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反稅改到反警察暴力 哥倫比亞示威遭總統派兵鎮壓

by:阿雀
2210

今年 4月28日,為了反對一項具爭議性的稅改政策,許多哥倫比亞人民走上街頭進行抗議,不料一條年輕的性命卻在當天死於警察槍下,自此點燃了大眾的怒火,要求政府正視包括警察暴力在內的各項社會問題,至今抗議仍未停止......

post title

今年 4月29日,哥倫比亞民眾在首都波哥大街頭抗議,他們除了反對稅改,也希望政府正視警察執法過當的問題。

路透社/達志影像

從稅改到社會問題

今年 4月,哥倫比亞總統杜克(Ivan Duque)提出了一項具有爭議性的稅改政策,迫使許多擔憂國內貧窮狀況加劇的人民走上街頭反對,然而隨著示威活動中持續不斷的警民衝突與警察暴力,也讓抗議的方向逐漸由稅改轉為對社會現象的普遍不滿。

時至今日,雖然杜克早已撤回稅改方案,這場歷時一個月、橫跨哥倫比亞全國、造成數十人死亡的劇烈動盪,依舊在持續進行中。

計畫用稅收給補助

話說從頭,當初引起爭議的稅改政策,主要更改方向有兩點,一是增收日常用品的增值稅(VAT);二則是調降收稅的薪資門檻。

以哥倫比亞政府的立場,它們希望能從稅收中增加收入,以便維持重要的社會計畫持續運行,例如對失業者提供補助,又或是為在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期間苦苦掙扎的業者給予紓困。

然而許多人民卻認為,加稅根本只會嚴重影響到國內的中產階級和工人階級,在政府對人們伸出援手前,就先加劇疫情底下的經濟失衡。

post title

在抗議現場,戴著防毒面具的示威者手持用鐵桶做成的盾牌,上面寫著大大的標語「人民沒有放棄」,照片攝於波哥大,5月28日。

路透社/達志影像

失業率、貧困率在疫情下飆升

根據哥倫比亞國家統計部(DANE)的資料顯示,在COVID-19(武漢肺炎)開始肆虐前,哥倫比亞的失業率為 9%,如今卻已攀升到了 16%;而 2019年時該國的貧困率是 36%,可是在 2020年時則來到了 42.5%;除此之外它們還指出,自疫情開始後,每天吃不到三餐的哥倫比亞家庭增加了 3倍。

也因此,在國內經濟如此嚴峻的狀況下,哥倫比亞大眾對於稅改的反彈可想而知。但事實上,總統杜克早已於抗議開始的四天後,也就是 5月2日撤回了稅改方案,而當地人民之所以沒有就此被安撫,則是因為隨著抗議而來的警察強勢鎮壓。

在示威過程中,鎮暴警察除了使用催淚瓦斯和警棍外,還朝著人民開槍,甚至在抗議的第一天,就有一名 17歲的少年遭到射殺死亡。

遭到射殺的17歲少年

事件發生在哥倫比亞西南部,擁有 220萬人口的第三大城卡利(Cali),一名 17歲的少年阿格雷多(Marcelo Agredo Inchima)先是在街頭用腳踹了騎在摩托車上的警察一腳,隨後槍聲開始大作,驚慌的群眾在路上四處逃竄,阿格雷多雖然也嘗試要躲藏到安全處,但最後還是遭警方擊斃。

post title

在抗議過程中被燒毀的公車痕跡,照片攝於波哥大,5月24日。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群眾於卡利的街頭路面寫上了在抗議中不幸死去者的名字,照片攝於 5月13日。

路透社/達志影像

要求解決社會問題

而阿格雷多的案子也被視為是哥倫比亞警察於數十年間不斷濫用暴力的縮影,於是群眾的抗議目標從一開始的稅制改革,逐漸轉為對國內社會問題,包括警察暴力與貧窮,以及醫療和教育系統資源不平等的不滿。

燒公車、搶劫商店、封鎖道路

只是隨著民眾情緒不斷升高,示威亂象也開始出現,部分抗議人士放火燒毀公車、攻擊警察轄區、搶劫商店,甚至還封鎖道路,讓貨物無法於城市內流通,阻礙了本來就已經岌岌可危的經濟發展,也引發了許多人的撻伐。

談判陷入僵局

但與此同時,哥倫比亞政府與抗議方的談判卻不斷陷入僵局。事實上,它們曾在 5月24日時互相同意以進一步協商為前提的「預先協議」,可是後者卻在之後控訴當局藉由不簽署合約來拖延對話。

而針對這項控訴,哥倫比亞政府則表示,「預先協議」的其中一環,是抗議活動的領導人們必須要先譴責城市內的路障設置,它們指出這點是不可妥協的。

不過雙方在上周日(30)時終於又重啟了對話——也就是政府派兵鎮壓卡利的兩天後。

post title

抗議群眾在警察局外設置了路障,照片攝於卡利,5月13日。

路透社/達志影像

派兵鎮壓卡利的抗議活動

上周五(28),也就是示威活動滿一個月的日子,總統杜克指示軍隊前往轉變為抗議核心的卡利進行鎮壓活動,讓紛擾的街頭突然變成一片荒涼,BBC的報導指出,至少有 5人在該晚死去。

而其中一名死者是一名在當天已經下班的總檢察長辦公室員工,據總檢察長巴博薩(Francisco Barbosa)的聲明表示,這名男子朝著抗議人士開火,但隨後遭到擊殺。

除此之外,當晚還有另外 5人被殺,但目前尚不確定這些人的死亡和抗議有沒有直接相關。

post title

在鎮壓行動的隔日,士兵在卡利的下城區進行巡邏,攝於 5月29日。

美聯社/達志影像

OHCHR:14人死亡、98人受傷

可是另一方面,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OHCHR)卻認為,自周五的鎮壓之後,卡利當地至少有 14人因此死亡、98人受傷,其中有 54人是遭槍擊。

國際非政府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則透露,在這一個月之中,哥倫比亞境內已有 63人死於抗議衝突中,並形容卡利如今的狀況「非常嚴峻」。

「最大程度的軍事協助」

而在一場於卡利舉辦的記者會上,總統杜克則表示這次的鎮壓行動,是對警察提供了「最大程度的軍事協助」:「在 24小時內,全國的警力佈署至少增加了 3倍,以確保在關鍵地點能夠提供協助,在那些地方我們可以看見蓄意破壞、暴力行為,以及低強度的城市恐怖主義行動。」

post title

在卡利的下城區,一個小家庭正坐在長椅上休息,四周都是鎮守當地的士兵,攝於 5月29日。

美聯社/達志影像

第三大城成為抗議中心

但為何派兵鎮壓卡利,卡利又為何是抗議中心呢?據BBC報導,卡利是哥倫比亞最大港口布埃納文圖拉(Buenaventura)與其他內陸大城的連接點,戰略位置重要。

而在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發生後,卡利比起其他地方,貧窮率足足飆升了 3倍,再加上當地有許多「非正式」的經濟活動,以及多樣化的人口、謀殺案的高犯罪率,以及不平等的社會氛圍等議題,這些都加劇了示威活動的劇烈程度。

反過來說,政府也因此以嚴厲許多的手段回應,將很多抗議人士都當成罪犯來看,因為他們在城市內設置了許多路障封鎖道路,嚴重影響該地區的經濟活動。

post title

穿著白衣的群眾走上波哥大街頭,要求抗議人士解除路障、停止暴力行動。

路透社/達志影像

要求抗議停止的聲音

不過另一方面,哥倫比亞也出現了希望抗議能夠停止的聲音。上周日,在首都波哥大(Bogotá)街頭就出現了一群穿著白衣、揮舞國旗的人,他們要求終止抗議、撤掉路障,並表達對安全部隊的支持。

「他們把城市當成了人質(指架設路障的行動)。他們正在阻礙經濟的發展。」參與遊行的 45歲女子岡薩雷斯(Patricia Gonzalez)說,她承認有些警察的確濫用權力,但不是所有警察都是腐敗的,而抗議也已經持續得夠久了。

OHCHR呼籲停止暴力行動

除此之外,聯合國OHCHR專員巴舍萊(Michelle Bachelet)也於周日時呼籲停止暴力行動,並且強調應該要追究鎮壓卡利的相關責任,以及啟動對死傷者的調查。

「我呼籲停止所有形式的暴力,包括破壞公物在內,」巴舍萊於聲明中表示:「也希望各方能持續和彼此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