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魯薩滿焚香吹海螺 預測下一任總統會是......?

by:阿雀
1844

今年 6月6日,秘魯即將選出它們的下一任領導者。而在首都利馬的某個山丘上,有一群人則透過自然的力量,預言了大選的結果......

post title

薩滿巫師將花瓣撒上了候選人卡斯蒂略的照片上。

路透社/達志影像

詢問大地之母「帕查瑪瑪」

本月 26號,在首都利馬(Lima)的聖克里斯托瓦爾山(San Cristobal hill),一群薩滿穿著色彩繽紛的傳統服飾,在石堆之間焚香、彈奏樂器,舉行古老的預言儀式,他們詢問大地之母「帕查瑪瑪」(Pachamama),究竟是社會主義先驅者卡斯蒂略(Pedro Castillo),還是保守派份子藤森惠子(Keiko Fujimori)會贏得今年的總統大選呢?

下一任總統會是?

在整場儀式中,這群薩滿拿著兩位候選人的照片,對它們吹煙、搖撥浪鼓,甚至吹奏傳統海螺樂器「pututo」(又稱「caracola」),並為預測的贏家照片撒上花瓣、焚燒輸家照片,還向帕查瑪瑪獻上供品,祈求祂能庇護候選人。

而薩滿阿爾拉孔(Walter Alarcón)表示,根據他們的預言結果,下一任總統「將會是一名男性」,即卡斯蒂略。

從這支《法新社》釋出的影片中,可以看見整個預言儀式的過程。

post title

一名薩滿巫師正在吹奏海螺。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不是所有人都同意

但也不是現場所有人都同意這個結論。

另一位薩滿西蒙(Ana María Simeón)則認為,藤森惠子才會是最終贏家:「我已經看見了,藤森惠子將是領導政府的那個人,而如果她的確抵達了那個位置,我們必須讓她把事情做到最好,所以我們才在這裡獻上供品。」

利用「好的風」助長卡斯蒂略

另一方面,來自強力支持卡斯蒂略的北方地區,薩滿德狄奧斯(Juan de Dios)則很高興可以得到他勝出的預言結果,德狄奧斯透露自己將全力挺這位左傾的候選人,因為左傾又提出礦業國有化的卡斯蒂略嚇壞了秘魯的國內市場和部分礦商。

「我們帶著混有四種元素的香......我們來這裡是希望助長卡斯蒂略先生的,因為很多人不想看見他,又或者是不想讓他帶領秘魯,」德狄奧斯說:「我們來這裡是希望用好的風強化他(的聲勢)。」

post title

薩滿巫師們圍繞成一個圓圈,進行傳統的預言儀式。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薩滿巫師們燒毀了總統候選人藤森惠子的照片。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一名薩滿巫師正在搖響手中的撥浪鼓。

路透社/達志影像

這次是第二輪投票

但話說回來,這次其實已經是秘魯總統大選中的第二輪投票。根據秘魯選舉制度的規定,在兩輪式總統大選中,除非第一輪有候選人的得票率超過半數,才能直接當選,否則就會請得票率前二高的兩名候選人舉行第二輪大選。

然而在今年 4月11日時,雖然卡斯蒂略成功於 18個候選者之中拔得頭籌,他的得票率卻不到 20%,而這也是為什麼他必須得和第二名,也就是得票率約 13%的藤森惠子於 6月6日進行決戰的緣故。

民調結果不相上下

根據《路透社》於本月 17號的報導,市場研究公司益普索(Ipsos)曾在選前三周進行民調,當時的結果顯示,卡斯蒂略以 51.1%稍微領先藤森惠子的 48.9%;而祕魯研究機構(Peruvian Studies Institute,IEP)也於 16號在秘魯《共和報》(La República)公布它們的民調數字,卡斯蒂略以 36.5%的支持率贏過了藤森惠子的 29.6%。

不過到了 20、21號,祕魯研究機構民調顯示卡斯蒂略領先幅度更大,為 44.8%對上 34.4%,另外則有 13%的人預計要投空白票或廢票,其他有 5%的人則尚未決定心儀人選。

post title

本月 20號,藤森惠子在一場與摩托計程車司機面對面談話的競選活動中,對著周圍的支持者揮手致意,照片攝於利馬。

路透社/達志影像

前獨裁者之女

那麼話說回來,這兩位候選人到底是誰呢?

藤森惠子是前獨裁者阿爾韋托·藤森(Alberto Fujimori)之女。阿爾韋托·藤森於 1990至 2000年擔任秘魯總統,在 2009年因為侵害人權和貪腐,被判處了 25年徒刑,至今仍在坐牢。

有些評論家認為,如果由藤森惠子掌權、讓藤森家族重回秘魯的政治頂端,那麼她或許將重建貪腐與專制的時代。

面臨30年徒刑

至於藤森惠子本人,這次總統大選已是她第三次參戰,但她在日前被指控從商業盟友手中,收取和藏匿 1,700萬美元(折台幣約 4億7,092萬元)的非法政治獻金,目前可能面臨 30年的徒刑,不過藤森惠子全面否認這項罪名。

五年內已換過四任總統

除此之外,《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還指出,她所屬的政黨「人民力量黨」(Fuerza Popular)近年來在秘魯立法、行政與司法機關中皆造成了紛亂,導致秘魯面臨極大的政治危機,光是五年內就換了四次總統。

post title

本月 22號,大批群眾走上街頭反對藤森惠子,他們手裡所拿著的黑白照,都是在她的父親阿爾韋托·藤森執政時期中不幸失蹤或死亡的社運人士。

路透社/達志影像

重寫秘魯憲法&礦業國有化

而屬於自由秘魯黨(Peru Libre)的卡斯蒂略,則完全是個政治素人,他之前是名農村裡的教師,也是一位激進的工會組織者,但從未擔任過正式的公職。

卡斯蒂略在政見中宣布他將重寫秘魯憲法,並將促使部分私有礦業國有化,使這個以銅礦興盛的國家,面臨迅速左傾的命運,不少秘魯商界及礦業人士都頗為擔憂可能到來的變革。

但他的政見吸引很多基層選民支持,並喚起大眾對於貧困、受到政府忽視、貪腐、COVID-19(武漢肺炎)防疫失敗、經濟崩潰等問題的不滿,並渴望透過卡斯蒂略,能夠塑造出一個全新的秘魯。

post title

在一場造勢活動中,戴上招牌帽子的卡斯蒂略正在向支持群眾發表談話,照片攝於今年 4月27日。

路透社/達志影像

第一輪投票有1/4想投無效票

不過另一方面,基於秘魯近年來動盪的政治局勢,其實許多人民對這一屆的總統大選幾乎提不起興致,也不認為新的總統可以帶來任何改變。

據CNN報導,光是在 4月11日的第一次投票前,就有超過 1/4的秘魯人認為當時的 18個人選中哪個都不好,但基於投票是強制性的,不投必須得繳納罰款,所以他們都打算投空白票和廢票。

沒有一個候選人符合期待

而後來的結果則顯示,當時的投票率約 70%,其中大概 18%都為無效票。在利馬大學(University of Lima)專攻媒體與輿論領域的教授便認為:「在這個群體(指投空白票或廢票的人)中,有一部分人感到困惑,但還有另外一部份人,我想我會說是主要的一群人,他們感到沮喪跟厭倦,對現在所擁有的政治選擇感到失望,因為那些沒有一個符合他們的期待。」

post title

照片攝於今年 4月11日,即秘魯總統大選當日。畫面中,民眾正站在利馬的一處投票所外,等著進入完成自己的選舉義務。

路透社/達志影像

沒辦法相信任何人

當時,一名成長於這個紛亂時代的 21歲首投族席爾諾瓦(Carlos Cabezas Silvano)便向CNN透露,自己會投空白票「表達抗議」。

「事實就是,他們沒有辦法說服我們,」席爾諾瓦說:「我們需要一個懂得平衡的領導者,可以實現他們的承諾的領導者。(但)我們沒辦法相信任何人。」

不過無論如何,6月6日的大選勢必還是會選出一名下一屆的秘魯總統,而他/她將會在今年 7月28日宣誓就職,並帶領秘魯走向未來五年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