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壞花圃、半夜大叫樣樣來 美國社區孔雀太多成煩惱

by:山謬
5066

社區裡出現一兩隻孔雀,聽起來不是什麼壞事。可是當數量連翻數倍,來到數十、甚至是上百隻,這可會是一場天大的惡夢。

post title

在美國洛杉磯郡東北部的幾個城鎮,街上、家戶的院子裡、屋頂上,隨處可見幾隻孔雀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美聯社/達志影像

院子、屋頂和街道 到處都是孔雀

走進美國洛杉磯郡東北部幾個城鎮的社區,遊客們大多會對街上隨處可見野生孔雀的景象感到十分意外。

可是對在地居民來說,這些野生孔雀可是讓他們頭痛不已的惡鄰,四處破壞花圃、隨地便溺等惡行罄竹難書,讓人恨不得除之而後快。然而,還是有些居民十分歡迎這些野生孔雀,時不時還會餵食牠們,也造成了社區居民間的分歧。

劣跡斑斑受不了 往後一概禁餵孔雀

周二(8),在收到無數當地居民的抱怨後,管理洛杉磯郡的洛杉磯郡監督委員會(Board of Supervisors)宣佈,日後洛杉磯郡地區將朝立法禁止人們繼續餵食野生孔雀前進,以免日後有更多野生孔雀進入社區,進一步加劇人鳥和人與人間的衝突。

post title

近幾年有了安置計畫的加入,社區中的民眾與孔雀倒也能和諧相處。圖為一隻住在洛杉磯郡植物園(Los Angeles County Arboretum)裡的孔雀,是植物園裡 100多位「孔雀居民」中的一位。

路透社/達志影像

19世紀入住 與人為鄰已久

在洛杉磯郡東北部的聖蓋博谷(San Gabriel Valley)、帕薩迪納市(Pasadena)、亞凱迪亞市(Arcadia)等地區,孔雀與這裡的居民為鄰已經有超過百年的時間。

然而,第一隻孔雀究竟是如何來到這裡卻是眾說紛紜。有人認為孔雀們是在 19世紀末時,由富商鮑爾溫(Lucky Balwin)引入;也有人說是由 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演員麥克勞倫(Victor McLaglen)引入。

人、鳥疫病爆發 安置計畫延宕

數百年下來,當地居民與孔雀間倒也還算相安無事,加上近年來當地有些組織持續在進行安置計畫、控制孔雀的數量,因此人鳥之間也還算能和平相處。

然而,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去年的COVID-19疫情以及更早之前禽鳥間爆發的一波新城病(Newcastle disease)疫情,讓安置計畫的進度大幅延宕,社區裡孔雀的數量也一下多了起來,進而加劇了人鳥之間的衝突。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對討厭孔雀的居民來說,牠們可謂是社區裡的小惡魔,破壞花圃、屋頂等行徑層出不窮。圖為一隻出現在亞凱迪亞市一戶人家院子裡的孔雀。

愛鳥人士天堂 居民就是要餵孔雀

對喜歡鳥類的居民來說,他們十分樂見社區裡隨處可見這些美麗鳥兒的身影,有些人還會主動餵食牠們。一旦當地傳出想要禁止人們餵食孔雀的消息,這些民眾也會努力發揮影響力,將這類法案擋下來。

社區頭號惡鄰 搗蛋行徑防不勝防

可是對其他居民來說,這些行跡惡劣的孔雀簡直防不勝防。破壞花圃或是窗框、在私人住宅裡隨地便溺等惡行層出不窮,有些雄孔雀還會因爲看到路邊停著的汽車反射自己的倒影,將其誤認為情敵並攻擊汽車。

不分白天黑夜 孔雀「一鳴驚人」

不過比起牠們「一鳴驚人」的叫聲,上述行徑可能都只是小巫見大巫。當春季,也就是孔雀們的繁殖期來臨時,這些尖銳的叫聲更是不絕於耳,有時甚至是發生在深夜、凌晨,讓居民們不勝其煩。

「這些孔雀的叫聲大清早就把我吵醒。」現年 68歲、住在東帕薩迪納市的居民塔特(Kathleen Tuttle)說道:「牠們的叫聲很像有人用麥克風放大小嬰兒受虐的尖叫聲,還是很大的麥克風。」

自力解決問題 下毒、開車衝撞樣樣來

在安置計畫延宕、孔雀數量又越來越多的情況下,有些居民就會採用極端的手段來對付牠們,像是下毒、用氣槍朝牠們開槍,甚至是直接開車衝撞牠們。

比起破壞花圃、窗框等惡行,或許孔雀的叫聲才是真正令居民頭疼之處。

該拿孔雀怎麼辦?居民立場「比政治還要分歧」

事實上,喜歡、討厭孔雀的兩派人馬也不是沒有走進會議室,試圖討論出一個解決辦法過,但最終往往因為人們的立場實在太過分歧而落得一場空。有些居民甚至形容,社區民眾在孔雀議題上的立場「比國內政治議題還要分歧」。

致力於孔雀安置計畫的麥克西(Mike Maxcy)估計,討厭、喜歡孔雀居民間的比例大約是 7:3,但雙方間的分歧仍舊讓孔雀議題成為他「參加過最兩極化的議題」。

孔雀是社區的一部份 以後偷餵要挨罰

按照洛杉磯郡監督委員會的規劃,日後洛杉磯郡應該會向早已禁止民眾餵食孔雀的亞凱迪亞市看齊。根據該市的規定,違規餵食孔雀將會被罰款 1,000美元(折台幣約 2萬7,950元),或是得吃上最長六個月的牢飯——儘管根據官員們的說法,多年來也沒有人當真被罰就是了。

不過身為監督委員的巴格(Kathryn Barger)希望,新的罰則可以起到警示的作用,並將孔雀的數量壓在一個可控的範圍內。

「孔雀們終究還是地方社區的一部分,」巴格表示:「事情就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