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變餘波未了又生變 馬利軍方拘留總統、總理奪權

by:山謬
2558

距離上次政變僅不過 9個月,如今西非第二大國馬利政壇再次生變,去年發起政變的上校也再次成為馬利政壇上的關鍵人物。

post title

距離上次政變還不到一年,周一馬利的政壇又再次生變,去年 9月剛剛就任的過渡政府總統恩多和總理瓦內雙雙被軍方拘捕。圖為去年 9月恩多宣誓就任時的照片。

美聯社/達志影像

同位上校再次出手

周一(24),在去年馬利政變中扮演要角的馬利上校戈塔(Colonel Assimi Goita)再次出手,以未與他商議內閣改組事宜為由,將馬利過渡政府的總統恩多(Bah Ndaw)、總理瓦內(Moctar Ouane)帶走,拘留於馬利首都巴馬科(Bamako)近郊的一座軍營中,手法與上次政變如出一徹。

前政治家也一頭霧水

相較於去年 8月還稱得上是有跡可循的政變,周一戈塔突如其來的行動,讓許多政治人物也看得一頭霧水。

「這真是太令人難以置信了,這已經是同樣的事件二度發生——總統、總理一起被送上車,送往一座軍營,最後被人逼下台。太令人難以置信了。」前馬利外交部長卡馬拉(Kamissa Camara)說道。

post title

馬利是西非土地面積第二大的國家,從衛星照片上來看,即能發現馬利北部大部分地區皆由漫漫黃沙覆蓋。圖中紅色標記處即為馬利。

地球圖輯隊

西非第二大國

身處西非的馬利,是該區面積第二大的國家,但受制於國內約一半的領土都是一片黃沙滾滾,馬利大部分的人口主要集中於雨量較多的南部。而儘管佔地廣袤,目前馬利依舊是個開發程度不高的國家,國內經濟仍以農業為主,工業並不發達。

政局不穩 北部地區成西非亂源

近年來,馬利的政局相當不穩,自從 2012年軍方發起政變後,馬利北部就成為恐怖組織、極端伊斯蘭主義團體的根據地,雖然在法國軍隊的協助下,馬利政府很快就恢復了對北部地區的控制,但攻擊事件並未因此止息,不僅影響了該國的內政,也為周遭國家帶來很多麻煩。

post title

去年 8月,馬利上校戈塔順應時勢發起政變,推翻了選舉醜聞纏身,又無力改善馬利經濟景況的前總統凱塔。圖為政變後,馬利軍人在街頭接受民眾歡呼的照片。

美聯社/達志影像

去年8月剛政變 過渡政府主持要務

去年 8月,馬利軍方順應局勢發動政變,逼迫當時選舉醜聞纏身,已經遭民眾一連抗議好幾周的馬利前總統凱塔(Ibrahim Boubacar Keita)下台。

但在去年的政變後,馬利便陷入了漫長的協調、組織過渡政府階段,一直到同年 9月,軍方才宣佈成立過渡政府,由它們在未來 18個月中出面主政,並推派前國防部長恩多、前外交部長瓦內擔任過渡政府的總統及總理;至於副總統一職,則由策劃政變的馬利上校戈塔出任。

軍方仍大權在手 周一內閣改組

然而,當時許多馬利的民間勢力卻對軍方在過渡政府中依舊手握大權感到十分不滿,加上其他相關改革進展又十分緩慢,迫使馬利過渡政府於近期宣布內閣改組,讓內閣成員的背景更加多元、引入更多民間人士,以免再次走上民眾大規模示威的老路。

post title

在過渡政府公布新的內閣名單後,立刻引發戈塔上校的不滿,隨即再次出手,將恩多和瓦內等官員關進軍營中。圖為去年戈塔在發動政變後,準備接受媒體採訪的照片。

美聯社/達志影像

重組內閣不滿意 上校二度發難

周一,主持內閣改組工作的馬利過渡政府總理瓦內公布了新的內閣名單,與前任內閣相較,僅有兩名軍人——國防部長薩迪奧(Sadio Camara)、安全部長柯尼(Modibo Kone)被撤換。

雖然名單變動不大,但此舉還是惹惱了手握軍權的戈塔上校,而他也在新名單公佈後數小時內再度發難,將過渡政府總統恩多、總理瓦內拘留於軍營中。

除了戈塔,許多關注馬利政治的民間團體也對這份軍方依舊大權在握的新內閣名單很不滿,甚至進一步懷疑起過渡政府是否依然有能力、有意願繼續於明年舉辦大選。

上校:日子照過,大選保證照辦

在二度發難後,戈塔很快便發布聲明,除了指責恩多、瓦內兩人「怠忽職守」、「意圖破壞過渡政府」之外,還安撫民眾,呼籲大家照常過生活,並再三保證軍方會遵守承諾,於明年舉辦大選。

西方勢力不買單

然而,西方各國、歐盟、聯合國和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ECOWAS)等組織,並沒有因此而支持他,反而聯手發表了聯合聲明譴責他的行動,要求他立刻釋放被拘留的官員。

馬利的前殖民母國法國,甚至更進一步表示不排除將動員歐盟各國一起對馬利發動制裁,而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也以「政變後的政變」形容戈塔的舉動。

post title

目前,以奈及利亞前總統喬納森(Goodluck Jonathan,右)為首的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代表團已經抵達馬利,準備再次扮演起協調者的角色。

歐新社/達志影像

去年政變有目標 今年動手大問號

當被記者問及周一的這場事件時,馬利前外交部長卡馬拉略帶不解地表示:「(去年的政變中),你還有個手握政權的目標(馬利前總統凱塔),你可以指著他說道:『我們今天落入這種處境,都是因為你。』」

「但是現在,你要怪誰?現在又是誰負責主持國政?沒人知道。」

軍人、政治人物奪權 兩大職位不能讓

不過,美國哈弗福德學院(Haverford College)的政治學教授溫(Susanna Wing)指出,如今的局面是軍方與政治人物相互爭權奪利的結果。

「馬利的軍人和政治人物正在互相爭奪大權,而馬利的軍方看起來不太願意放棄國防部長、民防部長兩大要職,」溫接著補充道:「軍方或許是從那些可能於明年的大選、乃至於在國家權力轉換時採取進一步行動的政治人物身上感受到了威脅。」

除了協調 其他前景皆不明

目前,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派出的代表團已經再次抵達馬利,肩負起協調各方的重任,但這次協調能否讓馬利就此免受更多政變的干擾,順利迎來明年的大選,現在看來仍是未定之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