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困埃及蘇伊士灣四年 獨自待在貨輪上的船員終於下船了

by:阿雀
41557

四年前,敘利亞籍男子艾伊沙登上了貨輪「MV Aman」,沒想到這卻成為了他惡夢的開始......

post title

貨輪「MV Aman」停靠在埃及阿代比耶港外海將近四年,成為了艾伊沙的惡夢。圖為一艘停泊在蘇伊士運河中段的船,非貨輪「MV Aman」。

路透社/達志影像

受困四年

2017年5月5日,敘利亞籍男子艾伊沙(Mohammed Aisha)成為了貨輪「MV Aman」的一員,船上的生活本來一切都好,但兩個月後的一場事件,卻讓他從此受困在上頭,直到將近四年後的現在才終於能夠離開。

船隻的法定監護人

回顧當年,2017年7月,貨輪「MV Aman」因為安全設備跟船級證書過期的緣故,在經過蘇伊士灣(Gulf of Suez)時,被埃及政府扣留在阿代比耶港(port of Adabiya)沿岸,一個距離蘇伊士運河(Suez Canal)只有約 20公里的港口。

說起來,這件事本來應該很簡單就可以解決的,但「MV Aman」的黎巴嫩籍承包商沒有支付燃料費用,巴林籍船東也有財務上的困難,所以,這艘船便就此困在此處。

而艾伊沙的惡夢也就是在此刻展開的。當「MV Aman」的埃及籍船長上岸後,當地的地方法院宣布,該船的大副,也就是艾伊沙本人成為了這艘船的法定監護人。

post title

地圖中可以看到阿代比耶港的位置,距離蘇伊士運河非常靠近。

Photo: 地球圖輯隊

不能丟下船離開

艾伊沙回憶,一開始,他其實不明白這個命令的意義,直到數個月後,其他的成員陸續下船,他才意識到自己不能跟著離開,因為作為法定監護人,他不能將空船獨自留在阿代比耶港。

於是,磨難開始了。船上的生活越來越艱難、離開的人越來越多,艾伊沙只能眼睜睜看著大家一個個重獲自由、返回故鄉,至於他自己,卻只能跟同為船員的兄弟隔著海相見。

艾伊沙透露,他的兄弟不只一次經過「MV Aman」,他們通常會藉此機會通過電話問候彼此,但因為距離實在太遠了,所以他們其實連跟對方揮手都辦不到。

無法返鄉奔喪

除此之外,艾伊沙還在受困船上的一年多後,遇上了他人生中的大低潮——艾伊沙的母親在 2018年8月過世,但即使如此,他還是沒能夠獲准下船,只能隔著遠洋替至親哀悼。

「我當時非常認真地考慮要結束自己的生命。」艾伊沙說。

從BBC釋出的影片可以看到艾伊沙本人,以及船上惡劣的環境。

沒有電力的孤獨生活

但在這之後,事情也不見好轉。隔年,2019年8月,艾伊沙正式成為了整艘「MV Aman」船上最後的成員。當然,偶爾還是會有埃及政府派來的巡邏警力,但貨輪裡基本上就只剩下他一個人。

而且,孤獨還不是艾伊沙唯一需要忍受的事物。貨輪上沒有柴油,所以無法產生電力,衛生設備也因此無法使用,環境於是越來越髒亂,甚至有老鼠跟蟲子橫行。

艾伊沙沒有薪水、心情低落,同時還感覺到身體越來越不舒服,他透露,在晚上的時候,「MV Aman」簡直就像個墳墓。

「你看不到,也聽不到任何東西,」艾伊沙說:「就好像你待在棺材裡面一樣。」

游泳上岸買東西

不過,事情也是有出現小小的轉機的。2020年3月,一場暴風雨讓「MV Aman」脫錨,並偏離原本的位置 8公里,船隻於是擱淺在海岸線的數百公尺之外。

雖然這乍聽之下不是件好事,但這點卻讓「MV Aman」離陸地夠近,至少艾伊沙終於有機會可以游到海岸線,不僅可以去埃及的陸上進行購物,甚至還能幫手機充電,即使因為該地是受到管制的軍事區,一次最多只能停留兩小時,艾伊沙也總算是能夠稍微擺脫孤獨的窘境。

「在船上的時候,是沒有時間表的。有時候我會走甲板上來來回回地走著,我試著做任何我可以做到的事,好讓自己從這個惡夢中分心。」艾伊沙說。

post title

照片攝於蘇伊士運河中段,一艘貨輪在長賜號擱淺危機解除後,終於能夠順利通行。

路透社/達志影像

四年的惡夢終於結束

然而事情終於在今年劃下了句點。

將近四年來,艾伊沙看著船隻們在蘇伊士運河來來去去,甚至上月 23號以後,他還見證了長賜號擱淺、數十艘船隻大排長龍,跟他一樣困在海上的驚人景象,但上周五(23),在守著這艘「MV Aman」上千個日子後,艾伊沙在各方組織奔走之下,成功離開了這艘帶來惡夢的船。

終於可以和家人團聚

在埃及的開羅機場(Cairo airport)時,艾伊沙發簡訊給 BBC記者,表示自己「解脫了,開心」,隨後他還發了語音訊息,表示:「我覺得怎麼樣?就跟我終於出獄了一樣。我終於可以再次和我的家人們團聚,我快要可以看到他們了。」

post title

艾伊沙認為獨自待在船上的時間,簡直跟坐牢一樣。

Photo: Ichigo121212

船員遺棄案越來越多

事實上,艾伊沙的故事並不特別——根據國際海事組織(International Maritime Organisation)的調查數據,自 2004年以來,它們一共記錄了 438件船員遺棄案,其中牽涉了 5,765名船員,而且這樣的悲劇發生頻率甚至在逐步上升。

其中,2020年1月到 2020年8月就有 31起遺棄案,被強迫留在海上的人們高達 470人。據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表示,目前仍是「現在進行式」的案子超過了 250起。

「當我第一次接觸到這類型案例的時候,我感到十分震驚,」海員任務組織(The Mission to Seafarers)中東與南亞部門的負責人鮑爾曼(Andy Bowerman)透露,他一次又一次地見證了類似的情況,而它們通常都出於相同的原因。

「我們目前正在處理一個案子,一間公司將貨輪拿去做高額的抵押,但它們的債務根本遠遠超過那個數字。所以有時候告訴船員們乾脆下錨並一走了之,反而會是比較容易的事。」

post title

「MV Aman」的船東「泰洛斯航運及海事」表示,是因為艾伊沙在相關文件上簽名,才會導致後來的僵局。

Photo: Free-Photos

「不能強迫法官」

那說起來,在艾伊沙的這起案例中,船東又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呢?「MV Aman」的所有者「泰洛斯航運及海事」(Tylos Shipping and Marine Services)告訴BBC,它們可是有曾經想要幫助艾伊沙的,但它們沒辦法。

「我不能強迫法官解除監護權,」泰洛斯航運及海事的代表說:「而且我也沒辦法在這個地球上找到另外一個人去代替他,我試過了。」

它們甚至指出,當初艾伊沙就不該在相關文件上簽名,才不會讓它們無從介入幫忙。

「慘劇跟痛苦本來可以避免」

而從去年 12月接手艾伊沙這起案例,並提供莫大協助、國際運輸工人聯盟(International Transport Workers' Federation)的協調員阿拉切蒂(Mohamed Arrachedi)則認為,運輸業的人們應該要藉此機會反思自己。

「艾伊沙的例子應該要進行公開討論,並藉此防止對海上船員的虐待行為,」阿拉切蒂說:「如果船東和對這艘船有責任跟義務的其他團體能夠承擔責任,並且更早安排艾伊沙的遣返計畫的話,他的慘劇跟痛苦本來是可以避免的。」

阿拉切蒂還透露,艾伊沙是他「所處理過最令人沮喪的拋棄案例之一」。

期待回到海上

至於本案的最大受害者艾伊沙,你以為他會就此再也不願意回到海上嗎?錯了,即使面對將近四年的苦難,艾伊沙依舊很有意志力,他認為自己擅長於海上的工作,並且期待再次回歸——只不過,這當然還是得要等到他和家人相見之後再說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