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傷未癒、陰影還在 紐西蘭抵制基督城槍擊案電影拍攝計畫

by:山謬
2806

時隔不過兩年,好萊塢便宣布要將發生於 2019年的紐西蘭基督城槍擊案拍成電影、搬上大銀幕。對許多受害者家屬們來說,這一切都來得太快......

post title

上周,好萊塢預計以紐西蘭總理阿爾登為重點角色,將基督城槍擊案搬上大銀幕,在紐西蘭的穆斯林社群間引發了巨大的反彈聲浪。圖為 2019年3月22日,紐西蘭總理阿爾登一邊步行離開位於哈格利公園(Hagley Park)的哀悼典禮現場,一邊向周遭的群眾揮手。值得注意的是,這天她特別戴上了穆斯林女性常用的頭巾(hijab)。

美聯社/達志影像

基督城槍擊案電影將開拍 側重總理應對法

上周四(10),美國影視媒體《好萊塢報導》(Hollywood Reporter)報導了新電影《他們就是我們》(They Are Us,暫譯)的拍攝計畫。

這齣以 2019年發生於紐西蘭基督城(Christchurch)的槍擊事件為背景的電影,打算聚焦於紐西蘭總理阿爾登(Jacinda Ardern)身上,描述她帶領紐西蘭走出這起槍擊案陰影的過程。

電影名稱摘自演說

就連電影名稱《他們就是我們》也充分反應這部新電影的敘事角度——它出自阿爾登在案發後的演說,當時她告訴紐西蘭人們:「他們(穆斯林)選擇紐西蘭作為他們的家,而這裡也確實是他們的家,他們就是我們。犯下這起攻擊事件的兇手並不是,這些人在紐西蘭中沒有立足之地。」

時隔兩年太倉促 讓總理當主線有爭議

然而,新電影的拍攝消息一經披露,立刻在紐西蘭的穆斯林社群間引發強烈反彈。很多人認為時隔不過兩年,就要將這起槍擊案搬上大銀幕仍太過倉促;側重總理阿爾登,而非受害者家屬們兩年來面對的傷痛、困境,也讓一部份人感覺新電影無異於加強了「白人救世主」的敘事模式。

post title

兩年前,紐西蘭基督城的兩座清真寺先後遭到槍手襲擊。圖為在槍擊案中失去丈夫的阿克塔爾(Aktar,左),當她獲悉愛人離世後,忍不住在旁人的身上泣不成聲。

路透社/達志影像

紐西蘭史上第一起恐攻案

《他們就是我們》的電影靈感來自於在 2019年的3月15日、發生於紐西蘭基督城的一場槍擊案。當天,兇手塔蘭特(Brenton Tarrant)持槍一連襲擊了兩座清真寺,總計造成 51人死亡。案發後,這起事件也成了紐西蘭史上第一場恐攻案。

安撫、改革措施獲好評

案發後,身為總理的阿爾登採取了許多措施,好比戴上穆斯林頭巾探訪受害者、家屬,迅速推動槍枝管理改革措施等,都讓她獲得了不少好評,進而成為《他們就是我們》的導演兼製片人尼科爾(Andrew Niccol)撰寫劇本時的靈感來源。

能在人們心中產生共鳴

「這部電影描繪了我們共同的人性,我認為它能在世界各地的人們心中產生共鳴。」尼科爾在受訪時表示:「紐西蘭回應基督城槍擊案的方式,是日後我們面對有人遭到攻擊時的典範。」

post title

對很多受害者來說,時隔不過兩年,就要將這起槍擊案搬上螢光幕仍為時過早。圖為穆罕默德(Hazem Mohammed),一名在 43年前渡海來到紐西蘭的伊朗人,他是這場槍擊案中的倖存者之一。

路透社/達志影像

尚未走出傷痛 現在改編為時過早

可是在紐西蘭的穆斯林社群、乃至受害者家屬的心裡,時隔不過兩年,就要將這起事件改編成電影實在是太倉促了。事實上,很多人仍飽受經濟壓力、身心創傷等問題所苦,還未完全走出傷痛,有些人也在呼籲政府提供更多資源,好盡速走出槍擊案的陰影。

「這真的很傷人,」紐西蘭作家兼穆斯林社群的倡議人士麥爾(Guled Mire)說道:「對很多受害者、受害者家屬、甚至是整個穆斯林社群來說,他們的傷口仍未癒合。」

「事實是,很多受害者依舊很掙扎,他們還在努力收拾殘局。這齣新電影的拍攝計畫充分利用了他們的弱點。」

基督城槍擊案沒有救世主

與此同時,很多人也對電影決定將紐西蘭總理阿爾登作為敘事核心的作法感到很不滿,反而主張這就宛如在推廣「白人救世主」的思維一樣。

在槍擊案中失去父親的穆斯塔法(Mohamed Mostafa)表示,新電影選擇的敘事角度,正是他決心反對的關鍵之一。

「這起事件中有 51名遇難者,根本沒有救世主。如果有的話,根本不會有任何遇難者。」

發動連署 呼籲終止拍攝計畫

因此在上周新電影的拍攝計畫公布後不久,紐西蘭穆斯林就發起了一場連署活動,呼籲製作單位取消整項拍攝計畫,目前已經獲得了超過 6萬人的支持。

post title

身為主要受害族群的穆斯林,究竟是否得到了在電影製作過程中表達意見的機會?連署方、製片方如今也是各執一辭。圖為槍擊案後,一名穆斯林婦女帶著花束,前來參加位於哈格利公園的悼念活動。

路透社/達志影像

穆斯林的想法在哪裡?

與此同時,這齣預計以穆斯林槍擊案為主題的電影究竟有沒有在製作團隊中納入穆斯林,好隨時聆聽他們的建議,也成了這起爭議中的另一個焦點。

紐西蘭全國伊斯蘭青年協會(New Zealand's National Islamic Youth Association)的發言人阿迪巴汗(Adibah Khan)便指控:「這是則與穆斯林與穆斯林社群有關的故事,但事實是,他們絲毫沒有被人諮詢過。」

製片:一年前已經訪問

從現有消息來看,這則指控是否屬實,目前看來似乎還有許多討論空間。《他們就是我們》的製片人賈馬爾(Ayman Jamal)在一份聲明中表示,製作團隊其實在一年前曾特地訪問過基督城的穆斯林們,受訪者中也包括兩座遇襲清真寺的伊瑪目福達(Gamal Fouda)和齊克魯拉(Alabi Lateef Zikrullah)。

post title

阿爾登本人坦言,在基督城槍擊案裡,有更多故事值得被講述。

美聯社/達志影像

製片人退出 拒絕參與帶來痛苦的電影

面對紐西蘭穆斯林社群提出的種種質疑,《他們就是我們》的另一位電影製片人坎伯(Philippa Campbell)在綜觀各種意見後,也宣布要退出製作團隊,坦承現在就想將基督城槍擊案搬上大銀幕確實太早,而他也「不願參與在一項會為人們帶來痛苦的電影計畫」。

總理:有更多人的故事值得講述

周一(14),紐西蘭總理阿爾登也發表聲明,表示自己並非製作團隊中的一員,同時也在另一次的訪問中表達她對這起爭議的想法。

「就我個人而言,(現在就計畫將基督城槍擊案的故事搬上大銀幕),對紐西蘭來說仍然太早,很多人的創傷也還未癒合。」

「基督城槍擊事件確實有很多故事值得講述,但我不認為我的故事會是其中之一。」

希望拍攝計畫永遠消失

在阿爾登的聲明、製片人坎伯的退出後,如今人們轉而呼籲預計飾演阿爾登的澳洲女演員蘿絲伯恩(Rose Byrne)一起退演,施壓製作組取消整個拍攝計畫。

而這也是作家麥爾心中最大的願望。「我真心希望這項拍攝計畫可以直接取消,以後也永遠不會再次聽到它的名字。」麥爾說道:「當有一天我們準備說這個故事時,我們可能會這麼做,而它也將會是說我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