受害者遺像的男子。

美聯社/達志影像

連署要求撤報導

在VICE的報導刊出後,網路上隨即出現了一份連署,要求VICE將這則報導下架。目前,這則專訪也已經被一則道歉聲明取代,VICE承認這則故事並不合乎VICE內部的編輯標準,因此已經先行將其下架,同時也展開內部調查,看看編輯過程究竟是哪裡出了錯。

「紅色高棉不是歷史」

柬埔寨一個專門紀錄、研究紅色高棉歷史的非政府組織「柬埔寨紀錄中心」(Documentation Center of Cambodia)的主任優克(Youk Chhang)最後評論道:「柬埔寨人從紅色高棉裡學到一件事:紅色高棉絕對不是歷史。」

「至少有 500萬名紅色高棉倖存者還活著,我們又怎敢視它為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