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八屆賽事慣例 東京奧運保險套將成紀念品

by:山謬
9017

對選手們來說,今年的東京奧運不只少了許多觀眾,連以往選手村內固定提供的免費保險套也將消失。

post title

受制於COVID-19疫情,今年奧運委員會宣布將打破慣例,不再提供免費保險套給選手們使用。圖為 2016年里約奧運提供的保險套。

美聯社/達志影像

奧運另類「必需品」

說起奧運選手村的小八卦,許多人總會談到賽事期間選手村裡的瘋狂夜生活。每回奧運,主辦方也都會識趣地提供數以萬計的保險套供運動員使用,成為奧運另一項有趣的傳統。

今年打破慣例 保險套改當紀念品

然而,受制於COVID-19疫情,今年的東京奧運卻不得不打破這項慣例。

上周日(20),東京奧委會宣布賽事期間不再提供免費保險套,將改為在奧運結束、運動員要離開前,統一發放給大家作為一項獨特的「奧運紀念品」。

post title

從 1988年的漢城奧運以後,奧運開始有了在賽事期間提供免費保險套的慣例。圖為 2016年里約奧運期間,設於女性洗手間外的一台保險套發放機。

路透社/達志影像

漢城奧運首創

從 1988年的漢城奧運開始,奧運主辦單位為了協助防範愛滋病傳播,首創在奧運期間免費提供保險套,以鼓勵安全性行為的「傳統」。在賽事期間,奧運主辦單位總共發出了 8,500個免費保險套——也是有史以來發放數量最少的一屆。

發放量迅速攀升 里約奧運破紀錄

從漢城奧運之後,不管是夏季抑或是冬季奧運,主辦單位免費提供的保險套數量開始迅速攀升,1992年的巴塞隆納奧運提供了 9萬個保險套,2000年的雪梨奧運也是,因為原本估計的 7萬個保險套在賽事進行到一半時便供不應求,弄得主辦單位得臨時追加 2萬個、2012年的倫敦奧運則提供了 15萬個、2016年的里約奧運則是創下新高,一口氣提供了 45萬個保險套——其中包括 10萬個首次提供的女用保險套,同時還準備了 17萬5,000包潤滑液。

難得奧運 推廣產品的好時機

到了本屆東京奧運,日本的保險套廠商本來還摩拳擦掌,打算趁著難得的機會好好推廣自家的超薄保險套(ultrathin condoms)。

2018年受訪時,日本保險套廠商相模(Sagami)資深業務主管山下博司(Hiroshi Yamashita,音譯)還向媒體表示:「只有相模和岡本(Okamoto)在生產 0.02毫米及 0.01毫米的保險套,因此我們認為奧運是展現日本品質的好機會。」

post title

對日本保險套廠商來說,東京奧運本該是它們大力推廣旗下產品的好機會。圖為日本保險套廠商相模公司實驗室內的數個保險套。

路透社/達志影像

疫情來襲計劃被打翻 東奧規範相衝突

沒想到在COVID-19疫情襲擊下,日本保險套廠商、東奧委員會計畫都被一概推翻。在這樣的背景之下,東奧一度出現了主辦單位一方面公布各項防疫守則,另一方面卻還計畫要在選手村內循慣例提供保險套的矛盾情形。

為此,上周《路透社》記者特別寄了封email詢問相關規劃,東奧方面則回覆指出,「選手村內的保險套意在讓運動員帶回家使用,也藉機提高人們對愛滋病、愛滋病毒的關注」。

發放卻呼籲不用太離譜

這項矛盾的安排立刻引發了許多人的批評,日本登山家野口健便批評奧委會一邊發放保險套、一邊卻祈求人們不要使用的作法「令人摸不著頭緒」。網友們更是毫不客氣地拿這項安排大做文章,有人諷刺地詢問:「這些(保險套)應該正常使用,還是要戴在頭上防範新型冠狀病毒?」也有人一本正經地聲稱「相隔兩公尺(社交距離)的性愛本身就堪稱一項奧運項目」。

直到周日,東奧委員會這才修改了規則,將保險套改為在運動員離開前統一發放,姑且算是維持了「奧運免費提供保險套」的這項傳統。

post title

根據BBC的說法,目前東奧委員會每場賽事預計將開放最多 1萬人入內觀賽。圖為日本東京新國立競技場(New National Stadium)的內部,這裡也是本屆奧運開/閉幕式的舉辦場地。

歐新社/達志影像

觀眾可以入場觀賽嗎?

但另一方面,隨著奧運開幕日即將到來,觀眾究竟能否入場觀賞賽事,也逐漸成為外界所矚目的議題。

根據BBC的報導,目前東奧委員會已經宣佈,每場賽事最多將開放 1萬人入場,前提是入場人數必須小於場館容納人數的 50%。但儘管日本民眾有幸親臨現場觀賽,日本首相菅義偉依舊鼓勵民眾在家收看轉播就好。

至於在開幕式上,《日本時報》 (The Japan Times)推測,入場人數很可能會進一步開放至 2萬人,但最終結果仍得視東奧委員會的考量而定。

依舊有風險 烏干達代表隊傳確診

儘管有這麼多防疫守則,但日本國內依舊有醫學專家擔憂,這些守則仍無法讓日本免於面臨COVID-19疫情再次爆發的危機。

這些擔憂並非空穴來風,日前已經傳出有一位烏干達奧運代表隊的成員在抵達日本後,於機場篩檢時確診的消息,成為東京奧運第一起海外代表隊抵達日本後確診的案例。