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氏不再看得出性別 捷克眾議院支持無性別姓氏

by:阿雀
3479

在捷克語中,女性姓氏的後頭,往往必須加上特殊的後綴來顯示她們的陰性身分。但上周三,捷克眾議院終於通過表決,同意支持無性別姓氏的法案。

post title

在捷克語中,人們只要看到彼此的姓氏,便能知道對方的生理性別。

Photo: Sharon McCutcheon

諾瓦克先生與諾瓦克娃小姐

在捷克語中,女性姓氏後頭往往會加上後綴「-ova」,因此,諾瓦克(Novak)先生的女兒不會是諾瓦克,而是「諾瓦克娃」(Novakova)小姐。

法律明文規定要加後綴

這不僅僅是文化上的慣例,更是明文寫在法律中,因此只要是捷克男性的妻子或女兒,姓氏基本上都會有「-ova」作為後綴,例如該國的網球選手科維托娃(Petra Kvitova)就是其中一例。

據當地媒體「布拉格國際廣播電台」(Radio Prague International)的報導指出,身處捷克的女性只有在少數情況下,才有可能免於使用「-ova」後綴,例如她們是外國人、有外國國籍、和外國人同住,又或是在國外有暫時性的住處。

外國姓氏也會被加上「-ova」

而且這樣的後綴語言模式,甚至也會運用於外國政治人物的姓氏中,例如美國前總統候選人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變成了希拉蕊·柯林頓諾娃(Clintonová);德國總理安格拉·梅克爾(Angela Merkel)則變成了安格拉·梅克洛娃(Merkelová)。

post title

圖為今年 4月23日,在德國斯圖加特網球公開賽(Stuttgart Open)大顯身手的捷克網球選手科維托娃。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不公義也不平等

但現在,捷克終於打算要針對此事做出改變。

這項「無性別姓氏」提案由前司法院長瓦爾科娃(Helena Valkova)提出,她認為現在的情形「不公義也不平等,可能會導致荒謬的狀況」,因為當鄰國斯洛伐克的女性可以自由改變她的姓氏時,身在捷克的女性卻沒辦法做出同樣的抉擇(註)。

而上周三(2),該國的眾議院便對此進行了表決,200名議員中有 172位出席,其中 91人同意、33人反對,部分人棄權或未表態,順利通過自由選擇姓氏性別的第一步。

註:瓦爾科娃之所以拿斯洛伐克當例子,一方面是兩國接壤,二方面則是它們曾同屬一個國家,即「捷克斯洛伐克」(Československo)。捷克斯洛伐克於 1993年時和平分裂,這才形成了如今的「捷克」與「斯洛伐克」。

首都有28%的女性願採用無後綴姓氏

其中,支持這項法案的捷克海盜黨(Pirate Party)議員普凡特(Ondřej Profant)便指出,根據一項在首都布拉格的戶政事務所進行的調查顯示,有將近 28%的女性不希望自己的姓氏有後綴,而且首都以外的地方也還是能夠觀察到類似的趨勢,像是城鎮布熱茨拉夫(Břeclav)就有 11%的女性也如此希望。

普凡特表示:「這不是一個小數目,它顯示有一大群女性認為這件事是一個問題,而我根本一點也不在乎為什麼這對她們來說是個問題,我只是希望她們能夠有個選項,可以做出自己的選擇。」

post title

捷克眾議員普凡特指出,布拉格有 28%的女性不希望自己的姓氏後頭必須加上後綴「-ova」。

Photo: Pirátská strana

「取消後綴將造成混淆」

但另一方面,捷克當地的布拉格國際廣播電台卻也提到,該國有許多語言學家其實支持現行的姓氏規定。他們認為陰性/女性的後綴是捷克文法中非常核心的部分,所以如果任意做出改變,很可能會造成大眾的混淆。

「語言是具有靈活性的」

不過也有其他語言學家持不同意見,例如美國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語言學助理教授馮德(Marissa Fond)就覺得,語言是具有靈活性的。

「我們需要什麼,它(語言)就會怎麼做,」馮德說:「語言會回應社會的改變,而且還能創造或加強那些改變。」

post title

近年來,有越來越多人要求身分的自主性,不願意被社會框架所束縛。畫面中男子臉上的便條紙,從左上、右上至中下,分別是「規範」、「預期行為」與「社會」。

Photo: Yasin Yusuf

父系命名很常見

因此,即使父系命名的作法在全球的許多文化之中都很常見,例如英文姓氏裡頭,「強森」(Johnson)、「羅伯森」(Robertson)、「理查森」,都是表示這個人是 「約翰」(John)、「羅伯特」(Robert),以及「理查」(Richard)的兒子(son)。

又或者穆斯林國家中也有類似的命名結構,常常以「賓」(bin)和「阿比」(ibn)表示對父親的致敬,像是中東國家阿曼的現任蘇丹海賽姆·賓·塔里克(Haitham bin Tariq),他名字裡面的「塔里克」便是來自於他父親「塔里克·賓·泰穆爾」(Tariq bin Taimur)。

早有國家挑戰過命名規範

但隨著越來越多人要求身分的自主性,語言其實也還是有足夠的空間能夠變得越來越靈活和彈性——事實上,在捷克以前,早就有許多國家成功挑戰過命名的規範。

例如 2019年時,哥倫比亞憲法法庭便裁定,為孩子命名時,父親的姓氏優先於母親的姓氏違背了平等原則,並指示國會制訂新法,讓父母在替小孩命名時有更大的彈性空間。

post title

語言學家馮德認為,名字雖然通常不是自己取的,而是父母所給予的,但卻又是人們定位自己的重要面向之一。

Photo: Sharon McCutcheon

名字是定位自己的重要面向

而語言學家馮德則指出,名字是人們在世界上如何定位自己的一個重要面向,可是這些決定卻往往來自於父母,而不是自己,因此:「在這個案例中(指捷克)......如此的改變對於人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他們將有能力讓自己的性別不要那麼突出,因為在這樣的命名系統中,姓氏往往會讓性別變得顯眼。」

等待參議院進行辯論

無論如何,既然現今捷克已經順利同意了修法的第一步,那麼該國的參議院便會在未來的 30天內辯論這個議題,而如果參議院也通過這項法案,那法案接著就會被送到總統的辦公桌上,讓總統進行最後的簽署(註)。

註:捷克實施議會制,民選出的總統僅被認為是國家的代表,職務包括任命首長、解散議會、簽署法案以及擔任軍隊的總司令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