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這座墨西哥村莊讓孩子拿槍?

by:徽徽
5882

在墨西哥山區這座小村莊內,孩子們原本應該無憂的童年,出現了一把把的槍枝......

post title

對阿雅華坦帕村的孩子來說,與槍為伍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除非未來治安無虞,他們才能放下槍枝,重返無槍的童年。照片攝於 2020年2月3日。

路透社/達志影像

媒體來了抄槍枝

在墨西哥南部緊鄰太平洋的格雷羅州(Guerrero state)阿雅華坦帕村(Ayahualtempa),孩子們通常不是在放羊,就是在和飼養的小狗玩。不過,只要一有媒體進入村莊,他們馬上就會抄起槍枝、穿上社區警察的T恤,跑到社區籃球場列隊供媒體拍照。

為了吸引政府關注

小小童軍的照片流出後震驚整個墨西哥社會,甚至讓全世界都注意到這個村落,而這就是他們想要的效果。阿雅華坦帕村的村民提到,唯有這樣,才能讓墨西哥聯邦政府關注當地黑幫橫行、毒品猖獗的問題。

post title

圖中紅色地標處,就是位於格雷羅州的阿雅華坦帕村。這座村莊的人口大約只有六百人,且人口組成以墨西哥原住民納瓦人居多。

地球圖輯隊
post title

一聽到媒體到訪的消息,墨西哥格雷羅州阿雅華坦帕村的孩子趕緊抄起槍枝、穿上社區警察的T恤供媒體拍照。照片攝於 2021年4月28日。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為了吸引政府的關注,阿雅華坦帕村的警察訓練村裡的孩子拿槍守衛家園。其中,有的孩子拿的是真槍,有的拿的是玩具槍。照片攝於 2021年4月28日。

美聯社/達志影像

全副武裝的樣板兒童

墨西哥「兒童權利網絡」組織負責人佩雷茲(Juan Martín Pérez)說:「在這個不提戰爭但實際上充滿戰爭的國家裡,他們可以說是樣板小孩。」透過全副武裝,這群本該天真的孩童向全世界展現了他們充滿暴力和不安的生活,而這可說是整個格雷羅州的縮影。

全墨西哥最窮的州

說到格雷羅州,這個州可以說是全墨西哥最窮、最暴力的州之一,黑幫常常為了這裡盛產的大麻、鴉片、海洛因等毒品交易談不攏而交火。此外,黑幫為了擴展種植罌粟的範圍,不時侵犯墨西哥原住民納瓦人(Nahua)居住的村落,阿雅華坦帕村就是其中之一。要是村民不服從黑幫的指令,綁架、勒索和謀殺便隨之而來。

去年,格雷羅州就有 1,434人死於謀殺,全國則有 3萬4,552人死於謀殺。

post title

在阿雅華坦帕村,有大約 30名孩童正在接受槍枝訓練,他們的年齡介於 6-11歲之間。照片攝於 2021年4月11日。

歐新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除了定期讓孩童接受槍枝訓練,阿雅華坦帕村也會固定讓孩子持槍遊行搏版面,希望可以吸引媒體和政府的關注,進而處理當地嚴重的治安問題。照片攝於 2021年4月11日。

歐新社/達志影像

「如果總統看到,就會來幫忙」

當記者詢問今年 12歲的托里比奧(Valentín Toribio),這麼小就接受槍枝訓練的感想時,托里比奧說,他們只會在記者來訪時持槍遊行給媒體看,「如此一來總統就會看到,然後來幫助我們」。托里比奧補充道,他現在已經學會如何射擊,未來希望能成為一名警察保護家園。

相較於托里比奧對槍枝遊行的熱衷,他的 11歲表弟馬丁內茲(Geovanni Martínez)顯得興趣缺缺,因為他太忙了。

馬丁內茲說:「我要照顧山羊,之後還要去照顧豬,再之後則是去餵菲洛梅娜(Filomena)喝水。」菲洛梅娜是馬丁內茲飼養的驢子。

當馬丁內茲終於有時間休息時,他會去打籃球,而不是磨練自己的槍技。當被問到他會不會對敵人開槍時,他說:「不會!」即使如此,馬丁內茲還是和其他持槍的男孩一同展示不同的射擊姿勢給記者看。

頭號威脅:松鼠黑幫

然而,這些拿著部份真槍、部分玩具槍的男孩,只佔了村裡孩童的一小部分,他們大部分都是村裡社區警察的孩子或兄弟,這一切都是為了對付威脅當地甚鉅的「松鼠」(Los Ardillos)黑幫。

近年來,「松鼠」黑幫不斷進犯村民的土地,想把原本拿來種豆子和玉米的土地改種罌粟。除此之外,他們也逼迫村民像奴隸一樣幫忙提煉鴉片,拒絕為虎作倀的村民往往得付出非常高的代價。

post title

在今年的遊行中,阿雅華坦帕村的社區警察不僅讓孩童持槍,還讓他們對空鳴槍。照片攝於 2021年4月11日。

歐新社/達志影像

不只持槍,還對空鳴槍

去年,在阿雅華坦帕村開始用持槍童軍搏版面、並且發現真的有人注意到後,他們今年故技重施,並且加大宣傳力道,不只讓孩童持槍遊行,還讓他們對空鳴槍,要求政府拿出實際行動幫助當地孤兒、寡婦和無家可歸的人。

總統譴責剝削兒童

然而,這一次墨西哥政府雖然注意到了,但墨西哥總統奧布拉多(López Obrador)的回應卻不如村民預期,他譴責社區警察「剝削」孩童,並且說他覺得讓原民部落成立社區警察隊、自己捍衛自己是一場錯誤,因為不肖人士會利用這些合法的社區警察建立自己的武裝團體。

「政府必須確保大眾的安全,」奧布拉多說:「如果維安有死角,那就該補起來。」但靠的不是社區警察,而是墨西哥國民警衛隊(National Guard)。

post title

對於阿雅華坦帕村利用孩童持槍搏版面一事,墨西哥總統奧布拉多和部分國際組織並不贊同這樣的作法。照片攝於 2021年4月28日。

美聯社/達志影像

政府無作為 社區自己來

然而,政府至今沒有任何積極作為。當地守望相助聯盟共同創辦人路納(Bernardino Sánchez Luna)表示,當局在黑幫攻擊當地社區時袖手旁觀,這也讓他們決定「利用」孩子,吸引外界的注意,「這都是因為他們(政府)置之不理」。

利用孩童引起關注

縱使受到總統和某些國際組織的譴責,當地人權團體「特拉可諾蘭」(Tlachinollan)創辦人巴雷拉(Abel Barrera)指出,這些「利用」孩子的村落發現孩童議題能有效引起人們關注,毫不意外地,事態便發展成「如果必須要這樣才行得通,那麼我們必須繼續這麼做」。

害怕未來成為「鬼村」

畢竟,阿雅華坦帕村的村民擔心他們的未來會像五公里外的「鬼村」──「蒂皮拉天堂村」(El Paraiso de Tepila)一樣,面臨人去樓空的命運。

兩年多前,原本住在蒂皮拉天堂村的 35戶人家全數搬離,因為當地發生嚴重的黑幫交火事件,連學校外牆都彈痕累累。

post title

在人去樓空的「蒂皮拉天堂村」,學校的外牆彈痕累累,裡頭教科書散落一地。照片攝於 2021年4月30日。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今年 15歲的莫拉雷斯老練地在記者面前裝卸子彈,他和父親一起看守阿雅華坦帕村的出入口。照片攝於 2021年4月28日。

美聯社/達志影像

父子一起守護村莊

兩年多前,阿雅華坦帕村也遭到圍攻,當時年僅 13歲的村民莫拉雷斯(Luis Gustavo Morales)根本無法從家中走到一公里外的中學上課,也正是從這個時候開始,莫拉雷斯的父親開始教他用槍。

現在,15歲的莫拉雷斯早已是用槍老手,只見他熟練地在記者面前裝卸子彈,他也是村裡唯一和父親一起輪班看守村莊出入口的男孩。

莫拉雷斯的父親表示,一開始他對於自己必須訓練孩子用槍保護村莊感到悲哀,但現在他以兒子為傲。不過,莫拉雷斯的父親仍等著送兒子回去上學的那一天,前提是阿雅華坦帕村的治安無虞。

會繼續持槍遊行 直到村莊安全為止

阿雅華坦帕村的村民也說,他們會繼續讓全副武裝的孩子上街遊行、吸引外界的關注,直到他們覺得村莊安全為止。或許就像小小年紀的托里比奧所言:「(現在還有)很多壞人想要傷害我們。」

post title

在阿雅華坦帕村的出入口,可以看到持槍守衛家園的孩童。照片攝於 2021年4月28日。

美聯社/達志影像

上線時間:2021/05/11
增修時間:2021/05/12  修正引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