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四百人大搜索 比利時極右軍人攜大批軍武後失蹤

by:山謬
5351

儘管已經過了整整一周,總共動員超過 400名軍人、多個國家的反恐部隊先後投入,但自從一名比利時現役軍人從軍營中帶走大批軍火後,比利時警方至今仍無法掌握他的行蹤。

post title

上周,比利時傳出一名現役軍人從軍火庫中帶走大量軍火後失蹤的事件。時隔一周,比利時政府仍對他的下落毫無頭緒。

美聯社/達志影像

攜帶大批軍武後失蹤

最近,比利時發生一起極右派的軍人自軍營中帶走大量軍火、隨後消失得無影無蹤的案子。截至目前為止,搜索工作已經持續整整一周,鄰近的德國、荷蘭、盧森堡也先後派出反恐部隊加入搜索,卻仍找不到嫌犯。

為何能輕易進出軍火庫?

在軍警努力尋找嫌犯下落的同時,大眾也對當局明知他的政治立場偏激,且早已將他列入重點觀察對象,卻仍允許他可以輕易進入軍營、帶走軍火的作法十分不解,比利時政府也因此面臨龐大的輿論壓力。

post title

現年 46歲的康寧斯在比利時軍中服役已久,本人也是一名射擊技術精良的射擊教練。

歐新社/達志影像

經驗、技術兼備的射擊教練

根據媒體的報導,這名自軍營中帶走大量軍火的嫌犯就是現年 46歲的現役軍人康寧斯(Jurgen Conings),他在軍中是一名射擊技術精湛,又有過實戰經驗的射擊教練。

上周一(17),康寧斯一大早便驅車前往比利時北部利奧波德斯布爾格市(Leopoldsburg)附近的一座軍營,以「準備舉辦射擊訓練」為由,從軍營裡帶走大批武器後失蹤。

封公路、公園 全力搜索

過去整整一周以來,比利時政府動員了超過 400名特種部隊成員和警察,對康寧斯的家鄉,也就是比利時北部、與荷蘭接壤的林堡省(Limburg)展開大規模的搜索,一度還關閉了佔地 1萬2,000公頃的霍格肯本國家公園(Hoge Kempen national park)和鄰近的公路,附近的軍營也被短暫封鎖、士兵也禁止離營。

post title

從康寧斯的社群網站、遺囑來看,比利時政府相信出力協助比利時防疫的病毒學家蘭斯特就是康寧斯的頭號目標。

Newscom/達志影像

找到休旅車、火箭筒

但在付出這些努力後,當局除了找到康寧斯的休旅車,並在裡頭發現反戰車火箭筒及彈藥以外便沒有任何重大進展。而儘管發現了這些,當局推測康寧斯身上應該還有更多武器,至少還有一把衝鋒槍和一件防彈背心。

「不想住在被政客、病毒學家掌控的社會」

在軍警積極搜索康寧斯下落的同時,他的女友也在康寧斯家中發現兩封他寫給親友的遺囑,康寧斯在信中形容自己「再也不想住在一個被政客和病毒學家掌控的社會」,還提到他將「加入反對勢力,且絕對不會不戰而降」。

目標就是...病毒學家?

根據康寧斯以往在社群媒體上的貼文,比利時警方相信比利時防疫功臣兼病毒學家蘭斯特(Marc van Ranst),就是康寧斯的頭號目標,因此也在第一時間派人提供蘭斯特一家額外的保護。

不過對於被人威脅一事,蘭斯特似乎沒有特別擔心,他在上周還在Twitter上表示:「有件事必須澄清:這種威脅對我一點影響都沒有。」

post title

上周,比利時總理德克羅面色凝重地出席國會,向國會議員們解釋案情的最新進展。

歐新社/達志影像

極端立場需注意

在搜索工作如火如荼進行的同時,比利時的輿論也將焦點轉向軍方的內部管理措施。《美聯社》報導中指出,其實比利時政府對康寧斯極右派的政治立場十分清楚,他在過去幾個月來也曾數度威脅包括蘭斯特在內的許多人,導致他在今年二月被列入反恐觀察名單中的一員。

但儘管如此,比利時軍方依舊給他取用武器的權力,軍火管理上是否有疏漏之處,也成為當前比利時輿論的關注焦點。

總理:必須加強管理措施

在軍方管理疑似出包、搜索進度又遲遲沒有重大進展的情況下,比利時總理德克羅(Alexander De Croo)上周在國會內遭遇議員們的強力抨擊,他在質詢過程中告訴議員們:「(我們)無法接受一名被國安單位視為有潛在威脅者,卻仍能獲取軍火。」

「相關作業和內部管理措施必須加強。」

post title

在霍格肯本國家公園外,比利時的軍、警人員正互相討論著下一步的行動。

路透社/達志影像

極端政治傾向非獨家 歐美各國通通有

不過,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報導,軍人的極端政治傾向引發社會疑慮並不是比利時獨有的問題,近年來歐美各國政府都先後遇上,也紛紛開始著手處理相關問題。

去年,德國以「被極端主義滲透」為由,解散了國內的一支突擊隊;上個月,法國也傳出一群退休將軍在極右派雜誌上發文,聲稱「伊斯蘭主義和其他意識形態正在將法國導向一場內戰」;而美國國防部長奧斯丁(Lloyd Austin)也在上任後下令採取一系列打擊軍方內部極端主義的措施。

搜索依舊持續中

目前,整起搜索工作依舊在持續進行中。比利時媒體《布魯塞爾時報》指出,目前警方已經開始懷疑霍格肯本國家公園並非康寧斯的藏身之處,不過是他故佈疑陣、誘使警方上當的陷阱。

比利時檢察官也已經以「意圖在恐怖活動中執行謀殺」、「非法持有武器」等罪名起訴康寧斯,至於何時才能將他逮捕歸案,一切都將取決於比利時軍警們的搜索進展而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